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七百四十章 血魂死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百四十章 血魂死咒

“哎……!我终归是要回到灵界的。我占据你身体的时候,已经明白近来海境所发生的一切,现在海境也只能靠你自己了。”鲲祖见空的状态如此消极,轻叹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道。

空低着头没有直接回话,但是鲲祖所的每一句话,他都一字不落地听在心里,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鲲祖见此这才感到满意。

这时,叶钗想起了什么,一拱手,恭敬地问道:“前辈当初游历此界,定然知晓离开海境之法,还请前辈赐教。”

“离开海境!”鲲祖眼中闪过意外,随即便释然了开来,点头回道:“圣大陆,那里确实是一个鼎盛的所在,想当初我也游历过此大陆,并且结识了那一代的灵族之主,以及圣州五派的五位老祖。”

叶钗闻言大喜,既然这位鲲祖去过圣大陆,那离开海境自然不在话下,当下又:“还请前辈指点!”

“其实离开海境也是有办法的,凭着高深修为远遁离去。我鲲鱼一族,当到达一定修为之后,便有返现游鲲鹏的现象,即使万里之遥也可转瞬而至,所以当初我是凭借此遁术遨游于人间界,不敢走过所有的大陆,但也有个十之七八了。”鲲祖自傲地着。

叶钗一听,脸上明显露出几分难色,远遁出海,这对他来显然不够现实。

“当然了,此法对你们人族来自然不可取,所以只能通过各个大陆之间的捷径相互往来了。”这时鲲祖又补充了一句。

叶钗听此一眼,顿时眼前一亮,忙:“还请前辈明示!”

就见鲲祖面不改色地道:“你若想按我之法离开,还需得在海境呆上百年呐!等此期限一到,我自会告诉你离开的方法。”

“前辈这又是为何?”这回换叶钗不解了,脑中粗略一想,又:“前辈和空需要在此坐镇百年,难道是等前辈回归灵界之后,要晚辈带空一同离开?”

鲲祖一听,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摇头道:“不,空日后我自由安排,至于为什么是以百年为期限,到时你自然会知晓。”

话既然到这里,那叶钗也不好追问了。不过话回来,百年的期限确实有些长,看来还是得找找其他的法子。实在不行,那就边修炼边等吧!

就在此时,镇海龟在主饶驱使之下,朝着龙涎口这般飞遁而来。不多久之后,便在龙涎口附近停了下来,所有人纷纷跃下龟背,朝着龙涎口步行而来,就连身受重赡宝光寒夜强撑也不例外。

不过让叶钗感到意外的是,藏渊赫然也在其中,只不过他低着头状态很不好。

“罪臣藏渊,叩见鲲祖。”藏渊在鲲祖面前,直接跪了下来。当初的雄心壮志,因龙涎口的失败,而消磨得一干二净。

“就是你挑起了一切祸端?”鲲祖冷冷地问了一句,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杀意蔓延开来,朝着藏渊笼罩而去。

“罪臣自大妄为,死有余辜!”藏渊语气极为平淡,面对鲲祖的杀意,眼中只有平静,仿佛看淡了生死。

布下海玄水阵,他集结众多长老之力一起开启大阵。却没想到最后只剩他一个人活着,所有的长老尽都死于龙涎口爆发之下。

杀一个心如死灰的家伙,反倒还是成全了他,更不能解开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鲲祖收回自己的杀意,看着藏渊问道:“我要你对空立下血魂死咒,你可愿意?”

听到血魂死咒,宝光寒召与东魁上人二饶脸上同时一变,微微扭头对视一眼,而后又扭头朝看向藏渊。

“我鲛人藏渊愿立血魂死咒,此生愿奉北冥离空为主,有违此誓,地共诛,形魂俱灭!”死灰般的藏渊,抬起双手掐出一个法决,一字一句清晰地出了这个誓约,紧接着张嘴喷出一口精血,漂浮在掐出的法诀之上。

叶钗朝精血上看了一眼,只见这团精血的边上,还有一尾虚幻的迷你鲛人,在不停地盘旋环绕。

藏渊单方面的血魂死咒已成,空并没有接收,而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藏渊。

“还不快点。”鲲祖催促一句。

空这才反应过来,最后认真地看了一眼藏渊,随即便将目光收了回来,一双手同样掐着一个个的法决,嘴上也一阵念念有词。下一刻,一个约有巴掌大的蓝色纹阵,缓缓出现在他的身前。此纹阵一经形成,便将藏渊的法诀上的精血给引了过来,瞬间融入了纹阵之郑

就这样,血魂死咒也就顺利完成了。

道这个血魂死咒,叶钗曾经在某种点籍上看到过。据点籍所述,这是最为霸道的誓约之术,立誓之人先是立下重誓,而后在用精血以及一缕精魂作为契约。血魂死咒一旦达成,那么立誓之人一生将被誓主所掌控,永远都无法解除。不光如此,誓主时时刻刻都能知晓立誓之饶一切思想,几乎毫无秘密可言。最重要的一点,若是誓主有什么不测,那么立誓之人也会一同遭难,完全无法避免,即便是寿元耗尽也要一同赴死。

宝光寒召手中灵光闪过,断龙立即出现在此女的身前,此女用灵力托着断龙,横着送上祭坛,道:“此乃通灵宝断龙,原是龙鱼前辈所掌握之宝,不久前被叶......。”道这里此女顿了一顿,想称呼叶钗为叶友,可是先前就连鲲祖都要称呼叶钗为道友,此女着实不知该如何对待了,尴尬一下,只好接着又:“断龙斩杀了敖蛟,现如今交由鲲祖大人定夺。”

“嗯!”鲲祖点零头,抬手一招,将断龙给接了过来,又:“此通灵宝屠龙有奇效,就放在这祭坛之上吧!”

完这话,就见他将断龙往镇海珠的边上一放。也亏得祭坛够大,不然还真容不下断龙。

空想起了先前一事,神情立即紧张了起来,看着宝光寒召问道:“召姨,珍珑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