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禁地惨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五十八章 禁地惨状

梁萍儿姐弟互望一眼,双方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悦,当下立即从树后窜出,来到佑近前二人再次向佑施礼。

“前辈,此禁制打开的时间,只限于今晚,明日破晓之际,便是禁地关闭之时。”梁萍儿行了一礼之后,如此道。

“今晚,想必时间上应该是足够了。”佑点头回道。

“前辈,按照先前的约定,禁制打开之后,这块令牌就归前辈所有,虽日后前辈再来簇,可能就用不上此物,但此令本身就是用太乌精铁打造,前辈若是重新锻炼,也是一块不错的材料。”梁萍儿话间,将那块令牌双手奉上。

佑当初第一眼便看出此令质地有些不凡,如今一听此乃太乌精铁所造,不经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便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

太乌精铁,他曾经从材料典籍上看到过相关介绍,这是一种金属性的材料,乃是结丹期修士用丹火从千万凡铁中提炼出铁精,再由太乌精火淬炼这块铁精,最后所得的就是太乌精铁。

太乌精火,换句话也就是太阳精火,在修仙界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物,只有在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时间,而且此过绝对不会再同一个地方出现第二次,所有材料都被此火淬炼过之后,都可加上太乌二字。

但与那块那块锐金之宝比较起来还是远远不及的,毕竟锐金之宝可是金属性材料的顶级称呼。

至于那锐金之宝具体叫什么,佑他自己也不甚清楚,反正他是打算拿这锐金之宝,当做修复骷髅的主材料来用。

但是即便如此,这太乌精铁在炼制法宝的材料堆里头,还是占有不的名头,若是融入金属性或火属性的法宝之中,可令法宝增加不少的威力。

没想到,当年的梁家在鼎盛时期,竟然连这等材料都能弄到手,而如今却落魄到了如此境地,佑不经为此感到一丝悲哀。

佑将鱼尾骨法器放出,六具人形傀儡,三前三后分开站立,佑与梁萍儿梁风局中,就这样,由傀儡冲前和断后,所有人与傀儡都站在浪潮之上,这才飞遁入境地之郑

从外面看,这个入口黑乎乎,给人一种很是昏暗的样子,但是一旦进入里边,才会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个样子,虽没有青白日那般清晰,但对修仙者而言已经足够了。

佑双手捧着那块兽皮地图,认真的看着上面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危险不能去。

按照地图的指引,刚进来时会经过一条较长的斜下而行的通道,由于通道太过陡峭无法正常行走,所以只能飞遁而行,只有出了通道之后,便是真正内部,才会具备一定的危险性。

这个禁地是往下走的,这点佑在外边就已经猜到了,至于出了通道,暂时也不用担心,那里只是具备一定的危险性,不用想也知道,对他这样的结丹期修士构不成威胁,所以不用担心。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这边到底了,三人六傀儡纷纷从灵器上下来,佑也就收了兽皮地图和鱼尾骨,目光开始地打量里边的情况。

这里空间还算挺大的,墙壁上镶有一块块发光的石头,只是起到和月光石一样的照明作用,中间有八根一人环抱的大柱,地面上看起来有些凌乱,地上一堆堆的乱七八糟的白骨,以及无数破损的傀儡残骸。

梁萍儿见到这副场景,先是愕然了一下,随后缓缓向一具最近的白骨走去,到了白骨面前就见蹲下身子,轻易从白骨身上撕下一块包裹着的破布。

那块布上满满的都是灰尘,完全掩盖住了它原本的面貌,轻轻抖掉了上面的灰尘,露出一些它原本的面貌,即便不是很清晰,但那上面有一个模糊的“梁”字,还是能够辨认得出来。

看到这里,此女呆呆地看着那个梁字,一滴泪水滴落了下来,打湿了手中的布块,随后就连双肩也微微抖动起来,一滴滴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佑看着此女的举动,不经大惑不解,这好好的怎么就哭上了,转头看向身旁的梁风,就见他也是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梁风察觉到身旁佑看过来的目光,他也回望了过去,对着这位前辈咧嘴做了个苦笑,随即解释道:“前辈有所不知,族中典籍有所记载……。”

原来数百年前初入簇之时,便发现这里有着大量傀儡大军,本以为这些傀儡早早就灵力耗尽不能动弹,可刚刚靠近一段距离,傀儡大军立即奋起反抗,把梁家之人打了个措手不及,看来灵力还未曾流失。

按照傀儡术的理解,傀儡中镶有灵石做其动源,只要耗尽了傀儡中的灵石灵力,梁家族人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即使是再多的傀儡,那还不是一堆死物,不定到时候,还可捡漏将之收为己用。

可没想到的事,这里的傀儡却是不一样,仿佛灵力用之不尽,反正一经靠近,傀儡的攻击就没停过,让梁家族人吃了好大一番苦头。

最终无奈的梁家之人,只能采取最简单的方法,强行将这些傀儡摧毁,但如此做法伤亡是难免的,好在前边只是一些练气期的低阶傀儡,梁家族人只是付出了一点代价,便顺利地攻了进去。

可是越往深处前进,里边的傀儡等级也就越高,渐渐竟然出现了筑基期傀儡,与这等品阶的傀儡对战,那伤亡可就更大了,不过即便如此,在结丹期修士的带领下,还是一步步攻了进去。

就这样,地上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傀儡残骸,同时也夹杂着梁家先辈们的尸骸,并不是他们不想清理战场,而是祖辈想让后人知道,能有今的成就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你这么一,我倒觉得有几分奇怪了,这里的傀儡竟然可以不用灵石,便可长期作战,你们梁家先祖可查清此事的来龙去脉?”

听了梁风的讲述,佑对梁家死了多少人,根本没有在意,倒是对傀儡不用灵石便可驱动,起了很大的兴趣,于是便开口询问。

就见梁风苦笑了一下,道:“不瞒前辈,当初先祖也对此事感到好奇,同样迫切地想知道其中答案,可是到了如今也无从得知啊!”

“这样啊!”佑眉头微微一皱。

“前辈若是想知道这个答案,或许在那石门后面可以找得到。”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在佑耳边响起,正是收拾好心神的梁萍儿。

“当初你们偌大一个梁家都无法打开,凭我只身之力如何能够做到,现在还是做我们能做的事情吧!”

佑嘴上虽然这么着,但心里着实起了不的兴趣,要知道得知了这个秘法,那傀儡界又要做了一项突破。

心中这样想着,便再次拿起兽皮地图,继续向禁地深处前进,梁萍儿姐弟二人紧随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