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傀儡禁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五十二章 傀儡禁地

“前辈留步。”

少女跑着紧追佑,口中冲其这么喊了一句。

佑听到后,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但他的眉头不经微微一皱,此刻他觉得,此女似乎有些不识抬举,难道还想强买强卖不成,将主意打在自己的身上,那她的脑子糊涂了不成。

“前辈留步,前辈……。”少女气喘吁吁的跑到佑身边,因为佑带着面具的关系,看不见他那阴沉的脸,不过她也顾不了许多了。

佑没有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

“前辈……。”少女咽了一口唾沫,接着又:“有现成的傀儡。”

少女这话一出,佑双眼先是一亮,随即又恢复了神色,问道:“噢!何等品阶的,若是太低过于鸡肋,我也是不会要的。”

他见少女只是一名练气期修士,就算学会制作傀儡之术,就凭他们姐弟俩得身家,能做出什么对自己有用的傀儡出来,所以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还是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就见少女警惕地左右看了看,便声地了一句:“不知,前辈可否到舍下详谈?”

听少女如此一,佑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古怪起来,不由对少女的轻视之意减淡了一些,若是底气不足的话,是绝对不敢出这种话的,相信对方定有法子通自己,要不然,戏耍一名结丹期修士,可不是看着玩的。

他没有立即答应少女,而是对上了少女那双清澈的眸子,此时他发现,少女眼中没有羞涩,取而代之的是决然的的神色。

看到此处,当即点头便答应了下来,反正凭他们姐弟俩的修为,也无法闹出什么大风大浪出来。

少女见佑答应,立即带佑返回他们的住处。

……。

这姐弟俩的住处还真够偏的,佑只觉得走的略微有些久,直走到了黑乎乎的内城黑墙,最终在内城的边角停了下来,而他的面前就只有一栋简陋的木屋。

难道他们就是住在这里!佑脑中如此想着,同时神识放开,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察觉到那名少年在屋内打坐练气,观其修炼似乎到了瓶颈的样子,看到这里不由觉得有些惊疑,三前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这么快就有所突破了。

“让前辈见笑了。”少女尴尬地一笑,上前几步打开了屋门,邀请佑进入屋内。

佑不在意地一笑便走了进去。

屋内格局前后一分为二,中间仅仅隔着一道木墙,一张方圆桌,两把木椅,少女邀请佑先坐下,并且泡了一壶姐弟俩一直舍不得喝的灵茶。

这时候,少年收了功法,从内屋中出来,可能是平常的习惯,自然而然高呼了一声“姐”,其余音拉得老长,但当他从内屋出来,看到自己的姐姐站在头戴宽大面具的前辈相身边,口中的余音立即戛然而止,感到惊愕万分,脸上的表情不经僵在那里。

“风,快来见过前辈。”少女提醒了一句。

经少女一提醒,少年这才醒悟过来,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上前给佑行了一礼。

“行了,还是傀儡的事情吧!”佑挥手示意不必多礼,于是接着问起傀儡的话题。

“是,前辈稍等。”少女完,被独自进了内屋,只留下少年和佑二人坐在外边。

至从少年听到自家姐姐与这位前辈起傀儡之事,脸上立即浮现出担忧之色,但又碍于面前这位前辈,不好细问,便只好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佑看到了少年脸上的变化,心中不由再次揣测起来,看来这对姐弟俩确实藏着某些秘密,这不经让他也大感好奇起来。

不一会儿,就见少女双手捧着个尺许长,半尺宽的木盒走了出来,将木盒放在桌上,并且亲自打开木盒,转向了佑。

佑目光落在盒子内部,里边的东西一览无遗,有一本古书,还有一块黄铜色的令牌,一枚淡黄玉简就再无他物了。

他首先拿起那块令牌,这块令牌不大,一只手掌便可将其抓起,就见其上竖着刻影颖川”二字,将令牌一翻,其背后仅仅只刻了一个字“梁”。

将令牌放在一边,他又伸手拿起那本古书,这本书籍封面上写着“傀儡玄术”四字。

他正想翻看这本书时,不经意间,又往盒子里看了一眼,就见盒子里除了那淡黄玉简外,还有一张折叠好的兽皮,兽皮表面画着一条条弯弯曲曲,或粗或细的黑线。

当下放下了古书,又伸手去拿那张兽皮,双手将兽皮摊开,原来这是一张画的极为精细的地图,就是不知,其具体位置是在哪里。

“这是一张禁地全图,晚辈先前提到过的傀儡就在这里边。”这时候一旁的少女,为佑解释道。

“禁地,你是想要我去这里去傀儡?”佑看着少女,眼中略微有些吃惊。

少女点头回应,接下来,少女的眼神有些躲闪,但还是开口道:“不过……,在此之前,晚辈还有个不情求。”

“噢!看。”佑将地图重新折叠起来,看着少女问道。

“前辈再去禁地之时,可否带上我们姐弟二人。”少女这话时,眼神带着祈求,生怕这位前辈不答应。

带上两名练气期修士,佑眉头微微一皱,目光落在木盒之上,然,木盒之中已经空空如也了,接着他迅速拿起那枚淡黄玉简,贴近自己的额头,并将神识沉入其中观看起其中内容起来。

身边姐弟俩也不催促,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等着佑的回答。

片刻之后,他抽出神识,这里边记载的内容并不是他想要的。

随后他想通了某些事情,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嘴角也做了个苦笑,别看此女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其实骨子里还是藏着些许机敏的,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只要动一些手段,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还不一样手到擒来,不由为少女的胆识感到佩服。

这处禁地虽有地图在手,想必进入之后肯定如鱼得水,可是光有禁地详解地图,没有禁地具体位置,这又有什么用,难道满世界去寻找不成。

那本傀儡玄术的古书,一看就不像是记载地址的东西,至于那块刻有颖川还有梁字的令牌,这东西也很好理解,颖川想必就是成关府附近的颍川府,而梁想必是某家的一个什么代号。

照此令牌的推测,这所谓的傀儡禁地应该就在颍川府,而颍川府面积也不,不可能每一寸土地一一都抽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