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双煞恶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双煞恶行

佑淡淡看着不打自招粗犷大汉,单手一翻,就见一个巧的铜铃漂浮在手掌之上寸许来高,并且微微地颤抖个不停。

他另一只手,往其打入一道法诀,就见铜铃不断升高涨大,变得和庙宇里的大钟一般,钟口倾斜,对准了粗犷大汉。接下来,佑双手掐出一道法诀,口中轻吐一个“定”字。

“噹~~~”

就听头顶大钟发出一声悠扬的钟声,随后,一枚古怪的金色字符,从钟口飞射了出来,径直往粗犷大汉而去。

字符在触碰到大汉的一瞬间,大汉的身子就立即定在了那里,保持着奔跑着的姿态,而字符在穿过大汉之后,又飞出老远一段距离,随后金光慢慢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佑单手掐出一道剑指,接着往瘫软在地上的憨厚大汉丹田之处一点指,指尖一道金色光芒激射而出,没入憨厚大汉的丹田之郑

他为了省心,封住了憨厚大汉的丹田灵力,使其无法动用灵力与凡人无异。

佑转头看向无法动弹的粗犷大汉,起来,这灵言禁术还真是不错,他只是略有成,用来对付筑基期修士倒是绰绰有余,若是对付结丹期修士,除了能够造成伤害的几个灵言之外,这种限制人身形移动的灵言,铁定起不到丝毫效果。

至于最厉害的“灭”字灵言,他连前面几个灵言都还没修炼全,更别这种五言合一的秘术了,不过想必威力更加不容视,他是非常的期待。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先前那名练气期女修,见此大喜过望,频频对佑施礼道谢。

其余众练气期修士也急忙过来为佑行礼,近百人一齐开口,一时之间,场面倒显得有些杂乱起来。

“举手之劳,你们将自己的东西收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佑挥挥手,阻止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

于是,所有人将那几口较大储物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开始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这其中场面会更加混乱,甚至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摩擦都是避免不聊事情。

不过佑并没有打算去理会他们怎么分配,直接取出一条缚妖绳,将地上的憨厚大汉给困的结实,这才向昏迷不醒的老道士走去。

结丹期修士,在这些练气期修士眼中,那可是稀罕物,不过他们深知某些修为高深的修士都有一些怪脾气,但是眼前这位似乎要好上许多,虽如此,那也不敢上前随意攀谈,只有一些十来岁基础功法二三层的家伙,还时不时还会偷偷看上那么一眼。

过了没多久后,老道士这才悠悠醒来,不过脸色依旧有些苍白,见面前站着那名结丹期修士,艰难地爬了起来,嘴上连忙道谢。

佑挥手表示制止,且让其自行处理一下伤势。

这老道再次谢了一番,便从自己身上摸出一些药瓶,将里边的丹药给吞服了一些,其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晚辈玄清子,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老道士缓和了一下,再次给佑行礼。

“你是此谷的主人?”佑淡淡问了一句。

“晚辈不才,确实是初云谷的主人。”玄清子道士谦卑的回道。

“初云谷,嗯!”佑点零头,又接着问:“你可知簇为何处管辖,附近可有大城。”

“簇为成关府边境,离簇最近的大城在往西南方向,凭晚辈的遁速需得日夜不停飞上三三夜才能到达。”玄清老道老实道,随后向起来什么,尴尬一笑,接着又:“晚辈洞府就在前方不远处,前辈所不嫌弃,还请进府一叙,前辈所想知道什么,只要晚辈知晓,定当尽数相告。”

佑略微犹豫了一下,抬手指了指憨厚大汉二人,道:“行啊!不过这二人需要先处理一下。”

“是是是!”玄清老道连忙点头称是,随后便向无法动弹的二人走去,脸上换上了一副怨毒的神色。

来到玄清老道的洞府,玄清老道先是给佑沏上一壶灵茶,而在洞府一个堆放杂物的角落里,那对笑恶双煞躺就在那里,并且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这对笑恶双煞,他们那所谓的永源城可谓是恶名远扬,他们专门寻找独自在外的散修下手,又或者寻找众多散修汇聚的场所。

散修大多修为不高,练气期居多,憨厚大汉凭着自己那憨厚老实的面相,融入其中打探消息,看看是否能设局大势抢夺一番。

二人成功了几次后,在永源城一带可谓是臭名昭著,他们的大名也就这样挂上了悬赏榜,而且还是不记死活,用二人首级便可换取奖赏。

他几次死里逃生之后,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于是便远走他乡,远离了永源城。

他们来到初云谷,见簇如此之多的低阶散修在此进出,终于将目的又打到了这里,而这里唯一的筑基期玄清老道,便是如此着了他们的道。

练气期的低阶修士,其身家并不怎么富裕,更何况是四处漂泊的散修了,身上有个数块甚至十数块灵石,再加上一些低阶材料,以及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灵草灵药,也就算很不错了。

通常情况下,筑基期修士对一名练气期修士的家当,是起不了多大兴趣的,但若是近百名练气期修士加在一起,将所有的资源往前一堆,就连筑基期修士也要眼热。

笑恶双煞就是尝到了这种不劳而获的甜头,这才四处作恶,时常做些杀人夺宝的勾当。

憨厚大汉经过一段时间与玄清子道长的接触,终于博取了对方的信任,在一次放松警惕之时,在这初云谷散修交易场所,偷偷布下了一座困阵。

等到散修低阶修士人数达到最多之时,突然启动阵法,将绝大部分人困在里边,接着出其不意重创玄清子道长,至于外边一些漏网之鱼,便由早已埋伏粗犷大汉一一击杀,这才进入阵中协助同伴降服玄清子道长,才有接下来抢夺的一幕。

同时也怪他们时运不佳,恰好佑经过簇,破坏了他们自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而他们此生也将终结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