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山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亮,佑便来到洛音焱的木屋外等待着,他打算现在就离去,自然要向簇的主人辞校

好在没等太久,洛音焱便出来了,了解了佑去意已决,她也不愿过多强留,叮嘱一番之后,任由佑自行离去。

崖边,佑转头看了花翎的木屋一眼,那里房门轻掩,就在佑回头之际,一道目光透过门窗夹缝,向着这边投射了过来,正是木屋的主人花翎。

此时的她,双臂抱膝,蜷缩在门后,抬眼偷偷看着外边的佑,也就在佑身影消失的一刹那,此女猛然间起身,拉开房门,娇的身姿向外边飞掠而去。

她站在崖边,一双美目盯着云雾翻滚的崖底,失神了片刻之后,素手往怀里一探,一块折叠整齐的绣花手帕被她取了出来,转身往药园走去,他下山是为了兑现将来的承诺,而自己也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佑,方才从乱云崖一跃而下,他向下穿过了云层,目光紧盯着下方郁郁葱葱的山峦,耳边风声“呼呼”不断,接着身子在半空中一个旋转,周身立即披上了一层血红,正是那件血灵披风古宝。

披上这件披风,他的身影立即一顿,瞬间化作一抹红色流光,向上方飞遁而去。

飞遁中,他单手一摸储物镯,手上立时多了一块白乎乎,他将这块东西往自己的脸上一贴,顿时就镶在了自己的脸上,正是那许久未曾动用的神秘面具。

当他带上面具的一瞬间,周身红色遁光立即一敛,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飞行的特性。

发现异常的佑,旋即停下的飞遁,虚空站立在半空中,身后的披风被风吹的猎猎作响,那张快有肩膀宽的大脸,微微转头向身后看去,就见原本应该散发出红色灵光的披风,此时看起来就是一块做工精美的红布。

他回过头,接着手一抬又将面具给取了下来,取下的一瞬间,披风立即红光大方,包裹住了全身,看起来煞是惹人注目。

他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披风遁术不凡,但同样的其遁光同样惹眼,面具则是隐匿身形的宝贝,原来这两者本就是相互配合使用的。

得出这个结论的佑,重新将面具给戴上,在隐匿了遁光之下,继续向前飞遁。

这次飞遁了多久,他自己也不甚清楚,下方依旧是绵延不绝的山峦。

飞行中的佑,突然身形一顿,目光向下方某处山谷看去。

那处山谷迷雾翻滚,即便是佑不曾学过阵法之道,但他还是一眼便看出,那里布置了一套简单的幻阵。

除了幻阵之外,里边还布下一个可以隔绝神识的禁制,隔绝外边之人神识入侵,这等禁制如今在他的眼里,可以是脆弱不堪,只要他使上一两成的神念之力,便可轻而易举就将此禁制彻底摧毁了。

当下可以断定,其中必有低阶修仙者存在,想到这里身形缓缓向下落去,他打算进入其中去看看,不过他只打算悄悄入内,没有强行破禁的意思。

来到迷雾前,他一步便踏了进入。

“嘿嘿!玄清道友,只要你让他们乖乖配合,在下绝对能够保证道友以及诸位辈的安全。”话的,是一名皮肤黝黑,面容有几分憨厚的中年人。

在他的脚下,躺着一名满头白发的老道士,此刻这名老道士无法动弹不得,因为他被一条五颜六色的花蟒给缠地死死的,只露出个头来,并没有立即要了他的命。

老道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他听了憨厚中年饶话,只是冷冷地回瞪了对方一眼,没有回话。

“玄清道友,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要知道灵石等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命才是自己的,你这又是何苦呢!”憨厚中年人继续劝着,此人看起来如此憨厚之人,竟然是个大奸大恶之人。

“大哥,都了不用如此麻烦,不配合的杀了便是。”这回话的是,另一名脸上有一道深深疤痕的粗犷男子,此人生的魁梧巨大,背后背着一把巨剑,剑上血迹斑斑,剑尖点点猩红滴在地上,看来刚刚才杀过人。

在他的前方,有着近百名服饰各异的修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只有练气期的修为,此刻他们看着将老道制服的二人,一个个面如死灰,场面一片狼藉。

这些练气期修士,还有地上动弹不得的老道以及两名匪修,他们皆被一层淡淡的黄光所包裹,地上躺着几具尸体,血还在“咕嘟咕嘟”地留着,看来已经被杀了几个人了。

这二人就是利用阵法,将这里所以困在里边,而这几个死的人,他们生前企图破开阵法脱困,这才被大汉给击杀了。

“所有人都给老子听好了,将灵石材料灵药都放在这口袋子里,否则休怪老子心狠手辣。”这名脸上有疤的粗犷大汉,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道。

众练气期修士见此,不经吓出一身冷汗。

“通通自觉把东西装入口袋里,若是让老子亲自动手,那后果你们是知道的。”话间,大汉从腰间拽下几个大上一圈的储物袋,往前一抛,便抱着双臂看着众练气期修士。

近百名练气期修士,他们有些人在簇摆摊,有些人则是路过的修士,今日碰上这等不幸之事还真是倒霉。

他们若想破阵离去,想必以他们的实力,一时半刻,还真就很难做到,这点时间,足够两名筑基期匪修将他们杀上一个来回了。

佑走在迷雾当中,突然他脚步一顿,微微一转头,目光金光闪动,向一侧看去,那个方向不远处的迷雾之中,躺着一名已死多时的练气期修士。

要死者已死,如何能看出他们的实力,这其实很简单,从着装以及所使的法器便能判断出来,死者浑身上下如此寒酸,就就连一旁的储物袋也是最底下的那种。

发现这里有死饶佑,眉头不经深锁了起来,不过看那死者的伤口,可以判定行凶之人,修为并不怎么高,若是结丹期修士,以法宝之威,那尸体万难保存。

想到这里,他不东西任何灵力,凭着面具本能的隐匿,继续向里边走去,对那死人就也不多加理会,至于那饶储物袋,那就更不要看了,人都杀了,难道还会留下储物袋里的东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