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重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现在的局势,二女一兽一直都处在主攻方,佑处在下风,很是被动的样子,若是没有出现其他的契机,这基本上成了死局。

可契机就这样出现了,只见一道惊鸿从远处疾驰而来,带起了阵阵破风之声,正是应启云之邀的乾游。

“孽畜,本座在此还敢乱来。”

魔云兽正奋力扑向佑,还有一段距离的乾游,见此不经大喝一声,就见其大袖一挥,法宝飞剑脱袖而出,一剑向魔云兽斩了过去。

魔云兽不愿平白受此一击,在第一时间避其锋芒,闪退了回来。

“多谢前辈出手搭救之恩。”佑急忙对来人遥施一礼。

“友不必言谢,本座是应剑尊之邀前来相助。”乾游手一挥,如此道。

剑尊,佑莫名地抬头看向空,那里灵力与魔气相互激荡,时而会有道道剑芒纵横交错,时而会有根根墨色翎羽,如女散花一般散开,每一根都有不凡的威能附着其上,双方斗得难解难分,一时之间难分上下。

“启云,你竟然叫来帮手。”

上空,菱萝察觉到另有一股元婴修士的气息到来,无双的容颜上不经布上了一层寒霜。

“道友竟然将自己的灵兽放出,在下怎好就这么看着圣之人,死于道友灵兽之口。”启云话间,双手掐出一道剑决,周身环绕的三柄灵剑,化作三道各色剑芒,剑芒之外另有无数密密麻麻细如发丝般的剑丝,伴随着三道剑芒一连斩断好几根翎羽袭向菱萝。

菱萝嘴角一声冷哼,纤细的手掌一抬,中指一滴精血浮出,漂浮在双掌之上寸许来高,接着另一只手掐出一个古怪的法诀,周身环绕的翎羽瞬间一聚,形成一只漆黑如墨的乌凤,此凤双翅展开,足有数丈之巨,羽翅猛得一扇,一圈墨色光环激荡而出,迎向袭来的三道剑芒以及众剑丝。

剑尊启云见此,瞳孔一缩,目光盯向那瞬间形成的乌凤,他想起了一个魔大陆的一个传闻。

传闻中,面前的这位菱萝尊者,曾经偶然之下,得到了一具上古乌凤的尸体,此凤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了,可惜的是乌凤修为不足,体内尚未凝有最重要的晶核,除此之外,一身精血早已流失殆尽,不过菱萝还是从尸体骨髓中,提炼出一滴乌凤真髓,从中获得一些上古乌凤的赋神通。

墨色光环大范围扫过,使得三道剑芒为之一缓,众剑丝也微微扭曲,最终剑芒现出原形,那是三柄造型各有不一的灵剑,众剑丝也渐渐淡化,片刻之后,彻底消失于无形。

菱萝腰肢一扭,身子便侧坐于乌凤宽实的背上,接着乌凤尖嘴一张,一声凤鸣从其口中传出,震彻地。

凤,乃是地灵兽,其散发出的气息,生能够克制其他妖兽。

这一声凤鸣,使得方圆百里之内的妖兽不敢露头,更有甚者直接趴伏于地上瑟瑟发抖,好比下方的魔云兽,此时的它夹紧尾巴身子下蹲,就连那铜铃般的大眼睛也都闭了起来,庞大的身躯缩成一团。

菱萝坐于乌凤背上,猛然俯冲而下,其目标正是下方的佑,速度之快,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启云见此,心中暗呼一声糟糕,脚下遁光一起,化作一抹流光紧追而去,但即便是这样,其速度依旧追赶不及。

此时最为惊恐的,自然非佑莫属,在他的瞳孔之中,那漆黑的乌凤以极快的速度放大,不难想象,对方这种速度用不了几息,便可到达自己面前。

菱萝目中如今只有佑,香袖一挥,只听“嗖嗖嗖”数十道黑影,连接从其袖中激射而出,定睛一看,正是数十根漆黑如墨的乌凤翎羽,犹如一支支黑色箭矢一般。

数十根翎羽被骷髅阻挡在外,随后如旋风一般旋转起来,翎羽刮着骷髅,发出阵阵金属般的摩擦声,并且留下一道道渐渐加深的印痕。

里边的佑,不没有触碰到翎羽,单单翎羽带起的旋风,“呼呼”的风声刮得他耳膜生疼,即便是体表也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使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耳边除了凛冽的风声之外,另有一种低低的呜咽声传来,佑心中一惊,当即明白这是烟儿的哭泣声,担心怀里的烟儿受到伤害,急忙抬起另一手护住烟儿,以免她受到过多的伤害。

可当他抬起的另一只手,正要做出环状之时,突然双手一空,他使劲得在怀里抓了一把,依旧是空荡荡的。

“哥哥~~。”

烟儿一声高亢,且又带着哭泣的高喊,极近而远,渐传渐远。

佑中心犹如受到一拳重击,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入目的只有烟儿那哭泣的眼眶,以及挂在她脖子的那串摇摆不定的紫金项链,经光源照射反射出亮丽的紫色光泽。

菱萝一手环过烟儿,另一只手五指猛得一握,就见下方那围绕骷髅的数十根翎羽,其旋转的速度骤然加快,切割的力度也因此剧增。

金色骷髅就在这一瞬间,变得千穿百孔,骨膝跪倒了下来,重重磕在地面之前,佑也随之瘫软了下来趴在地上,身上所穿的衣物,绝大部分被搅个粉碎,手臂,胸膛,后背,腿脚,以及扭曲的脸,都布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时有三根七寸长的翎羽,瞬间刺入他的背部,随后翎羽的尾部也彻底没入他的胸膛之中,只留下三道扁而长的血口。

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不过他的头依旧微微地抬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道娇的身影,即便那道身影也开始变得模糊,大股大股的鲜血从身体的各个血口溢出。

烟儿见到佑倒地不起,浑身伤痕累累,口中不停地呼喊着“哥哥”,甚至脸色涨红,喉咙干哑,大滴大滴的泪水涌泉一般滚落,但她依旧未曾停歇。

就连抱着她的菱萝,将要释放下一个杀术,而高高举起的手也不经停在了那里,随后身下传来一阵摇晃,她低头看去,就见一道百丈剑芒,一剑将坐下乌凤的一只翅膀给斩断了,若不是乌凤会自主闪避,恐怕这一剑就迎头将她劈为两半了。

菱萝手指一弹,将一粒红丸弹入佑体内,接着又一拍乌凤的背部,就听她了一句:“贪魔大殿。”

乌凤接到指令之后,仅剩的单翅猛地一挥,向着远方疾驰而去,断翅似乎半点也不会妨碍它的飞行,就连她的魔云兽,以及两名结丹后期女修也不管不顾了。

佑模糊地看着乌凤离去的背影,而在他脑海中,菱萝最后出的“贪魔大殿”四字,被他死死的记在脑海中,随后眼皮越来越重,头一歪,就这样彻底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