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百零二章 教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回去的路上,老汉看着前方抱着烟儿的佑,再也没有来时的从容。

他来桃柳林的这一趟,是他这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了,亲耳听见桃柳二仙开口话,身边的少年还能与之交谈,不经感慨这一生没有白活。

没多久之后,他们便走到了家里,老妇人坐在仅剩的房屋门前,静静等着老伴回来,身旁放着半麻袋粮食,看来她是借到了些许粮食了。

佑过替他们建一栋房屋,便抄起唯一的一把斧子,这一拿不由得一愣,这斧子竟然是一柄中阶法器。

“仙师,这哪成,区区事,还是老头自己来吧!”老汉见佑扛起斧子,连忙上前欲将斧子接下。

“不打紧,我过了,要替您重新建一栋房子,怎能食言,别看我这身子,力气还是有不少的。”佑挥挥手拒绝,接着指了指斧子,又问:“老人家,这斧子您从哪里得来的?”

“哦!仙师的是这把斧子,记得有几十个年头了,喽!从这个方向再翻过几座山头,我无意中发现那里有一个山洞,里边还有两具白骨,当时吓得我魂都没了,跌坐在地上,顺手便摸到这把斧子逃了出来,后来那片山头,我再也没敢去了。”老汉至今想起这事还心有余悸。

“噢!竟有这等所在。”佑略微有些好奇了起来。

“仙师若是不信,咋们现在就去那里看看。”着便带佑前往那处山洞。

“先不忙,不知老人家可有将此事告诉他人?”佑问道。

“没有,这事我不敢对外去,女人家嘴杂,所以我家老婆子也不知晓。”着,看了一眼老妇人,却见老妇人白了一眼老汉。

“那就好,当务之急还是把房子建好再。”佑急忙拉住老汉道。

老汉心中一暖,但依旧是忍不住好奇,急忙又:“还别,这斧子还真的挺好使的,砍些柴火从来不费多少力,一直被我偷偷藏起来使用,仙师可知这斧子的来历?”

“这也没什么,这其实是修仙者使用的法器而已,品质也就在中等。”佑淡淡一笑,解释道。

“法器,既然如此,留在我这也是埋没了它,那便送与仙师。”老汉吃了一惊。

佑淡笑,道:“不用,老人家您留着便是,我不用法器的,不过切记千万不可在人前使用,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多谢仙师提醒。”老汉急忙躬身答谢。

真的,佑对这种品阶的法器还真看不上眼,以他如今的修为,就算用这斧子直接往他身上招呼,他连法力都可不用,也无法伤及分毫。

接下来,佑开始进山伐木,好在他们本就是在山里,所以也没必要到多远的地方去,老汉两口子则在家里清理烧毁的房租,打算还在原地建房子。

佑选中一棵大树,一挥斧子,直接将一棵成人腰肢粗细的大树砍倒,削了树叉之后,又将巨木扛在肩上下山而去。

老汉看着佑扛着巨木回来时,嘴巴张大了嘴巴,好半晌合不拢,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什么也不信这副身子骨,竟然能将如此粗大的巨木扛起。

佑来来回回一个时辰的功夫,弄来的木材已经堆积如山了,全都是建房子上好的木头。

烟儿蹲在佑身旁不远处,看着佑处理一根根的木材,汗如雨下,见老妇人提来一壶茶水,急忙起身去倒了一碗,督佑面前,道:“哥哥,喝口水休息一下。”

佑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接过茶水“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建房子他不是第一次,当初在凤息山上给陈玉洁也建过一栋,只不过当时动用法术很快就好了,如今亲自动手还真就没那么简单。

“哥哥,那边不是还有房子住吗!干嘛还要再建房子。”烟儿坐在旁边不解地问道。

“烟儿烧了人家的房子,自然是要赔人家房子,在这个世上,有人做了坏事就得有人负责,所以烟儿做了错事,哥哥就要负责。”佑抬手摸了摸烟儿的脑袋。

“那哥哥,你用法术不是一下子就好了吗?”烟儿眨着大眼睛继续问道。

“是啊!用法术是很快,可是老爷爷两口子不是修仙者,他们建房子是多么不容易,就这样被烟儿一把火给烧了,所以我们不能仗着实力,去欺负普通人。”佑对着烟儿道。

烟儿听后,将头埋得低低的,再也不出一句话。

“还有烟儿把老爷爷明年的粮食给烧光了,若哥哥不在烟儿身边不给他们补偿,他们可就没有东西吃了,而且马上要到冬,凡人本就不如我们修士,剩下的那间房子怎能御寒还不得冻死。”佑依旧耐心地给烟儿教。

烟儿眼圈一红,一把直接扑进佑的怀里,嚎啕大哭,嘴上哭哭啼啼地着:“烟儿以后再也不随便玩火,再也不做坏事了,以后一定听哥哥的话。”

“嗯!这样才乖。”佑拍拍烟儿的背道。

“嗯!”烟儿突然将佑一把给推开,脸上依旧挂着泪水,别过脸去,道:“哥哥身上真臭。”

老汉两口子见了这副场景,相视一眼,各自默默点头,不由觉得眼前这少年真是用心良苦。

佑足足努力了六七,这才将一栋房屋建好,烟儿在旁边拍手叫好,乐的合不拢嘴。

“好,住新房过新年。”老汉也在一般附和道,老妇人也是呵呵直笑。

烟儿听后将头一偏,问道:“老爷爷,这住新房就是住新的房子,可过新年是什么呀!”

老汉蹲下身子,饱经风霜的脸上笑意满满,道:“这一年有分春夏秋冬四季,现在气越来越凉了,马上就要冬了,到时候上就会下起白花花的大雪,等过完冬上不在下雪了,那就代表着过完了一年,明也就长大一岁了,老爷爷已经有六十五岁的年纪了,对了,烟儿有多大了?”

“嗯……!”烟儿歪着脑袋思索片刻,掰开手指数了数,突然觉得手指不够用,又换过另外一只手接着数。

随后只见她伸出一只手掌以及一根手指合并在一起,道:“烟儿在山里看过六次大雪,现在已经六岁了。”

老汉和老妇人看向佑,三人不经乐的呵呵直笑。

佑笑过之后,抬头望,不经感慨,以往过年爷爷都会带上自己以及香儿,一起前往莫家拜年,那时真无邪,香儿年纪最长,总是带着自己以及怜儿走遍大街巷。

他心中暗道:“又快过年了,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过年了,最后一次过年,还是香儿离开的前一年,次年便再次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香儿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