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卦签,返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卦签,返回

深处的房屋,整体看起来有些像是一座庙宇,青石作基,有台阶数阶,大门上一对金属环扣,门前一对白玉雕刻的不知名异兽,两侧和屋后都有长廊。

佑一把将门给推开,最先印入他们眼帘的一尊一尺高的雕像,雕像须长数寸,双眼炯炯有神,雕刻地栩栩如生,面相上看明显是一名老者。

下方有供桌一张,桌上有一个碗大香炉,炉上插着一根烧到一半的香,再往后便是一个翠竹质成的圆桶,约有三寸高,玉桶下方是一块八角形的盘子,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了。

佑抬脚跨过门槛走了进去,来到供桌前他环视了一圈,确定只有这些东西之后,不免有些失望。

妖妖进来之后,一直绕着房间打转,看看能不能发现异常的东西。

佑伸手拿起供桌上的竹桶,竹桶里边有东西摇晃了一下,随后他又刻意地摇晃了几下,手中竹桶立即发出“哗哗哗”的发响声,他将玉桶的盖子打开,发现里边正是一根根竹签。

他取出一根来看,这东西细细圆圆,约有两寸半长,就和发簪差不多,表面密密麻麻刻有看不懂文字,将玉桶里的东西全部取出来,一大把握在手上,细数之下,足足有六十四根之多。

“公子,这是什么东西?”妖妖凑了过来,好奇地问了一句。

“什么东西,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想,这应该是类似于卜卦用的卦签吧!”佑又将这些疑是卦签的六十四根东西放回玉桶之内。

“卦签!难道这里只是一个算命的地方?”妖妖心情有些失望。

佑将玉桶放在桌上,双手合力将桌上八角形的盘子捧了起来,拿到面前仔细观看,这个八角盘中心分八个方向,写着一模一样的八个大字,周边一圈一圈密密麻麻写满了如蚂蚁般大的字,佑看着这些不认识的字,就是一阵头昏眼花。

“这里没东西了,我们走吧!”佑完,将玉桶以及八角形的圆盘收进自己的储物镯当中,转身便向门外走去,临走时,将门给重新关上。

回到药园,看着这十来株灵药,佑不知如何是好,在灵药之间慢慢来回踱步,看其神情是苦恼之极。

“妖妖,真没办法了吗?”佑停下脚步,看着妖妖问道。

妖妖脑袋摇了摇,看其表情也是束手无策。

“哎!”佑叹了口气,接着了句:“还真是可惜了。”

“算了公子,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妖妖安慰一般转移话题。

“嗯!只能这样了。”佑点头表示同意,最后看了一眼灵药,眼中大是不舍。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便再次翻找起来,其中在一处发现沥房,里边有一口破损的巨大丹炉,可惜丹炉破碎了,不然这口丹炉倒是难得的异宝,修复更是不可能,材料都已经失去灵性与凡铁无异。

最终在没有收获的二人,辗转又回到了药园,佑看着灵药开口道:“看来我们不动土是不行了,将它们留在我们手上,待以后再慢慢研究怎么破除上面的禁制。”

妖妖点头同意,道:“也只能先这样了。”

佑为了保证不会破坏灵药,他刻意远离灵药一段距离,才开始动手挖掘,妖妖则在一旁动用法术协助。

当一整块土地脱离地面,佑以为大功告成之时,另他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块土地上的灵药,它的水分仿佛瞬间蒸发一般,整株灵药就在几息之间枯萎,最终变成和先前所见过的灰烬一般。

看着灵药毁在自己的手上,佑表情瞬间石化,呆愣在原地良久无语,原本好好的一株灵药,就在他眼前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这怎能让他不惊愕万分。

“和之前那株一样。”妖妖打破寂静道。

“看来这个法子也是不校”懊恼的佑了一句。

“那公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佑深吸一口气,道:“算了,只能放弃了,我们走吧!返回来这里的跨界通道中去,我现在的修为已经在筑基顶峰了,灵根资质又不行,若想结丹,单靠浓密的灵气是远远不够的,要去寻找一些有助于结丹的灵药加以辅助,这才有一丝结丹的希望。”

“嗯!”妖妖也点头赞同。

此山之外,皆是一片黄沙,根本看不清方向,于是他们又回到峰顶上的木屋,佑记得当初花瓶带他来的时候,是一条直线往这边飞来的,如今他辨认了一下方向,驾驭法器就这么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离开之时,佑回过头又看了一眼已成黑点的山峰,他心底盘算着,下次来时,一定要想办法将那些灵药带走。

佑没有拐弯,径直向着通道的方向而去,妖妖没有回到灵兽袋中,依旧在佑的肩头上坐着,这是佑所要求的,至从进了通道后,他独自一人呆了如此之久,会莫名的感受到一种孤独感,在那样的情况下,极为容易使人消极,所以才让妖妖陪着他。

于是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佑双手握着两块顶级灵石,因为簇的灵气稀薄的让人咋舌,他毫不犹豫就取出两块顶级灵石补充灵力。

若是在东极上品灵石都已然极为稀有了,顶级灵石在东极这种地方其总数,除了佑身上携带的,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还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如今是绝对产不出,这种顶阶灵石的。

在黄沙之上飞遁了很久很久,依旧没有飞出黄沙的范围,就在佑以为自己在这里迷失了方向之时,突然一股精纯的灵气迎面扑来,心中顿时一喜,这股灵气就是意味着,他们即将出了这个空间了。

此时,佑突然停下,抬眼看向空那巨大的大阵,凝视良久。

“公子,你看什么,有什么发现吗?”妖妖也学着佑抬头,不过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

佑低下头淡淡一笑,道:“并非是发现了什么,而是突然想到一个,不在黄沙中迷路的方法了,你看,这个大阵如此复杂,只要我们沿着大阵的一方飞遁,不就可以确保不会在此迷失了方向不是,以后我们要回来的话,也就容得多了。”

“嗯!公子真聪明。”妖妖会心一笑。

当下,佑目中金芒闪过,空气中灵气较为密集的地方清晰可见,他便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不久之后,他便再次看到那碎为齑粉的通道,以及一条条大大的空间裂缝,以他如今对空间裂缝近乎麻木的心态,看到眼前一道道裂痕,早就已经面不改色,心底波澜不惊了,就这么从容地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