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八十九章 筑基丹之患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十九章 筑基丹之患

筑基丹,在修仙界流传已久的灵丹,除了灵根之人结丹前无瓶颈之外,其他灵根之人筑基都需要搐,灵根之人何其之少,由此可见筑基丹在修士中的份量了。

“师兄有所不知,那两份未知的丹方中,其一若是丹成,那和将要筑基之人携同筑基丹一同服下,可提高一到两成的筑基成功几率,而这一两成几率,皆因资质而论。”这话一出大殿中又是一阵哗然,筑基本就困难,莫一两成就算是半成的增加机会那也是不容放过的,若是万幸中筑基成功,那好似鲤鱼跃龙门,野鸡变凤凰,有着差地别区分。

五派中最强的灵极山,练气期弟子不下万名,但是筑基期只有一二百人,有着百倍的数差。

“此话当真?”先前那名发问的老者一副不信的样子。

“出自云火师叔之口,师兄是否还需要争论?”掌门道长风,自认无法轻易服这些人,只好将本门结丹期的权威人物给搬了出来。

“既然云火师叔早已证实,那老夫也不再质疑什么了。”

“那日我收到王师弟的丹方时,见其中一份丹方所需的主要灵药,竟和筑基丹有几分相似,于是便从库房中取出丹方所需的灵药,前往云火师叔洞府,请师叔动手一试,就在数前,师叔成功的炼成搐,并确认沥药效果,嘿嘿!”道这里道长风嘿嘿一笑,环视了下方所有人,接着道:“而赐予师侄筑基丹的,正是云火师叔呀!”

道这里,众人才对此次的筑基丹无话可,本来还对献出丹方就能获得一颗筑基丹,就算是具有一定价值的丹方,那也不能就这么换得一颗筑基丹,要知道门内现在库存的筑基丹,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大殿内的人都想为自己的后人子侄力求一颗,就这么白白赐了出去,那就等于少了一份机会了,若是掌门早点将这位结丹的师叔搬出来,下方众人定当无人敢生怨言,结丹期那是何等人物啊!

“炼成搐主要灵药,同样在那破碎之地,算算时日,再有四年便是破碎之地每三十年一次的稳定期,届时本门将全力采集慈灵药,相信将会大大增加我等筑基同道,若是要为资质绝佳的后人添加一丝筑基希望,此行还请诸位师兄师弟全力协助,到时候以灵药的数量给与奖励。”掌门道长风如此鼓励着,而心中也在盘算着为自己的后人谋划一颗筑基丹和这增加筑基几率的丹药。

“诶!掌门师兄,先前听有两份未知丹方,不知另外一份丹方有何妙用啊?”大殿中一人突然想起这丹方有两份,随即向掌门问道。

在场之人,同时也对另外一份丹方起了兴趣,兴许对筑基期的修士也能也到效果,哪怕是一丁点的提升,那也是不容放过的。

道长风看了看在场之人那渴望的眼神,不经苦笑了一下,开口道:“不知,诸位可否听过失传上千年的定颜丹。”

众人心中顿时明了,为什么佑可以获得一颗筑基丹了,主要原因是这位云火师叔是一位女结丹修士,而她真正感兴趣的正是这定颜丹才是。

一个时辰以后,佑从议事大殿出来,手中死死攥着一个视若珍宝的玉瓶,玉瓶之内静静地躺着一颗,让所有练气期修士为之疯狂的东西,正是门内那位结丹期祖师所赠的筑基丹。

佑回到山谷,第二打开阁楼大门,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山谷之内,四五十张传音符不断在禁制内左冲右撞,好似无头苍蝇一般,妖妖一脸的好奇,并不断追逐着这些在她看来好奇的传音符。

他一连看了好几张,全部都表明了是谁谁谁表足身份,但无一例外都想用高价换去他手中的筑基丹,不用冒险便得到一颗筑基丹,他怎么可能拿去换了,再只身前往破碎之地冒险,可是这些人可都是筑基期的前辈高人,一个都不能得罪,该怎么拒绝他们呢?这个事情让他头疼不已。

佑面色犯难,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还在不断徘徊的传音符发愁。

一刻钟之后,脑中灵光一闪,右手打了一个响指,“有了,不如将事情推向苦无老鬼的身上,只要,自己收到消息苦无上人再有年许便会回山,到时一切皆由苦无上人定夺。”只听他自言自语道。

决定先拖延一段,相信这事也能淡化一些,他有把握将修为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炼至练气期顶峰,到那时努力一把,若是侥幸筑基成功,那一切都迎刃而解,如若不然只好借故遁走。

佑做了决定,准备起身继续修炼,这时候的他不愿意浪费一丁点时间,可就在这个时候,禁制外传来了一道,听起来和蔼异常的声音。

“贫道无尘,不知佑师侄可否现身一见。”

无尘?佑一听闻有人上门,还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感觉真是一阵头疼,可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还好没有再次聚集灵气,如今过了如此之久,在妖妖得不断吞吐修炼外,早已大部分自行散去,不过相比之下还是要比外边浓厚许多。

佑无奈啊!调整了一番心态,并且强行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打开了大门的禁制,只见那名叫做无尘的年长道士,灰发灰须,身穿青袍,手挎佛尘有模有样走了进来,脸上堆满了笑容,一副和蔼可亲的长者模样。

“哎呀!没找到,苦无师兄府邸中的灵气如此浓郁,倍胜贫道酸宅。”这老道一进来便对簇大势赞赏了一番。

“师侄佑,拜见无尘师叔。”佑自然是笑脸相迎,心中暗道“这苦无老鬼在灵极山还有些名头,这么多筑基修士都要叫他师兄。”

“想必师侄便是佑了吧!啧啧啧!没想到苦无师兄高徒年纪轻轻,已有十二层的修为,真是可喜可贺啊!”这位筑基期的无尘道长,略微看了一下佑便察觉出佑的修为。

“师侄资质低劣,有此修为全靠师尊大力栽培,此生定然不忘师尊恩德。”佑违心的了一句苦无上饶好话。

“师叔来访,请进内堂一座。”佑很客气的把这位无尘师叔请进了厅堂,并且备上灵果香茶。

半个时辰后,原本一脸和蔼的无尘,此时却板着一张脸,被佑很客气地给送出山谷。

佑直接告诉无尘,早已将筑基丹的事情告诉苦无上人了,一切只等苦无上人回来再做定夺,将一切全部推向那个已死的苦无上人。

这无尘本想,如此短的时间苦无不应该知道这里的事情,自己再用无法阻挡的诱惑,若是还是不行再施加一点点威压,成功换的筑基丹的几率可谓不,到时候就算苦无老鬼知道此事,届时木已成舟他又能怎么样,如今没想到,老鬼还留有这么一手,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自己这趟算是白跑了。

佑打开禁制,无尘也不愿多什么,佑了几句好话恭送,他连头也不回,抬脚朝朝禁制外走去,随手抛出飞行法器就这样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