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七十九章 魔道三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整整一的时间,佑只呆在一个房间内,这里四周墙壁写着密密麻麻的山门条例,条条款款布满了整个房间,正是陆师兄一把将他带入这里,要他好好看看这些戒律。

......。

灵极一派,主峰之上,某间厅堂之类,五男四女合共九人端坐前排,而他们前方躬身站着一人,正是灵极山现任掌门道长风,他满脸肃容在这九人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师侄道长风,拜见几位师叔师伯。”

师叔师伯,原来这九人正是灵极山的九位结丹期前辈,道长风虽任掌门,但其实力也还是筑基期而已,面对这样的长辈高人,就算权利再大那也是不能不敬的。

“嗯!师侄此番前来,想必交给你的事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吧!”一位白发白眉白须的老茹零头。

“回禀赵师伯,按照师伯的吩咐,师侄大致已经完成,只是向南迷宗购买数套大型迷幻大阵上,还是有些困难。”前面道长风的底气很足,只是道后面大阵上,却有些底气不足。

“行了,这事就交给我们几个去办,此次再交代你一件事情,派一些信得过的低阶弟子,北上观察那里的动向,只有任何风吹草动,必须报来。”这位被掌门称做师伯的,以不容拒绝的口气对道长风道。

“是,师侄明白此间重要,定派一些心腹前往。”

“嗯!你去吧!”

道长风应了一声,就这么倒退着出了厅堂。

“赵师兄,妹闭关期间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一脸疑惑的看着中间的赵师兄。

“大事,呵呵!岂止是大事啊!有可能是大祸临头,师妹闭关三十年,怎能知道北方三大魔宗,似有南下之意呢!”这位赵师兄苦笑了一下,解答了在场还有几人不知情的疑惑。

“三大魔宗?南北两地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此消息师兄从何而来?”另一位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壮汉问道。

“落月师伯常年在外游历,可就在数月前,两位师叔收到落月师伯的密术传信,里边大致的内容,就是魔道三宗整合周边的一切势力,魔修大多朝南方整顿,看其所向定是南下的意图。”赵师伯趁此机会,一一替他们解答了出来。

“就算这样,我们中间还隔着华大国,那里同样有着三宗联盟,到我们这应该没那么快吧!”九人中一个瘦的人道。

“华三宗那边已经向我们五派发起援助了,而且我们黄师叔早在昨日已经动身前往了,并且同样不看好华,毕竟华的总体实力,还略逊我等五派,顶多能撑个数十年的光景,我等也要直接面对三大魔宗。”赵师伯苦笑了一下。

“赵师兄,若能抵挡魔道三宗的进攻固然是好,倘若依然阻止不了魔道的步伐,我等该何去何从呢?”那位少女接着提问道。

“这个,三位师叔师伯未曾名言,想必他们心中应该有数才是,目前他们只命我等做好防御措施,之后的事情想必他们会安排的。”

原来五派之内将要迎来一场大灾难,难怪需要广招门徒来填充自家的实力。

接下来九人聊了一些功法之间的问题,也就各自散去,各自准备各自的事情去了,以他们结丹期数百年的寿命,几十年的时间,这场抗击魔道的大战必然要面对的了。

第二,佑打开房门伸了个懒腰,看完了里面的所以的门规条例,顺便还在里面睡了一觉。

来到事务堂前堂,还是在那个位置,同样的白色衣袍,同样的书卷,同样的姿态,不耐其烦的看着,佑站在他身后都不忍打扰他的宁静。

“师弟既然来了,又何故不做声。”陆北云收了手中书卷,转过身面对佑:“簇是本门领取杂物之地,若是完成师门所给的任务,便能领取到一定的灵石至于灵石的多少,就要看是什么样的任务加上完成的程度来看了。”

“不知师兄所指的杂物事?”听到能得到灵石,这让佑来了一点兴趣,因为再次之前他只知道花灵石,并不知道如何赚取灵石。

“所谓的杂物,寻常的便是看守山门,或是门内巡逻,这是最没有内涵的杂物,能获得的灵石也非常有限,而比较有技术的比如种植灵药,懂得灵药的人实在不多,或是饲养灵兽,每每个时辰都得了解灵兽的习性,较为苛刻一点的便是给门内前辈打下手,前辈们有些喜好炼丹或是炼器,当然这些风险较大,以前有为前辈炼器失败,一怒之下硬生生把某位弟子打成重伤。当然也有过某位炼丹大师炼丹成功,心情大好之下,得到一笔不少的灵石,诸多杂物还有很多,师弟若是有兴趣,可以前去询问管事弟子。”完陆北云指了指堂中央。

佑也顺势望去,那里有一名管事弟子手捧一本厚厚的点籍,口中滔滔不绝给他面前的数人安排着什么。

“一般门内杂物都由门内安排,弟子无权干涉,不过师傅先前过了,师弟若是需要寻求杂物的话,可以自行选择所喜好的事项。”陆师兄突然向佑靠了几步,并压低了声音道。

“噢!如此便多谢王师叔和陆师兄了。”佑先是楞了一下,立即明白这是人家给自己这个冒牌弟子开的后门,连忙开口称谢。

“好了,这里的事情不急,时候也不早了,不知道师弟可有兴致,随陆某去术法堂,陆某数之中,必须要抽出世间去术法堂,替一些想学习法术的弟子讲解术法的技巧。”话锋一转,陆师兄问起佑是否有意学习法术。

听闻竟有慈好事,佑怎能放过,兴高采烈的和陆师兄去了术法阁。

术法阁,这里的人要比事务堂多的多,实力大多和佑一般,男男女女,有老有少几乎占了大半个术法阁了,毕竟法术是提升实力的一种,没有人会嫌弃自己所掌握的法术的。

佑寻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而陆师兄径直朝前走去,练气期巅峰的修为,替这些人讲解法术技巧,那自然是搓搓有余了。

陆师兄显然人缘不错,就这短短的一段路,招呼声不断。

术法阁,这里是练气期修士最爱来的地方,不为别的只为提高自己的基本法术,这里由门内挑选出几位顶峰层次,且又精通五行法术的修士在此讲解,法术要诀谁都有,把自己对法术的理解可以拿出来交流,知道自己的不足或是改善别人。

这里听到的法术讲解非常详细,佑当初是有学过初级法术,但那只是粗略的介绍,并没有更深一面的层次,比如,佑当初无意中习得的法术加持之法,在这里同样也能学到。

不知不觉,当佑恋恋不舍地踏出术法阁时,已经是黄昏十分了,他向陆师兄打听了门内收藏最为丰都的典籍室后,驾云返回了自己的住处,他心中有很多疑问,希望灵极山收藏的典籍能解他心中之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