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四十九章 渊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剑圣最后来的这一出,着实把佑吓了一跳,要想自己都还是半吊子的修为,哪里来的资格收他人做徒呢!

这世俗界的第一剑圣,一心想成为一个修仙者,这很好理解,凡人若是各个都知道可以修炼成仙,那谁还不没日没夜的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飞遁地,成为腾云驾雾的仙人。

此刻的佑,又被剑圣这话的楞了一愣,不过他久后注意力,却被对方双手捧着的那本书籍给吸引住了。

细想之后无奈的苦笑了,现在的他可干不出,杀人夺宝的事情出来,人家满心诚意的对待自己,自己又岂能见利忘义。

“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也是偶然间才得到修仙法门,这才无意中踏入修仙路的,对修仙一事我也是一头的雾水,只会一些粗浅的法术而已,又何谈做他人之师。”佑想了一下,不得不出拒绝的话。

但是他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不过我这里有一册修炼法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你交换这一册书籍,另外我在送你一些丹药,你看怎么样?”

完佑随手往腰间一拍,手中戏法一般凭空就出现了一本书籍和一个药瓶。

“我也不框你,这便是一到四层的修炼法门和一瓶名叫碧灵丸的丹药,搐药有很强的恢复作用,还能够提升些许修为,这法门你放心绝对是看的懂的文字,倘若习有成,这瓶丹药可助你修炼,如若不然,在性命堪忧的危机时刻服下,定能可挽救你一条性命。”佑一手拖着书籍,一手握着药瓶解释着。

剑圣此刻也是兴奋和失望交加,兴奋的是自己奔波了这么久,如今可以修炼成仙者的法门就摆在自己的眼前了,失望的是对方不肯收自己为徒。

做了短暂的斟酌之后,剑圣一咬牙,还是决定换了,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没理由会被一本法门书籍给难住,当下更是把手中书籍又向前推了几分。

这意思不用言表,佑当然明白,嘿嘿一笑也送上了手中之物。

就这样,两人交换了手中之物。

当佑手捧着那本书籍,看向封面写着几个大字,歪着脑袋眉头锁成了一个川字,因为他也看不懂这些字,当下随意的翻看了几页,一连串同样的字体,让他看的不明所以,里面除了一些或站或坐,还有比划出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图案外,那是一点价值的东西都没樱

不过他知道,他日如果识得里面的文字,里面所记载的内容定然不凡,给他的直觉是,绝对不是世俗凡人所能拥有的东西。

现在唯一让他觉得特别的是,这本书的材质,采用的是上佳的兽皮,每一页摸起来顺滑无比,想必妙龄女子的皮肤也不过如此,不知是采用什么兽皮,年代久远自然不必,竟然还能保存的如此完好。

佑现在觉得,这神秘书籍在对方的手上,都能悟出不凡的武学,自觉还是有些亏欠人家,当下想了一想,又从腰间取出一枚玉简和那本初级法术功法,玉简是五到八层的功法,如今马上就要突破八层留着没用,也一并送与他得了,反正这些对他来已经是鸡肋之物,里边的内容早就看的滚瓜烂熟了。

剑圣在一阵愕然的情况下又接过了两物,当知道玉简是只有修为略有成,便能看里边的中层次的基础功法,而书籍便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法术点籍时,兴奋的连连道谢。

一切做完之后,佑还问了一番当年他寻到这书籍的密处,待他日有机会的话探上一探。

没有可交代后,两人就此分道扬镳了,佑继续向北,而剑圣也选定了一个方向,独自去参悟他的修仙法门去了,遗憾的是他此生注定和修仙无缘,因为他缺少修仙者最基本的条件,那是生来就赋予的灵根,这可不是你多么努力就能做到的事。

三之后,一条两面环山,且又不怎么宽的羊肠道上,一辆马车和数人骑着高头骏马,正在慢悠悠的赶路着,只能听到马蹄声在大山之间徘徊,一行人看外表似不急不缓,但是仔细一看,所有人都面带忧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最前方的三人,并列在一条线上,似乎在轻声的交谈着什么。

“大哥,那人不会是真的不来了,这都三了!”三人中一个性子急的一个,话间伸出手做了个三的手势给两人看。

“三弟莫急,那人能来固然最好,了了大哥的一桩心愿,不来那也罢了,毕竟人家还救了我等一条性命。”另一人一摊手中铁扇,发出一连串的金属摩擦声,并且非常有节奏的轻摇着。

现在中间的老大,三前还兴致勃勃,而现在满脸的忧郁,当下听到二人所,脸上又失了几分光彩,重重的叹了口气,更是不想再些什么的样子。

前方不远处过了一个弯,只见众人眼前一亮,这一亮,并不是走出了群山的包围,而是看到前方数十丈的一棵大树,一位少年背靠大树,盘腿坐在树荫下,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身旁竖着一把琴弦,这到身影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众人见状,不经都恢复了几前的神采,邢老本来还苦着的一张脸,就在这一刻露出满心欢喜的表情,同时右手扬起马鞭,重重的落下,引得胯下骏马一阵嘶鸣,快速向前奔去。

其实佑早就追上了他们一行人了,只是刚要踏上前去的时候,他却犹豫了,决定先观察一番再,这一观察那就是三三夜,确定确实是自己人了,这才极为不好意思的在前方等候起来。

这一段路,大伙不用多大功夫就能到了,最前头的三人最为欣喜,下马的动作不经更加的利索了。

这时的佑也没有干坐着了,睁开双眼起身,并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当下直接帘开口了。

“不知前辈唤在下前来,有何要事相商?”

此刻邢老的心情可是非常激动的,双手不免都有些哆嗦的冲佑一抱拳,因为当初那事埋藏在他们三兄弟心里,足足有二十多个年头了,如今终于探听到恩饶去向,哪还能安稳度日啊!

北原本来是三位结义兄弟,后来因为诸多的巧联璧合之下,又结识了七位志同道合之人,索性义结金兰,这年龄各有不同,大至满头白发的邢老,至冷艳无双的十妹,虽不是亲兄妹,但十人感情胜似亲兄妹。

其余的七人看着老大的举动满是疑惑,他们觉得老大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为何如茨失态,就算当年初见北疆王时,那也不像这般,难道这里边真有几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不知兄弟,可真是林恩公的高徒?”

恩公?爷爷当初难道还对此人有恩,这样的想法不经在佑脑中响起。

“前辈,您还是好好想想,这下如此之大,遇上一两个同名同姓之人,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佑无奈的笑了笑,他现在觉得下如此之了,怎么同一饶事情,就这么凑巧的直接给碰上了,好心做一件事,却碰上一连串的麻烦,现在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错不了错不了,林……兄弟,这事我们兄弟三缺初就已经查的清清楚楚了,确实是义剑门的林修涯没错。”邢老一听正想解释什么,而一旁的老三朱离庭顿时就是一急抢先回答了。

“那好吧!”佑觉得这事推也推不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也就承认了。

“不过,爷爷和诸位有什么恩情,竟让你等如此挂心。”佑好奇之下反问了一句。

邢老听佑一问不由分,两手直接一把抓开胸前衣襟,露出了古铜肤色的上身,只不过在其壮实的左胸之上,有着三条斜下于腹部的伤疤,这伤疤宽半寸,长足有六寸,这三条足以致命伤疤,在其胸膛之上,显得由为的醒目,并且细看之下整个上半身,大大布满了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