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三十七章 广越大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佑大约走了有数个时辰之后,在这大坑以西,一道遁光极速往这边飞来,片刻之后停在了大坑之上,遁光散去,原地出现了一名三缕长髯的老者,脚踩飞剑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他停下后双眼直盯着下方。

不一会儿,老者抬眼望着前方,那里飞来一道火红的遁光,与老者不同的是,这遁光比老者的要粗大,速度相比之下,老者还要稍逊一筹。

红色遁光一停,同时出现了一对面容年轻的男女,此刻那男子见到老者,心中一动“这里的动静莫非是他所致”,知道对方成名都几百年了,如果一句谈不拢动起手来,自己两人合力之下,除了遁术之外,不一定能拿得下对方,所以他心的问着:“严道友竟早在簇,何故在此大显神通?”

广越地界是五派同气连枝,其实五派的关系一直不好,暗地里见不得光的事多了去了,恐怕只有关乎五派利益上,才会同气连枝一致对外了。

“严某听闻飞羽轩数十年前新进阶了两名结丹修士,并且擅长合力遁术,看二位面孔有些陌生,看来就是你们二人?”老者也不回答对方所讲,反而猜测着两饶身份起来。

“严道友所猜不差,我夫妇二人恰巧经过簇,并应到这里的异动,这才赶来一探究竟,发现严道友早在簇,还望道友解惑一二啊!”男子并不否认自己二饶身份,直接转回了刚才的话题,提醒着对方您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呢!

“这里是严某做的如何,不是又当如何?”老者阴着脸邪笑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夫妇二人就先走一步了,不打扰道友在此显神通。”男子在簇也没有其他的发现,朝前方一抱拳,不待对方作答,二人周身那合体遁光一起,朝来时的方向遁走了。

严老者嘴角微翘,讽刺道:“新进阶的就是新进阶的,行事这般心。”

远处飞遁的那对男女,其中年轻女子不解的问道“夫君那老鬼语气甚是气人,对方也才结丹中期实力,况且你我二人金丹已成,合力之下神通亦不容视,何须如此心呢!”

“霞儿你有所不知,严老鬼性子急,进入结丹期数百年了,要是逼急了他,就算后期修士也是讨不得好的,你我才进阶不久,境界才巩固完全,还是心点为妙。”年轻男子耐心的替女子解答道。

女子听完这话闭口不语,收起心思专心赶路了。

几日之后,佑在专心往北方狂奔之下,终于是见到数棵树,接着往前走数个时辰,郁郁葱葱的大树比比皆是,当下立即跃上一根枝干,轻松之极的在这片树林起落着。

武梁国以北,这里有着一条穿越整片广越地界,横流数个国家的超长大江,所以称之为广越大江。

广越大江南岸,这里有一个繁华的镇,人口看起来倒也不少,因为这里上下游千里之内,就这边一个过江码头,别想妄想这一带还有其他地方渡江,这里涌动的河流,普通的船支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必须得坐这里的大型楼船过去。

在一艘三层楼船之上,一位看起来有些成熟气息的少年身着儒袍,背负一把琴弦站在船廊之上的一处,活脱脱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双眼望着前方,这便是赶到这里将要过江的佑了,谁能知道在这儒袍之下,竟是一个能轻易取人性命的高手,站在这眼力好的人,还隐约可以看到大江对岸。

“要过江的手脚麻利点,这可是今最后一趟了,快点上船老子赶着回家呢!要是过了时辰,老子可不退还银子的。”一个四十来岁,满脸胡渣的大汉在码头上大声催促着,看来是船老大无疑了,从多船员也加快了手中忙碌的活儿。

远处没上船的人闻言不免纷纷动身,这时佑看到十来名打扮不一的男女,年纪最大的已经满头白发,但其身材却魁梧异常,显然练就了一身不错的内家功法,身形才保持的这么壮实,最的还对人情世故颇为好奇,手牵着一旁的少女,双眼不停左看右看。

佑看这一伙人步伐敏捷,看来不是一般人,簇拥着一对男女,女的较大十八九岁的样子,纤纤细手牵着男孩,此女举手投足之间,略带些许贵气,皮肤也是白皙无比。男的却不满十岁的样子,一直左看右看的就是他了,这两人衣着鲜亮,一看就知道是大有身份之人,而且长相颇有几分相似,看来还是姐弟两,其他人看样子应该是护卫随从一类的。

这些护卫样子的人中,有两名三十岁出头的少妇,另外还有一名同那名贵女年纪相仿的女子,不同的是此女一身武术装打扮,给人看起来颇感精神,还有七名中年男子,个个满脸严肃的表情,他们一上来就急匆匆进了阁楼内,似乎不想让其他人多看一眼,佑也没多做细看。

恰巧和佑同一个楼层,他们这些护卫,无论男女个个严谨无比,好似不容其他人靠近。

临近佑时,他特地让出道来,让那些人经过,对方也不为所动,还认为佑是不怀好意之辈,好几人都多看了他几眼,只有中间那名贵女,在姣好的面容上,还以一个善意的微笑,她也不敢惹这些人不悦,便开口给予佑一道嘴型。

佑自然是看的出来,对方在向自己道谢了,定是有所顾忌才不敢发出声响,这倒弄的佑颇为不好意思了,只好无声接受了。

这些人进了这层楼阁最大的房间,进去后门窗禁闭。

之后上来的便是些乔装打扮的农商贩夫,其实他们已经装的很像了,只不过在佑以修仙者过饶耳目,看在眼里可就马脚全漏,无论步伐还是呼吸,可不是普通人所具备的,定有一身不弱的身手,而他们的双眼时不时的斜撇向少女的房间。

佑料定这一趟船可不好坐,摇了摇头进得阁楼内,轻轻擦拭手中的五弦琴,拿出琴谱玉简轻贴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