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中华小厨娘 > 第209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蓝色的天空在朱砂中摇曳,在纸上,瞬间,纸上覆盖着朱砂水印。

看到这一点,程如学的心如火如荼,因为脸上的愤怒而烦恼:“蓝天翔,你的意思是什么?Tinger是我祖父手掌的苹果,她是千金小姐!你的身份是什么?一个平头的人。是的,是的,你很好!我的女士可以穷吗?她是一个国家,仙女是将军,国际象棋和书法都精通,她无法与你相提并论?啊?”

发生了什么?

他们身边的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蓝天翔和程如雪身上,心灵猜到了千万。蔚蓝的天空,蔚蓝的天空和池玉玉莲,苏一峰的家人,却直接冲到了蓝天翔和成儒雪的一边。

蓝天很美!

程如学的言行,他真的无法理解,刚刚完成,怎么这么盲目?

蓝天翔敏感到困惑,他的头发尖叫道:“雪姐,你这样做吗?”

“你做到了吗?”程如雪哼了一声,怒不可遏,他的牙齿尖叫道:“你问我这样做吗?我想请你这样做!亲是固定的,不给小礼物,这算小姐,我的家人没有你总是可以给你一封情书!?我的女士不想让你为她画一张照片。你喜欢画画吗,不画画,不能说出来吗?什么臭?什么样的?爷爷的脾气?你觉得你很棒吗?你认为我的家人依赖你,你没有结婚,你不能没有它吗?你-“

“雪儿妹妹,你在哪里谈论?”蓝翔翔像雪一样把路弄坏了,皱着眉头:“我什么时候放架子的?这位年轻的大师什么时候发脾气?你什么时候说你没画这位年轻女士?”?”

“嘿,还在争论!”程如学伸出手,用朱砂水印指出桌上的纸。李说:“那我问你,你的意思是什么?”

“没什么有趣的吗?”兰香香很疑惑:“我想画画,哦,问题是什么?”

“嘿?有什么问题吗?嘿,好!你没画画?你画画!你画画!我让你画画,但我的女士,这张纸是这样的,我看你可以画出多么鬼!”

“哦,然后我画了?”

“你画啊!”程如雪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愤怒极了:“敢把我家小姐画成丑八怪,看我怎么收拾你!”

“嘻嘻,雪儿姐姐,你想收拾我哥啊?”蓝天馨笑颜如花道:“你认为你有机会吗?”

“你说呢?”

“没有!”

“没有?”

“对!一丝丝的希望都没有!因为他会把我嫂子画得很美很美,比天仙都美一百倍!”

“哼哼,小丫头,你做什么梦?这可是白天!”

“谁做梦了?我清醒的很!”

“清醒的很?那你为何满嘴胡话?”

“谁说胡话了?”

“你啊!画纸都乌涂成这样了,蓝天翔他怎么把婷儿画得比天仙还美?你这不是做梦是什么?不是做梦,怎么可能如此瞎胡扯?”

“唉——”蓝天馨摇头一声叹息,很是无语道:“我不想跟雪儿姐姐你争吵,不出十息,你自会觉悟!”

“觉悟?觉悟什么?”

蓝天馨伸手一指桌案上蓝天翔正认真描绘的画作,道:“你自己看喽!”

程如雪一低头,当即便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因为她看到蓝天翔正双手挥毫,笔走宛若龙腾飞、又似凤起舞,动作潇洒极了!关键是,画纸上的那些朱砂印痕,在蓝天翔的笔下瞬间就变成了朵朵娇艳的桃花,怒放的、含苞的、带露的、残缺的、坠落的……无一不逼真,无一不恰到好处!而桃花深处,寥寥几笔,衣带飘飘清丽脱俗的苏雨婷便恍若仙子般翩然走来,生动、传神至极!

人面桃花相映红,春风十里不如它,简直绝了!

十息不到,蓝天翔收笔,画成。

蓝天翔淡淡一笑,看向目瞪口呆的程如雪:“雪儿姐姐,这画可还行?”

“岂止是行,简直神作啊这是!”说着,程如雪脸色一沉道:“不过,你小子不厚道啊你!”

“此话怎讲?”

“明明是要画一幅极品,为何不告诉我?我是没多少见识,可咱好歹也算朋友不是吗?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为何故意当众让我显得很无知让我丢人现眼?”

“雪儿姐姐,这能怪我吗?你根本就不给我解释之机啊你!”

“怎么不怪你?就怪你!就怪你!”

“好好好,我错了,都怪我,全怪我!”

“这还差不多!”程如雪嘿嘿一笑道:“真没想到,你小子还行啊,榆木脑袋也能开窍儿,这才多大会儿,情商噌噌暴涨一大截啊!”

“呵呵,这还不都是你这个先生水平高教得好嘛!”

“嘻嘻,行,真是越来越上道了,有前途!有前途啊!”说着,程如雪看向苏雨婷:“婷儿,你可以啊你,眼光真毒啊,七岁就看出蓝天翔这小子不一般,认定了他,你厉害啊你!得郎如此优秀,今生还复何求?羡慕嫉妒恨煞人啊你!”

“懒得跟你废话!”一脸羞红的苏雨婷说着,伸手就捏住了拿在程如雪手中的那幅蓝天翔刚画好的画:“把画给我!”

“不给!”程如雪猛的一拽,将画完全掌控在手里,随即左手将画高举空中,右手挡着苏雨婷,冷笑道:“想要吗?”

苏雨婷狠狠一点头:“想!”

“你做梦!”程如雪坏坏一笑道:“我就不给你!有本事,你来抢啊!”

“给我!”

“不给!”

程、苏二人,一跑一赶,追逐着,满花园嬉闹起来……

少女猛如虎啊,惹不起,我服了!别追了别追了,我给你!”程如雪被追了半天,实在跑不动了,只能停下脚步狂喘,乖乖地将手中的画递给了苏雨婷。

接画在手,苏雨婷喜不自禁,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

见此,程如雪唉声叹息:“小姐,不就一幅画嘛,你至于吗你?”

“至于!”

“唉——”程如雪以手捶胸,一脸心碎的样子:“见色忘义,有了夫君不要姐,为了一幅画,你竟然玩儿了命的追我,真是太伤我心了你!”

“这你能怪我吗?”苏雨婷理直气壮道:“画是小羽画给我的,你为何不给我?”

“真是个没良心的!这可是我让蓝天翔画的好不好?我看看都不行吗?”

“为什么要让你看呢?”苏雨婷嘻嘻一笑道:“你想看,你让你中意之人给你画啊!”

“净说废话,我哪儿来的中意之人?”

“不是吧,今天这么多出类拔萃的人,姐姐你就一个也没看上眼?”

“没有!”

“大姐啊,你眼光也太高了吧!咱青州最优秀的青年才俊可都在这儿了,你一个也没相中,我说你到底是想找一个什么样儿的啊?你不要太挑剔了行不行?”

“不行!”

“为何?”

“哼哼,若是昨天你没认出蓝天翔那家伙,今天你会随便挑一个托付终身吗?”

“当然不会!”

“为啥呢?”

“因为我只喜欢小羽啊!我早就发过誓了,今生非他不嫁!其他人,就算他再优秀,我也绝对不可能喜欢他!”

“就是嘛!”

“就是什么?莫非……雪儿姐姐你也早已心有所属了?”苏雨婷一脸惊奇道:“不可能啊,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大姐,你快告诉我,他是谁?性别、年龄、职业、家庭住址、兄妹几个、高矮胖瘦、黑白丑俊、有无不良嗜好?总之,有关他的一切,我都要了解,你快告诉我!”

“你想知道啊?”

“想!”

“真想?”

“真想!”

“嘿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因为我是你妹啊!”

“你是我妹,我就得告诉你吗?”

“是啊!咱们可是最亲近的人,你不告诉我,那你要告诉谁?”

“我想告诉谁,就告诉谁!总之,就是不告诉你!”

“这是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我不想!”

“人家非常想知道,你就告诉人家呗,好不好嘛!?”

“不好!一点都不好!”

“你……”

“怎样?”

“可恶!”

“我就可恶了,怎么着啊?嘿嘿,我不告诉你,我不告诉你,我就是不告诉你,不告诉你!我气死你,气死你,我就是要气死你……”程如雪不理会苏雨婷,开心的唱着,迈步昂然走向苏一峰等人。

“哼,不告诉我,人家还不想听呢!纸包住火,我终会知道他是谁!”程如雪说着,也迈步朝苏一峰等人走了过去。

很快,程、苏二人便来到了苏一峰等人的身边。

而此时,苏一峰刚刚将众位才俊的画作点评完毕,一见程如雪,登时呵呵一笑,朝众青年才俊一挥手,朗声道:“各位的才华、品德都很出众,我很喜欢!不过呢,我就一个大女儿,所以只能选择一人当女婿!我大女儿程如雪长得如何,我想大家也都早已看到,废话我也不多说了,真心喜欢她的,请现在就站到我的左手边儿吧!”

闻言,不知道刚刚程如雪是在跟她开玩笑的苏雨婷,张口就想告诉苏一峰程如雪早已心有所属,让他不必再麻烦了。但一想,自己老爹让人通知这些青年才俊来的时候,说的可是给自己跟程如雪择婿啊,自己已经有了蓝天翔,现在再告诉大家,说程如雪也早就有了心仪之人,根本无意相亲,那这不等于是说,自己的老爹故意忽悠大伙是个骗子吗?这无异是当众抽自己老爹的嘴巴子啊!这可是会让自己的老爹失人心、降威望的!这怎么可以?扭头一看程如雪,见她丝毫也没拦阻自己老爹的意思,苏雨婷打定了主意,坚决不能说!

因此,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而就在她思想斗争要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同时,一百多号人迅速站到了苏一峰的左手边,很是规矩的排成了好几队。

“嗯——不错,我家雪儿还是挺受人欢迎的嘛!”苏一峰挥手一指左手边的众人,朗声道:“我知道,有人不是真心喜欢我家小雪儿!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这没什么,你们大可不必给我面子!否则,我家小雪万一选中了你,你不幸福,我家小雪也难过,对谁都不好!所以,请纯属凑热闹的人,马上出列站到一边去吧。”

话落三息,无一人出列。

真不诚实啊!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苏一峰明知有人动机不纯,但为了顾及那些人的颜面,他也不愿当面点名将他们给揪出来,只能叹息一声,高声道:“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既然有人愿意委屈自己,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以后若是后悔了,可怨不得别人。最后给你们三息时间,若非真心喜欢我家小雪儿的,请出列!否则,可要继续了。”

眨眼,三息时间过去,依然无一人走出队列。

苏一峰无奈,只能扭头看向程如雪:“雪儿,喜欢你的人,都在这儿了,你好好瞧瞧,看中意谁!”

“好!”程如雪一声应答,却并没走向“喜欢”她的那些人去观看,而是气沉丹田,高声朝那些人喊道:“你们给我听着,我就是州牧府的一个丫鬟,企图通过我而得到利益的,趁早出列有多远滚多远!否则,若是被我发现,我要他命!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过时后果自负!”

三息时间眨眼就过,没一人出列。

开玩笑,这群人可没一个是傻子,脑瓜子一个比一个好使,打死也不能出列啊!这要一出列,名声臭、前程毁、大好人生可就完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接着说了!”程如雪深吸一口气,大声道:“我脑袋不大灵光,反应迟钝,跟我成为夫妻,后代或许也会很笨,怕自己子孙后代不聪明的,出列!”

程如雪话音未落,十好几个家伙噌噌就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当然,这些家伙只有三四个是真怕自己后代脑瓜笨的,其他的多半是因为程如雪说的上一个原因,剩下的那就真是根本不喜欢程如雪,纯粹是闲得蛋疼凑热闹的。

“好!终于出了几个实在人!”说着,程如雪再次大声喊道:“我脾气很差,冲动鲁莽,常常惹事儿,受不了我这性格的,出列!”

程如雪话出口,众人之中又出去了几个家伙。

等了三息,见再无人有出列的意思,程如雪继续道:“我本事也不行,除了会点粗浅的功夫和做点普通的饭菜之外,什么织布绣花、缝缝补补之类的女红,一概不会,不能忍受自己的婆娘如此没用的,出列!”

程如雪话音未落,十好几个家伙便走出了人群,随即又出去了几个。

紧接着,程如雪又一再开口,说了很多条件,像脚太臭的,她不喜欢;有不良嗜好的,她厌恶;性格懦弱没担当的,她鄙视……

总之,一通条件下来,着实让她淘汰了不少人。

最后,在还剩九个人的时候,她实在想不出合理的由头了,便围着九人转了三圈,样子很是认真的观察了九人几遍,选定了一个周围九层以上的人都认为她绝对不可能选择的人——一个样貌普通,看起来憨厚老实甚至是有点傻的家伙!

见此,十之八九的人在心中骂程如雪有病、眼瘸、猪油蒙了心!

而蓝氏姊妹、苏一峰一家、池玉莲以及其他几个年长的武林名宿,却打心底佩服程如雪,认为程如雪太聪明了,真真是大智若愚啊!

程如雪选定了夫婿,蓝氏姊妹、苏一峰全家以及几个与程如雪关系不错的江湖前辈,都由衷为她感到高兴。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苏一峰夫妇了,恩公的女儿终于有了归宿,他们多年的心病总算是根治了,自然开心非常。

因此,苏一峰准备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下,朝众人一拱手,朗声道:“各位才俊,如果有急事儿的,可以先行离去;若是不太着急,我很希望大家能留下来吃些饭菜,小饮几杯!”

“多谢大人!”众才俊躬身施礼,随即有几人真有事儿,告辞走了,剩下的则等着宴席开始。

可突然,一个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才俊,却朝苏一峰一拱手,问道:“苏叔父,不是说婷儿妹子今天也择婿吗?”

闻言,众才俊全都看向了苏一峰,神情很明显,都想知道苏雨婷的事儿为何不说了呢?

见此,苏一峰呵呵一笑道:“不择了!”

“为何?”魁梧才俊皱眉道:“不是事先说好的吗?”

“是啊!可她的有缘人昨天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所以……”

“婷儿妹子的有缘人!谁?”

苏一峰伸手朝远处的蓝天翔一指道:“就是他了!”

“蓝天翔?”

“没错!就是他!”

“这……这怎么可能?”魁梧才俊语气不善道:“婷儿妹子怎么会喜欢他那样瘦不拉叽麻杆儿一样的家伙呢?苏叔父,就算她喜欢,可她还小,不懂事,你可是她的父亲,你怎么会同意呢?你逗我们玩呢是吧?”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苏一峰有点不喜道:“婷儿喜欢谁那是她的权利,也是她的自由,谁都无权干涉!还有,天翔怎么了?是,没错,他是瘦小了一点,可那又能怎样呢?文榜第一不是他吗?武榜魁首不是他吗?特考最高奖金的获得者不也是他吗?考试中一再创造纪录,魁星台上力挽狂澜,如此表现,天下几人能与他比肩?”

“叔父说的没错,蓝天翔那家伙是优秀,可就他这样儿,一看就是个夭折的命,你怎么能让婷儿妹子一生的幸福葬送在他的手中呢?你——”

“你放肆!”苏一峰一脸阴沉道:“看在你爹跟我出生入死多年的份上,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再敢口无遮拦胡言乱语,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苏叔父!你可以对我不客气!但为了婷儿妹子的幸福,我不得不说,因为我才是那个最最爱她的人!”魁梧俊才一脸不惧道:“苏叔父,你可还记得以前?”

“以前?什么以前?以前怎么了?”

“以前,我向你们求亲,想让你们将婷儿妹子许我为妻,你们不同意,理由是周俊才最适合她!我当时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我说周俊就是个人渣靠不住!结果怎样?我的话可有一点偏差!?我的眼光非凡精准,从没错过!我说蓝天翔他是个短命鬼,他就一定是个短命鬼!你让婷儿跟他,婷儿绝对会守寡!她——”

“你给我闭嘴!”苏一峰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极其愤怒的挥手指向魁梧俊才,森冷道:“吴鹏,你给我听着,若是想留下来吃饭,你就当自己是哑巴,否则,我们州牧府不欢迎你,你马上给我离开!”

“离开就离开,你以为我稀罕吃你家的饭菜啊!”吴鹏很不客气道:“我告诉你,我认定了婷儿妹子,今生她只能是我吴鹏的女人,我娶定她了!其他人,谁要敢跟我争,哼哼,我要他命!”

“哼,你个狗东西,你真是活腻了你!”蓝天馨的怒骂之声突然从远处传来,众人刚一抬眼,她却已然出现在了吴鹏的面前:“你个王八蛋,敢打我嫂子的主意,敢咒我哥死,你信不信我这就灭了你啊?”

吴鹏冷哼一声,丝毫不惧道:“小杂碎,胎毛未褪,口气倒是不小!想灭我?哼哼,你敢吗你?有种你试试!”

闻言,周围众俊才,不由心中暗骂吴鹏狂妄、愚蠢、猪生的、脑袋被驴给踢了……

而苏一峰则是被吓了一跳,因为蓝天馨的个性他还是比较了解的,那真不是一个手软的主,对惹到她的人,那绝对是不带一丝客气的,别说是杀了,就是将那人给直接活刮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他极讨厌吴鹏,可好歹吴鹏的老爹也是他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是他的生死兄弟啊!这要让吴鹏死在州牧府,那他如何跟吴鹏的老爹交代?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吴鹏死在州牧府,必须阻止惨剧的发生。

因此,吴鹏话音未落,苏一峰便恨然一指吴鹏,厉声骂道:“混账!你给我滚!”

“滚就滚!”吴鹏一脸不屑道:“苏叔父,你给我记住,今天你如此对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因为,你会为此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呦嘿,你个狗东西,可真是嚣张狂妄的撑破天啊!连州牧大人都敢威胁,我岂能留你!?给我去死吧你!”蓝天馨毫不客气,话音未落,左手一抖,直接就是数道闪电,咔就劈在了吴鹏身上。

登时,吴鹏毛发倒竖,“扑通”一声,一头就栽在了地上。

见此,苏一峰当即就愣住了,因为他以为蓝天馨真的要了吴鹏的小命。

而周围的众人,也都傻了眼。

不过,蓝天馨虽然个性冲动,但却不是个没分寸的人,虽然她不清楚吴鹏跟苏一峰到底有何渊源,但从苏一峰对吴鹏的态度她能看出,她若杀了吴鹏,苏一峰一定会很为难。

因此,她虽真想要了吴鹏的狗命,但还是忍住了,只是放了几道筷子般粗细的闪电,让吴鹏吃了点苦头而已。

时间不长,大概也就过了三息左右的样子,吴鹏便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一眼看到蓝天馨正手抓一头大闪电球恶狠狠的看着他,登时惊恐万分,心胆欲裂,腿脚发软,慌忙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州牧府。

而当这厮逃出了州牧府好几丈远,见并无人追来,双手一叉腰,对着州牧府的大门便很嚣张的叫骂起来:“王八蛋,你们都给老子等着,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把扒你们的皮抽你们的筋,将你们大卸八块剁碎了喂狗吃!你们给老子等着……”

吴鹏叫骂,引得不少路人围观,猜测、议论之声四起。

见此,吴鹏更加来劲,音调陡然飙高,且越骂越恶毒。

这真是太过分了!

州牧府的门卫虽然都认识吴鹏,也知道吴鹏武考排名九十三,功夫了得,不好惹!可身为州牧府的门卫,岂能容他在此撒野?

因此,几个门卫同时上前,说狠话想让吴鹏离开,结果却被吴鹏给暴揍了一顿,打得是鼻青脸肿、门牙掉、口喷血,其中两人手臂被折断,更有一个门卫被直接打昏死了过去。

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

一个门卫飞奔如府内,将此情况告知给了苏一峰,可把苏一峰给气得够呛,一边的蓝天馨更是心头腾然火起,二话不说,脚一点地,身子噌就朝州府大门射了过去。

然而,待蓝天馨奔到大门外,扫视了几遍,却哪儿有吴鹏影子,这厮早兔子似的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