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五百六十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轻易抹杀在场的月泉宗弟子,叶小孤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悲,伸手虚握。

伴随着气劲引动,丝丝缕缕的黑色气劲包裹之下犹如抽丝剥茧一般将那些血色精华全都炼化吸收。

直到这时,刚才随行的店小二才突然走到他面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只不过还没等他磕几个响头,叶小孤早已伸手将他扶起来,随口说道。

“你们这客栈还不错,万事都很周到,我还会在这里住几天,出了事我担着,一切都照旧便可。”

他说的这番话在这店小二听来也只是当做大话而已,不过见着他不责怪,这店小二到底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月泉宗在临江城这么多年,如今突然出动这么多弟子,没想到竟然还被轻易抹杀。

一时之间,这店小二也暗自生怯,寻思着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开溜了。

没想到他这边刚想开溜,叶小孤随手抖了抖长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头看了看他,随口说了一句道。

“你们店的河虾和河鱼不错,你给我再上两盘,稍加打理就行,不要煮熟了。备上点儿葱姜蒜,我自己备佐料。”

“……小的明白。”

他把话都说到这儿了,即便是这店小二再怎么想要溜,这会儿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一句。

没过一会儿,叶小孤悠悠然然的走回房间还没和楚清秋说两句,那店小二就小跑着将一应鱼虾送了上来。

没怎么多说话,他送完这些东西,扭头就“咚咚咚”的跑下楼,一时倒是让叶小孤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这小子的腿脚倒是挺利索的……夫人,来,为夫给你做个鱼生。”

楚清秋这会儿坐在桌边,佯装没有出门,自顾自的还夹了一口菜想要掩饰一下子心中的情绪。

如今听着他这么一说,一时还免不了看了他一眼,好奇道。

“鱼生?那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你,还说是潇,湘书院的弟子,这点儿小常识都不知道。古法就是以新鲜的鱼贝类生切成片,蘸调味料吃的……”

“那不是生鱼片吗?你傻?”

“我……你就说你吃不吃吧?”

“懒得吃~”

这姑娘懒散的应了一句,说是不想吃,这会儿自顾自的又拿着筷子夹着桌上的水煮鱼,只不过戳了戳也没吃的意思。

水煮鱼本来就只有那么一个时候吃起来有滋味儿,稍微一凉了,肉就老了,要是再发出腥,那就真是没法吃了。

当然这也是讲究的吃法,以前叶小孤和老王在一起的时候,连鱼骨头都要嗦两口才放下,更别说这些讲究了。

心念之间,他也没有多想,随手将刚才店小二备好的一应鱼虾放在了桌上。

索性桌上的菜不算多,差不多也就五六个菜,稍微挪了一下正好还能放下这些东西。

那店小二虽是慌里慌张的,这些东西倒是备得挺齐全,油盐酱醋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些临江城特有的调味佐料。

几只鱼虾也是活蹦乱跳的,这会儿被盛在瓷碗里还见着在游。

叶小孤简单的打量了一眼,真动起手来倒也不含糊。

他也没有引动真元气劲,单单只是拿着小刀剔去河虾的虾线和虾头,照着那壳上挑了一圈儿,单单只取出那还略微轻颤的虾仁出来。

“这河虾其实不太适合生吃,不过想来夫人也不是那讲究的人。”

“哼~我哪能有你姓叶的讲究。”

这姑娘话语之间略带着讥讽,不过他权且当做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调制着酱料,介绍道。

“按理来说我该给这虾做个造型的,至少给留个壳的。这虾壳其实挺提鲜的,平常若是煲汤还挺不错,不过知道你怕麻烦,我也给你都备好了。”

“……”

说话间,他将什么葱姜蒜都做好了,径直将那虾仁儿沾了两下,亲手喂到了楚清秋嘴边。

“来,张嘴。”

“瞧瞧你这殷勤劲儿,我若不是认识你姓叶的这么久,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好人!”

“别说了,这鱼虾就是讲究个鲜劲儿,你现在若是不吃,一会儿可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滋味?今天我还真算是见识了,前脚杀了几十号人,这扭头还能殷勤的剥虾调酱的,你也算是人物啊。”

叶小孤闻言,手中的筷子停在她面前,眼底却并没有闪过什么冷厉威胁之色。

“先试试这虾。”

“我……”

“试试这虾。”

连说了两遍,他的语调不见任何转变,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是楚清秋却分明的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她虽是喜欢挑衅他,但是还真是吃不消这挑衅带来的后果。

犹豫了一下,这姑娘还是抿了抿嘴儿,缓缓的张开了嘴。

还没吃到虾仁的味道,感觉倒是略微的有些凉嘴儿,不过这凉拌的虾仁的确是有些讲究。

楚清秋吃了一口,隐约就能感觉那种生鲜难止的味道,的确是称得上一品。

她昔日说是在书院修行,其实和大部分的宗门弟子不太一样,她一直来往于龙门掩月楼,其实对于这些世俗菜肴还不见着少吃。

唯独叶小孤做的这个虾仁儿,的确是让她感觉眼前一亮。

“如何?是不是感觉特别的鲜?”

“还行吧,就那样。”

“吃鱼吗?这个也是我让店小二特意准备的鱼。一般做生鱼片的都是鲤鱼鲈鱼之类的鱼,不过都带着点鱼腥味儿,这种鱼是他们这儿特有的,就是我们来的那条河里的小银鱼。”

“我怎么看你好像还挺积极的?姓叶的,你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吃这鱼虾不成?”

“那倒不是,是为了让你吃顿好的。为夫自感亏待了夫人,怎么着现在也得补偿一下。”

他说得坦诚,落到楚清秋耳朵里,莫名的还让她皱起了眉头,不耐烦的说道。

“老娘没心思陪你演这么一出蹩脚戏。刚才那些人说是你拿了他们什么东西,你觉得他们是不是有意找茬?”

“有意倒是说不上,这里也算是座大城。来往的行商走卒不说,即便是不入宗门的散修也不止二三,应该没有理由专门来找我们的是非。”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真的是循着什么线索找上你的?”

“那估计也算不上,我们连板凳都没坐热,他们就来了,怎么说也太赶了一点儿。应该是有人通风报信,感觉我们太扎眼了吧。”

随口说了几句,他手上的动作也不缓。

这小银鱼不同于寻常俗世一般做生鱼片的鱼品。

一般做生鱼片都不会选太小的鱼,一则不太美观,二则就是鱼刺比较难处理。

像是俗世酒店里面一般比较顶级的三文鱼刺身,旗鱼刺身一类的都比较大,动辄几百斤,切起来也是方方正正的和牛肉差不多。

这临江城的这种小鱼或许是因为这里特殊的地貌,非但是没有一丝半点儿的鱼刺,肉质也是嫩得有些夸张。

寻常三文鱼都说是做生鱼片的好鱼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里面有厚厚的脂肪,吃起来有这样的鲜嫩的口感,但是这临江城的小鱼可是天生的肉质就有这品级。

也难怪叶小孤刚才非得特意要上几条,叮嘱店小二送上来。

这些小银鱼看起来和寻常的鲫鱼差不多大,一只鱼没多少肉。

即便是他的刀工,这会儿捣鼓了大半天也没见着收拾个什么模样来。

楚清秋在一旁听着他的几句分析,暗自震撼不已。

虽然平日里就知道他不是看起来那么随性纨绔,但是这三言两语之间的缜密思量。

无形之中却已经将这周遭的一切动向都过了一遍心思,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随性不羁。

即便是早就熟知他的为人,这姑娘这会儿看着眼前的叶小孤,心中却也难免闪过几分忌惮。

他越是嘻嘻哈哈,越是让她分外警醒。

只不过……

“清秋会做鱼吗?要不你来试试如何?我这手太大了,不太好收拾这种小鱼。”

“滚~”

她没好气的应了一句,下意识的就转过头想要摆脸色,只不过这刚拉下脸突然想起来刚才他的言语,心里暗自难免有些担心会不会真的被他记恨。

犹豫了一下,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也不敢太嚣张,径直走到他身边,皱眉道。

“让开!”

“清秋会做鱼吗?这倒也稀奇,我还以为你真是大小姐的脾气来着。”

叶小孤随口玩笑一句,说话间手上还没停,不过楚清秋这会儿有意过来示好,自然是不会再坐回去。

“你看你这收拾成什么样,鱼头都给捣腾碎了,你也别收拾了,让我来吧。”

“你真要来?”

“废话!”

说话间,楚清秋顺手抢过他手中的小刀,自顾自的拿出一条小银鱼就开始下刀。

她虽是没下过厨,不过怎么说也是玩儿精巧器物出身,那些傀儡构件比这小鱼可难收拾多了。

只见着她手中小刀闪过一道道残影,小银鱼身上的鱼鳞连片倒飞而起,一时之间还真是让叶小孤开了眼。

“夫人好手艺啊。”

“哼~”

伸手不打笑脸人,逢人见面夸三分,这好话谁都听不腻,即便是楚清秋也颇为受用。

她这边正在打理着小银鱼,叶小孤却擦了擦手,轻笑着走到了她的身后,闻了闻她发间的香味,轻叹道。

“人生得意,莫过于遇良人。夫人便是我叶某的良人。”

“……”

楚清秋手中的小刀一顿,柳眉不自觉的皱了一下却没有应声。

她还担心着叶小孤这心机太深沉,以后会不会翻旧账,没想到她这不应声,叶小孤却开始闹腾起来。

一时之间,即便是她再怎么想忍也忍不住把小刀一拍,皱眉道。

“你再蹭一下试试!真是长本事了?!”

“清秋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怎么像是新姑娘似的?”

“我熟你大爷!你滚不滚!”

楚清秋说着说着不知从哪儿窜起的心火,反手提着那小刀,看也不看就是一划!

只不过她这手都没抡出去,叶小孤照着她的手肘窝一捏,直接封了她的气力。

只听着“咣当”一声,小刀落在地上,两人四目相对之间,目光却不太友好。

“楚清秋,你到底在闹什么?我怎么感觉你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初你不是挺喜欢这样的吗?”

“我喜欢你x!你给我松手!”

“你自己说你去过掩月楼,当初也是你自己先动的手,平日里也挺积极的,为什么现在真成全了我们,你倒好像是小猫变老虎似的?”

“我tm……”

这姑娘张嘴便骂,根本没给他细说的机会。

偏偏叶小孤也不是什么说话的人,左右是说不定,目光一冷,反手就将案板上的鱼堵着楚清秋的嘴。

这一下反倒是把这姑娘给吓了一跳,心里下意识的也开始有些发虚了。

“好吃吗?这种鱼片不用什么调味。”

“……”

他这会儿说话好像还挺和气,楚清秋心里也有些发虚,下意识的就乖乖巧巧的嚼了两口,连什么味儿都没尝出来就心虚的点了点头。

她这么乖巧听话的样子,总算是让叶小孤嘴角微微一扬,脸上略微带着几分笑意。

只不过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却听着叶小孤轻声说道。

“吃饱了也得办事了。清秋生得这么秀雅温婉的模样,就为叶某生个女儿如何?”

“你有病啊!”

嘴里的生鱼片三两口嚼完了,她正好听着这话,张嘴就迎头骂了他一句。

那嘴边没来得及吃的半截小鱼直接就吐到了叶小孤的身上。

一时之间,叶小孤没什么反应,楚清秋反倒是心里心虚得不行,扭头就想要开溜。

偏偏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叶小孤就拽住她的胳膊,轻笑着凑近她的耳边耳语道。

“我自觉这是非纷扰不断,怕是难逃这诸般算计,所以这些年也在考虑后事。清秋姑娘昔日也算是潇。湘书院的门生,书香门第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有帮助。”

“……”

“别费心思了,我知道修行之人引动气脉会封堵一些穴位,一般是没法要小孩儿的。不过我如今修为勉强到了这么个层次,你就是封闭了脉门,我也能给你打开弄点儿进去。”

“姓叶的!你就是个畜生!”

“你才知道?”

叶小孤咧嘴一笑,看起来还挺阳光的样子。偏偏在楚清秋眼里,这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恶心和邪恶。

“以后生个姑娘就叫叶秋雅,有你的名字也算是不枉你为我辛苦一场。”

“姓叶的,你tm能不能做点人事儿?说点人说的话?就当做我楚清秋求求你了,不说多少,你多多少少做点儿人事行不行?”

这话语之间,楚清秋还真是抱拳对着他摆了摆,一时还煞有其事的样子。

只不过叶小孤眼里的笑意却是不减,仍旧是笑眯眯的看着她,轻声道。

“楚清秋,你到底在怕我什么?或者说如今你这么慌乱,并不是因为怕我,而是因为走错了棋略微有些不知所措。”

“……”

这话一出,她脸上的怒气一消转瞬竟然还掩不住的小脸儿煞白一片,分明就是被他说中了心思。

见着她这方寸大乱的样子,叶小孤笑了笑却也没有继续追问,仍旧是笑着给她一个拥抱,轻声耳语道。

“如何算计都好,若是有本事,叶某这条命给你也无妨。不过你楚清秋,我非得给享受到发腻不可。”

“……你没这么多时间了。”

或许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刻,她目光微微一定,最后还是选择了坦诚。

只不过她选择坦诚,叶小孤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显几分,一双眸子也盯着她直发绿光,像是快要流口水了似的。

“晚了,现在就是天塌下来,我也得先让你受点儿教训。”

“冯宝儿的事你也不管?如果我告诉你,白菲菲已经受方清城所托去了朝天宫,你会怎么办?”

“那我也得先办你啊。”

“哼~你别看轻了白菲菲和她身边的帮手,那些人本就是方清城留下的暗子每一个都有所长,尤其是其中几个拥有八门传承的人。在你消失的这数百年间,他们都通过吞噬血色精华获得了提升,并且轻易觉醒了八门传承之力!”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其实这些话已经不算是坦诚的范围而是她和叶小孤好了这么久,稍微加上了些个人情绪。

若是不然,她也不会啰嗦这么多,直接就催着他去送死就行了。

偏偏她目光之中略带着几分犹豫未尽,叶小孤却凑近她的脖颈间嗅了嗅,故作享受道。

“楚清秋,我说我要玩得腻了再管这天塌下来的事儿,你没听明白?”

“疯子!!!”

“谬赞了,清秋姑娘,别说什么八门的事了,再吃点儿生鱼片,一会儿该办正事儿了。”

“……姓叶的!是我看错了你!”

“你何时又看对过我?楚清秋,你那小算盘打得倒是响亮,以后我再和你理理。大爷今天高兴,好吃好喝的都给你了,你也得给我好好伺候着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