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1106章 两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扑扑扑的声响自天上传来。

深城地面上的人们好奇地仰望。

这两天,整个城市都变得不寻常,部队协管了这里,还有很多新奇的建设项目,天空中经常有直升机来来往往,更有人从广播和电视里听说了许多“好”消息。

阳光炽烈,机舱也很热,好在有空调。

周正眯起眼往外看,大地铺展,半是农田半是城市。

飞机编着队,李一鸣飞在前方,不远处就是珠江,浑浊江水冲进海里,半黄半青,说不出是什么颜色。

直升机划了个弧线,周正已经看到了国贸中心,这座主楼基本算是盖好,就差内部的装修,但也被叫停。

李一鸣目光很淡,机器的噪声似乎对他没什么影响,飞机沿着江岸一路往北。

江面上,有轮船有木船,江边两岸,低平杂乱的建筑间杂着一块块色泽朴黄的田地。

阳光下,几头牛慢慢泡进水里。

周正突然拍了下大腿。

啪!

一本本账本被翻出来丢在桌上,仓库里,印好没印好的各种小说堆在一起,打上了白色的封条。

几个白衬衫的人戴着手铐,沮丧惶恐地坐在墙边,偷偷地换着眼神。

这里的每一个声响,都让他们浑身发颤。

“下面就是虎门了。”副驾驶员轻声道。

陆涛赶紧往窗下看,虎门销烟,人人都知道,昨天在路上过,今天从天上飞,完全是另一种感受。

…...

“为什么不同意?”司徒平急声问道。

“......这...”

李超拿起杯子,摇头,他怎么知道,或许是很忙吧,可话不能这么说。

海外华人这么热情邀请,按说应该给个回复,更不用说还有一国总统。

如果李超可以做主,肯定得来一个“李先生周游六国”的计划。可惜,他都不知道这个李到底是谁,又属于哪个部门,哪个级别,更不用说安排了。

司徒平瞄眼李拒南:“或许是一时抽不开身。唉,中秋将至,若能与李生把酒言欢,想必是极好的。”

在司徒平想来,如今内地又不是封闭不让人出来,这位李先生也不是多大的领导,过来访问一下又能如何。

而且似乎这位年纪并不大,年纪轻轻这种本事,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要结交应尽早。

以往别人要叫自己去见,自己倒是未必想见,现在人家不愿意来,反而弄不明白这里头是什么态度了。

李超轻咳一声,仍是摇头。

“或许我们可去香江见他?”李拒南轻声开口,“他可是在香江工作?”

“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只能汇报一下。”李超喝了口茶,看看两人,“我只是个驻外大使,......”

三人沉默了一会,李超抬眼看了下李拒南:“李会长,生意这些事我不太懂,......”

“李大使请直言。”

“不知道这华人里头可以......”

“放心,华人能做的,当然会照顾。”李拒南倾了倾身,“其实早有安排,一部分肯定是在本地,若是外头的,......”

他看了眼司徒平。

“我们洪门兄弟到处都有生意,处处可以配合,”司徒平迅速接口,“这几天托国家的福,我们做事顺利许多。”

“那就好。”

李超轻轻叹了口气,心想我是说给大陆做点生意,现在完全没看到。

“香江应该在后头。”李拒南低声说了句,“其实现在过来的这些书报杂志还有磁带,都算是香江的生意。”

“香江的...”李超摇头,拿起杯子。

这些年,国内渴求外汇,而眼前就有十个亿的美元摆在这里,要说李超不眼红是不可能的。

可因为地震中的损失只是建筑物,老百姓把家当都保留下来了,现在举目望去,要做的事只有保障吃喝,以及等地震彻底过了之后再盖一遍楼。

吃喝这些东西,国内就算有也来不及运,盖楼,那更不用说,这里本地公司盖楼的本事足够好,毕竟这墨西哥勉强算是发达国家。

就算本地盖不了,那还有美国人盯着这生意。

“最近可能香江那边还要跟这边采购一些东西。”李拒南说了句。

李超叹了口气,他想的是卖东西你跟我说买东西:“大概是什么?”

“有作物的种子,有牲畜,有些大海藻的种子,还有用仙人掌磨的干粉,要许多,这里这东西着实便宜,不值几文。”

李拒南轻声说了几样,“此次地震,海外来墨的船很多,回程运费大降,正好出口......”

前三种李超能明白,这工作之前就开展了,墨西哥海藻在国内黄海都有种。

可最后那个仙人掌...粉,要这做什么?

三人都知道仙人掌在墨西哥是种食材,到处都是,可内地并没有吃这东西的习惯,何况又是磨成了粉?

做干粮?

“那东西并不好吃吧?”司徒平轻嘶,内地难不成缺粮到这般程度。

“或许是想当饲料?”李拒南也不太清楚。

“牛羊并不爱吃这东西。”

李超皱眉想了想,他来这里当大使,这些都需要了解,仙人掌这东西可以吃,却没听说有人拿这个把牛羊喂得多好。

“鸡呢?”司徒平轻声问。

李超摇头:“使馆有养鸡,厨子试过,未见得多好。”

就算好那也不至于从这里运吧!

花外汇弄点鸡饲料回去,这太好笑了。

“我记得......这是药。”李拒南轻声提醒,仙人掌清寒可拔毒。

“是”李超低头想了想:“我老家治腮腺炎,有用仙人掌糊脸的。”

司徒平也点头,知道有此偏方。

“内地......很多人得此病?”两人异口同声,关切问道。

李超摇头:“没听说有很多,或许是有备无患。”

“也是,有备无患。”

李超琢磨了下,暗自记下此事,准备汇报回去,现在看来,国内科技进步可能是各方面的,说不定这仙人掌还能治别的什么大病,那就不宜多说了。

“不管如何,这些事就拜托李会长了。”李超郑重说道,举杯示意

李拒南赶紧拿杯,轻轻一碰:“尽心尽力。”

“这两天,那头还有没有来找麻烦?”司徒平问道,来墨城之后,他跟李拒南聊过,手下江平也把当时情形说了一通。

其中就有个叫张民用的蒋家手下。

李超想了想:“倒是没有,......”

“估计也不敢。”李拒南哼了一声,他还记得当初那张民用带着索尔瓦多过来的情形,犹如鬼子进村。

索尔瓦多逼着这边时,那张某人是半句帮忙的话都没说,现在想起仍是令人牙痒。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如果当时不拦着李秋,让那钵大的拳头揍两下就好了。

…...

三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白云机场一角,前方跑道上停着的一架银色飞机,正是来时那架波音707。

不远处停着绿色吉普车,站岗的士兵,还有民航局长胡逸州也夹在人中,一脸紧张。

风声烈烈红旗飘飘。

“你们两人先下去,帮忙那边搬东西,另外让他们把飞机上烟酒都拿下来。”李一鸣轻声说道。

副驾驶跟陆涛两人下了飞机,又关好舱门,去传达命令。

另两架直升机已经开始搬货。

周正解开安全带,倾了下身子:“刚才我看到江中的水牛,你是不是想让牛从江里漂下来?”

李一鸣回头看看周正:“有这个打算,不过不是随便漂,还得有计划和设备,你回去也不用急着讲出来,让大家都开动脑子,看看有哪些人是有真本事。”

周正轻轻哦了声,然后就看着李一鸣从座椅下面抽了厚厚一叠纸,拿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周正扶着椅背看。

“是什么”

“都有一些,”李一鸣手也没停,目光淡淡看着前头,突然瞄眼周正,“对了,周爷爷,家先是谁?”

周正手一颤:“家先......”

“我在卢平的记事本看到有一页纸上,有很淡的字痕,前两个是家先,后面有个病字头,前面被撕掉了一页,是准备告诉我什么情况,然后又决定暂时不说才撕掉的?字会印到下面的,应该不是故意给我猜吧?”

这么聪明的孩子,什么都瞒不住他。

周正盯着外头,目光复杂,半晌缓缓问道:“你....不知道他啊!”

“不知道,......”李一鸣笔一顿,微微摇头:“我看过那么多书都没这个名字,报纸也没有,过来的资料也没有,他是谁?得了什么病?病得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