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1086章 事故很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摩挲着这毛瓷杯子光滑的表面,看着上面的红梅翠竹,房间里空调轻轻打着风,掩不住挂钟滴答轻响,李建国有些疲累,有些出神。

不用西游用什么?

三国水浒红楼梦?

阴谋阳谋,斯德哥尔摩?

相声小品评书...笑话?

当老子的我终究没有一鸣的脑子和口才啊!

这已经是第三次汇报了,感觉内容越来越具体,互动也越来越多,不再是单方面地陈述汇报,还要解释说服,站在各人的角度,照顾着每个人的心情的健康......

他也越来越能感受到儿子当初的心情,任重而道远,且行且珍惜......现在看真就是这样,不是你说什么别人都会当文件看的。

犹记得那天在和平宾馆,父子俩吃饱喝足,打发了赵红军,站在阳台上一起看风景谈老子。

一鸣改变了想法,他要当个图书管理员,不会简单地把知道的书交待出去,要自己做整理和分析,......

当时天色很美,层云好似千重浪,红霞漫天如战旗,现在回想,似乎当时就已经预示了后面所有故事。

夜里惊变,宾馆的计划,查出敌特网,北上南下,从榕城到杭城,带着个敌特陈长青,参加追悼会,见到了赵山,见到了周正,再组团去了香江。

到了那边,一鸣仿佛一下就挣脱了所有的束缚。

鲲鹏展翅九万里,扶摇直上九重天,没想到我有这样一个儿子!

知道未来从来不简单,要不要改,要怎么改,......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因素和变量。

这两天回想起来,整件事脉络渐清,从去香江前,儿子可能就已经把后面的事大致都安排好了,包括自己的提前进京。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看情况说,这都是两人商量好的。

李建国的建议是说具体办法,少批评,绝对不要涉及路线,李一鸣却是认为,说什么都可以,问题和办法必须一起说,但有些事可以暂时保留在心里。

保留的内容里,就有那个切尔诺贝里的事故,而这件事跟正准备建的电站有关,而电站,又是一个已经准备动工的大项目......

李建国还记得,当时自己盯着那些报道看了好一会,左看右看,像学习文件一样认真,最后得出结论,此事绝对要非常慎重。

毕竟是明年才会发生,而且还是人为事故。

这种事处理起来很复杂,你说人家会出大事,谁也不爱听,可能还会以为你咒他,再说这是国家之间,关系也不属于友好,没赚到感谢反而惹一身骚的可能性极大。

“有那么困难吗?”王真等得都急了,开口催促。

大家都凝神,等着李建国说那个事故,杯子都举了两次,结果人却还在发呆。

纪朋飞更是皱着眉提笔,心里很紧,这事怎么没提前汇报?

李建国是一次事故都没有汇报过嘛!

李建国回过神,咬了咬牙,倾身表情加倍严肃:“这个事要保密!”

众人毫不迟疑点头,提起气,心里早已经忍不住开始胡乱猜测,大概又是举世震惊的事故,是在我们国家?

不对,在我们国家还保什么密?那是在哪?

又是一个墨西哥城事件?

还没发生的?

“嗯,你说。”

“老毛子有个核电站在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明年会发生非常严重的事故!”

嘶~

满座皆惊,目放精光纵横如织,各自心中恍然,难怪李建国那么犹豫,又说要保密,原来是这种事。

纪朋飞也放下笔,这就不能记了,出了这门都不能说的。

“明年?”

“是......”

“什么时候?”

李建国犹豫着要不要说具体时间,想了想还是说了:“明年四月二十六一点左右......”

众人默默记下时间,明年四月底,离现在还有半年,时间很充裕。

只是转瞬间,大家又不约而同眉头紧锁,压力陡然而至,这确实是很棘手。

两国关系现在是缓和了,但绝对也没到亲如兄弟的程度,而且你怎么知道人家会出事故?

你搞出来的?

不是所有好心好意的提醒都会被人当成善意。

你没说中,别人讨厌你,你说中,人家得怀疑你一辈子。

李建国当然知道大家会怎么想,看着众人紧接又说:

“他告诉我,这种人为灾难不是地震,别把时间盯得太紧,因为很多事都会变,也许会提前也许会推迟.....”

“也不一定有?”

“不,有些事一定会发生。”李建国点点桌面,“这个,就是。”

“为什么?”

“这个电站设计有缺陷,管理有问题,这个是内因,所以是经常出小事故,外因是他们搞了一次实验,实验出错处置不当,结果变成很大的事故,......”

内因外因,唯物辩证法。

内因决定了事故发生的必然性,外因影响时间和程度,这个大家都懂。

也许老毛子现在就已经搞那个实验,也许这事故会提前发生?李建国说得到底跟李一鸣掌握的内容有多大差距?

都是未知数。

“多严重?”陈去问,这也是大家关心的,小事故那当然得装不知道。

大事,再研究研究看,反正还有半年。

没办法,已经不是蜜月期了,要是在当年,那怎么也得派专人告知。

可是现在,曾经的前后辈,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关系不复当年,矛盾重重了这么多年。

现在大家都老了,也变了,老问题新问题各自一大堆,相互再牵扯也不是办法。

我们搞改开,为了营造安稳的外部环境,借着那边连死三个一号,特意派人过去三次缓和关系,简直可称之为追悼会外交。

现在,大概是处于“彼此试探后,各自表示好感,小心接触中,希望大家不要关注”这样一种状态。

可自从李一鸣横空出世,这一切又添加了不少变数。

李一鸣在香江那么多大动作,老毛子也有在打听,但都被无视掉,估计人家正在组团分析你。

中国人从美国人那里弄到的机器怎么能有这么大功能,强大到美国人自己都惊讶?

美国人怀疑我们得了老毛子的技术,而老毛子心里肯定清楚这方面跟他们没关系。

别的不说,光是超级计算机可以预测地震这个假情报,说不定直接就让老毛子心生警惕,最少也会影响他们的科技发展路线。

再加上马上要展开的大建设,......夹在两极之间的中国,必须低调而谨慎......

李建国紧了紧嘴做了一个手势:“老毛子为了救灾,把精锐部队调上去,另外还撤离了非常多人,那个核辐射尘是向西飘的,整个欧洲都被影响。这事故有可能影响到老毛子解体的速度。”

“......”

“......”

影响欧洲就算了,老毛子玩这个也不是一两次,但这件事居然影响到解体速度,那就值得好好分析其中的原因,研究个一年半载。

李建国闭嘴不语,等着问题。

虽然有空调,但温度打得不低,这里人又多,有点闷,像是夏日午后,看着天边乌云聚集,等着第一滴水珠打下来。

当时因为初到香江,他根本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他觉得这种事那应该交给首长们考虑,自己父子俩掺乎什么呢?

一周之后,自己从香江那小办公室,坐到了首都京西宾馆的会议室,身边的儿子换成了一堆老首长,儿子在南边工作,自己在这里作汇报......

然后他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儿子是怎么操控墨西哥政府躲过一场大地震的。

再然后,他才发现,原来坏事可以这么变成大好事,人也救了,名也有了,钱也赚了,海外华人也团结了...敌人也都老实了......

可问题是,就算是知道了一鸣的作法,让李建国去用到老毛子身上,他还是不会......这里头变量好像更多。

一鸣可以一个电话打给墨西哥总统,这里也可以,但这么做真的好?

中国强大起来,真是别人愿意看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