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1020章 彻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是的,刚从内地回来。”陈查理点点头说道。

“内地怎么样?”

“内地挺好的。”

“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唔...内地的同志比较友好......”

“还有呢,除了这友好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印象?”

“内地...比较节约,还有就是对生活作风管得很严。”

…...

卢平抱着文件进门,大房间里,只有收音机传来的广播声。

李一鸣依旧在写写画画,看不出一丝疲累。

周正靠在大椅子上,打着小呼噜,已经睡着了,眉头一会拧起一会舒展。

卢平把文件轻轻放在桌边,看了眼边上,轻声问:“睡着了?”

李一鸣点点头,拿起文件翻看。

“这些是全国选调的曲艺歌舞人员名单,各地文工团,国家广播艺术团一共是三百人,...部分人员已经出发,预计四天内陆续到深城。”卢平轻声说道。

看过了名单,上面好多熟悉的名字。

相声小品魔术杂技,评书笑话哪个品种的人才都有。

以往这些人表演节目要么是在电视上,要么就是在某些汇演。

真正下基层虽然有,但绝对没办法让全国人民都看到。

这次南下,对外名义是组织培训准备节庆汇演,但卢平很清楚,这些人来这里,不但是培训,还要直接参与做节目和教材,不是为了节庆汇演,而是为了一个更加宏伟的目标——中国全民大教育计划。

新时代需要新节目,现在就是要充分贯彻寓教于乐,寓学于趣,教用相济,学思并举这十六个字的方针。

但卢平也注意到,一鸣同志要求的第一批人员里头根本没有教师。

“真的不用老师?”卢平有些不解,“他们这些人普遍文化水平不高,能不能讲得好这个不好说的。”

“不用,深城大中小学现在的教职员都要参加培训,另外部队官兵也要参训,”李一鸣头也不抬,“全民教育首先是编出最好的教材,要让普通人能正确传递知识。”

“这里本来就是外地人多,回乡开课也不是他们在教,只是指导学习。”

“哦......”

“你也睡下。”李一鸣一边在文件上标记一边说。

“我...再等会,一会还有文件过来。”

“不用等,工作很多,但人不要一直熬夜,喝一杯温水,睡十分钟对身体比较好。”李一鸣看看他,“减少心脑血管病发的风险。”

卢平轻轻哦了声,牢牢记下,转身捡了另一张椅子坐下。

这电动按摩椅子也是运来的,又大又宽还垫着软皮。

虽然深城地处南国,但夜里海风大,气温倒也不高,坐在这椅子上并不热,卢平身子一窝,就觉得一股酸意从后背漫延全身,瞬间就困了。

眯着眼听着广播。

小小收音机里传出陈查理的声音,卢平看看李一鸣:“这就是那个陈查理?”

李一鸣点点头:“安排他上个节目。谈谈内地见闻。”

卢平扭头看看窗外,这无线电确实好用,可上个电台胡说能整肃风气,这点他不太理解。

这一鸣同志啊!

李一鸣瞥了他一眼,轻声开口:“睡吧......”

卢平眼前一黑,头一偏,立刻睡着。

…...

导播台上红灯闪,有热线电话进来。

导播示意。

江嘉年接通:“让我们来听一下这个热线电话。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孙家行,刚才那个陈生你是乱说的吧!”电话里头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子声音,“我刚从内地回来,哪有那么严,我跟你讲,内地表叔都很穷,那边女仔很容易追的!”

陈查理伸头:“你追了几个?”

“我哪记得,三四个吧!”

“你好劲!”陈查理深吸口气,“居然没被抓到。”

“抓什么抓,人家还等着我给钱建厂呢!”

“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一点服装小生意啦,......”

导播室里,那个保镖模样的人拿出纸笔记下打进来的电话,又拿起边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大东电报局。

一个职员耳边夹着电话,一手在电脑前敲打,很快调出那电话户主资料,低声报了过去。

“部长,这人名和户主对得上,地址在这里......”

“查下这流氓是不是最近去过内地,去了哪里。”

“查到了,孙家行,金来发服装公司总经理,八月入境,去的是潮州......”

韩力看着记录,回头看看边上,拿起笔打了个勾。

…...

广播在放着,周正缓缓睁眼,看看灯下的少年,又看看那边打着小呼的卢平。

李一鸣也看过来。

“这是睡了多久?”周正抬手看表。

“十分钟,先活动下身体,起来慢一点。”李一鸣微笑着说道。

“这椅子不错......”

周正从椅子上起来,活动了下身体,摇头:“我真是老了......”

看看李一鸣:“你不睡?”

“睡过了。”

“睡过了......”周正无奈地摇头,走到窗边,那有个毛巾架,一盆凉水已经摆好,周正拿水弄湿了毛巾连头带脸撸了一把,站在窗口往下看,下面依旧热闹。

走到李一鸣边上:“有什么情况?”

“正常。”

周正拿起那些文件,翻开看了看,轻笑道:“够排个春晚了吧!”

李一鸣淡淡一笑:“是啊!”

“很期待啊!”周正手指划动着一个个名字,“说相声,演小品,说评书,他们能把教材说好吗?”

“可以。”

“唔......”周正看看上面写着的一些小字,李一鸣已经给这些人编组了。

“这里头的人......有问题的吗?”

李一鸣抬头看看他:“有问题的人,也可以用,见了再说吧。”

周正点点头,吐了口长气,沉默了一会:“也是,......现在不一样了。”

李一鸣笑笑,没说什么。

能理解周正心中的忐忑,但没必要。

“我出去看看他们。”

周正走出门,四个站岗的士兵敬了个礼:“首长好!”

“辛苦了!”

“不辛苦!”

周正点点头,在楼里走了一圈,各个房间里有人紧张工作,有人紧张地睡觉......睡醒地,起来冷水洗脸,换班工作睡觉。

紧张有序,处处透着战时的气息。

又来到天台。

天台上两侧架着那塑料飞桥,桥里头有淡黄色的灯光。

“首长好!”

“我来看一下,累不累?”

“不累,我刚上岗!”

周正嗯了一声,抬头看天,星光点点。

俯身摸了下飞桥的钢索,又走过去打量着桥洞:“这个怎么样?”

“很好用!”

周正点点头,抬步上桥,左摸摸,右摸摸,一路走到侧楼。

往外看去,远处汽车声隆,车灯闪闪。

夜色中,深城各大路口,一辆辆解放开过,停下时放下一班人,接着又前行,严打已经开始。

此时还在街头闲逛的人一律先抓起来,另外有一个连的战士已经驾车向着附近的几个村子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