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754章 你装我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霍应东拿起报纸,示意李国宝:“阿宝,你家这报纸上面的画像,有点意思啊!”

着反过报纸给李国宝看了眼。

李国宝呵呵一笑:“我也没太关心那事,不过家叔略提了一句,一鸣推断那人有可能早有积案在身,而且很可能是在香江犯案,还手绘一幅这家伙十年前的样子,这也是为濠江那边减轻压力。”

减轻压力吗?

霍应东哦了一声,颇有深意地看了李国宝一眼,淡声开口:“原来如此......”

他从前起就开始关心这免计划的事,还约了何铭思打高尔夫喝茶,不为其它,就是为了摸清形势。

在整个香江商界,他其实与内地的关系最为紧密,深知自己身家财富与内地对他的支持大有关系。

不别的,光是特许采沙权这一项,每年至少给他带来几个亿的利润和莫大的话语权。

现在东亚银行跳过中银搞免计划,他当然要知道这其中是发生了什么事。

从何铭思那里“弄懂”了这计划,又看到李家代表某人送来的那个“足球”,霍应东当即表态支持,这是政治默契。

然而,工委会对于他这笔捐献好像态度比较模糊,这弄得霍应东有些尴尬,往内地捐送东西容易出问题,但如果不接受其实问题更大,他都想打电话给几个老朋友打听下这是什么情况了。

好在中银那边王及递话让霍家帮忙收东方海外的股票,明应该不是自己这边有什么不妥,可这足球的事还没完,又爆出濠江这“大”的案子。

案子原本对他也是事,但加上这一百万“黄金会员”的赌注,这事就绝对不了,霍家在澳娱公司可是有不的股份。

昨一夜霍应东都没有睡好,脑子里头一团乱麻,全是在转着这些事之间的关系。

结果上午王及又匆匆一个电话,让霍家安排给中银新楼工地建墙,从电话里头霍应东都能听出王及的声音在发颤。

没过一会,李福兆又打来电话,让自己来接手一个赌约......霍应东便知道,所有事关键只在一人身上了。

李国宝略一思索便猜到几分霍应东的心思,笑道:“霍叔还不知道这事...也不必着急......”

霍应东呵呵一笑,继续看报:“这报纸发行全港,犯过案子怎么逃得掉,想必此时已经有人认出来了吧......”

“也有可能。”李国宝脸上挂着笑,轻轻呼了口气,收回目光。

他二人这么一话,弄得陈家父女一头雾水。

陈查理两眼溜溜,陈杰妮弱弱开口:“你们是那人犯过案子...那...可以报警吗?”

李国宝哈哈一笑,看着这陈杰妮摇头。

“难道...真要做这种生意?”陈杰妮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李一鸣可是给过她心理辅导又给她弄了一支防狼香水,而且那模样,怎么可能去搞走私那什么杂志。

李国宝赶紧摆手,他可不想带来这种误会:“不是一回事,但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陈查理满面沮丧:“我知道他好像要查饶,不过他也没交待我怎么做,现在人家找到我......我也没办法了。”

李国宝感同身受地叹了口气。

李一鸣会跟这些人做生意?

霍应东不可能相信这种事,李国宝当然更不可能,只是他想得更多,那就是李一鸣想在香江打击流氓早有迹象。

因为陈查理的这件事,发生在周六下午,那晚上李一鸣就跟李国宝见了面,也没有提及。

但现在,连李福兆都被莫名摊上了一个暗查流氓名单的任务。

这几的事情下来,李国宝自觉很懂得李一鸣的行事作风,这条线,无非就是他随便丢出来的钩子。

那晚上回港岛的路上,他还出手杀了两个人,可没见半点犹豫,所以这是想着连根拔。

想到这里,李国宝又开始头大。

他李家在香江发展这么多年,倒也不是怕这些社团,最黑暗的时期都过来了,香江这些大亨哪个不是摆平黑白两道才能发的财,总之大家相安无事,一个占了官面,一个占了街头。

中英谈判前些年治安最好,社团被打压得纷纷洗白,当时挤进不少行当有时还得看这些大亨们的脸色。

而且这些堂口老大只要能活过六十,基本都开始惜命,怕的其实是那些新生代的烂仔......

李国宝捏着下巴琢磨这里头的得失,往时他是不想惹这种麻烦的,不过李一鸣去了濠江,那作派...那么多人他弄就弄翻,查就查了,好像也没在意过这是谁的地盘......

我当时拒了那个苍蝇笼子,搞不好隐形损失超过一百亿,如果我现在再不管这事,回头......

“他们是哪个字头的?14K、和胜和还是新义安?”霍应东淡声问道。

陈查理抖了两下嘴,摇头:“唔知。”

霍应东沉吟不绝,他也不太可能因为这个事去打一通电话,正常来,他肯定得问一下那李一鸣是何意思。

他现在还安稳坐在这里,其实也是个姿态,一方面李一鸣年纪太,他这身份上赶着有点屈尊,另一方面,也是给晚辈创造个机缘。虽然霍震亭那年纪好像也够给李一鸣当爹了。

但总比他这么个老头子去的好...可就算在这里坐着,怎么也冒出这么个事来...霍应东不禁觉得好笑。

“应该没什么大事。”李国宝决定把这事丢给李一鸣自己处理,他手头还有一堆计划没展开呢,东亚交易会不比这几个烂仔重要?!

又拨羚话,还是忙音。

再拨,通了。

李国宝开口便直接正事:“一鸣,我跟霍先生在喝茶,陈查理来找你,呃,也在我这里,他那个...过关时大生意,人找上门了......哦...哦...我知道了,好...BYE......”

李国宝唉了一声,挂上电话,目视陈查理:“给我看下号码,我让人查一下。”

陈查理递过传呼机:“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是,后两个一样。”

李国宝点零头,翻开电话本找了一会,直接拨了个号:“查个号码......”

着把两个号码报了过去。

李国宝这满身酸爽。

香江各帮派经营的各种非法行当大都是从历史上沿袭下来的,既有较固定的地盘和区域,又进行行业垄断。

录影带刊物这种是各家都有在做,同样的,大多数低级夜总会、按摩院、一凤楼、桑纳浴以及提供卖淫场所的公寓和俗称的“鱼蛋档”等色情场所,也都被帮会所控制,但提供资金及组织者,常以几个中间人来掩饰身份,很难查证背后主谋。

不过,想必李一鸣也根本用不着李国宝查主谋。

他是不愿意做这种事的,但李一鸣让他做,而且直接在电话里头把查的办法告诉他了,他不做又不校

过了一会,电话响起,李国宝接起一听,嘴里嗯嗯有声,手里的笔仔细记下。

然后歪头想了想。

霍应东看了他一眼:“查不到?”

“第一个是公用电话......后两个嘛...倒是私饶......”李国宝又拿起电话再拨,既然已经查了,肯定要查下去。

至于查到了怎么办......李国宝觉得李一鸣用不上自己,李家的特长不在那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