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753章 斜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哗!

霍应东又展开一张报纸,两张报纸摆在面前,一份是工商日报,一份是李家有股份的香江时报。

两张报纸上都有八仙饭店的报道,两张疑凶黄志恒的照片。

只是工商日报上的这张,像是实拍出来的彩色照片,黄志恒面容憔悴,背景似乎是个小房间。

而香江时报这张头版之上,却是一幅黑白照片。

素描图看得却显得这黄志恒年轻许多,正面而立,两手平推,手缺一指。

边上大字写着:此为疑犯十年前的模样,如有人认出此人,或知道此人真名,请联系......下面一个电话号码......

“唔,没有,是这两天都没看到他...想看看他怎么样。”陈查理说道,看了看李国宝,“他还好吧?”

李国宝笑容更盛:“当然好,不过他很忙的,你看....都是事!”

霍应东把报纸放下,打量了下这父女俩:“二位是他的......”

李国宝看了眼霍应东,心中明白了几分,想必霍应东并不了解李一鸣来香江的前事,不然怎么会问出这话。

“这个...”陈查理看看霍应东,“我们是一个考察团的。”

一个团的?

霍应东三教九流的人见得多了,目光极为锋锐,一眼就看到陈查理手不自觉地在裤边上擦拭,这明显是心中有鬼的迹象:“这位陈生在何处高就啊?”

陈查理目光游移,嗓子禁不住有些发痒,好在此时白安妮送来两杯咖啡,借势平抚情绪。

李国宝也觉察出不对味,再看霍应东,那边一个眼色过来,心中一凛:“陈生,你有心事?”

陈查理手一抖,咖啡溅出两滴,赶紧拿出手绢去擦。

李国宝眉头大皱,这小子很有问题啊!

边上陈杰妮轻轻碰了下父亲:“爹地,说吧!”

陈查理回头看看门已经关好,又看着两个香江大亨四眼如刀,心中一虚:“这个事...这个事......”

“陈小姐,你来说吧,......”李国宝有些不耐烦。

“是这样的,那天考察团入关,在关口的时候。”陈杰妮刚说到这就被陈查理打断。

“你不要乱说。”

“哪有......”

“陈先生?”李国宝拿起电话打到李一鸣办公室,只听到里头一阵忙音,摇摇头,放下,看着陈查理,“你先告诉我,如果这事情不大,就别耽误李生的时间了。”

…...

李一鸣连打了几个电话才空闲下来。

李建国转过身走近桌子,他有些思路了:“一鸣,你总体上是把教育不限在学校对吧?然后有电视广播节目,学校这一块....开放了?”

李一鸣嗯了一声:“开放的,而且是全天候的开放,另外,也不只是学校提供教育场所,哪个地方都可以做教育培训,整个来说,我们的社会每个单位都是学校,但教的内容不同,深度不一样!”

李建国懂了:“就算是供销社,其实也有东西可以教,那么你说这大人带孩子,就是有个问题,大人有空吗?”

“大人带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会没空,你如果说是工作,那具体是什么工作内容,就有不同的上课形式,这个会编到教材里头当指导的。”李一鸣轻描淡写地说道。

“总之教育跟生产劳动结合起来,我理解得对吧?”李建国问道。

李一鸣点头:“对,而且他们学习成绩这些东西,都会统计到电脑里头,就像我现在让他们每个银行登记时用电脑做记录,其实这也是很重要的人口普查项目,而且是动态的大数据!”

“大数据?就是很多数字的意思?”

“不是数字,是资料的意思,好比说,我可以知道全国有多少人在某件事上是有天赋的,然后适当地调整资源,重点培养指导,这就是国家的人力资源库。”

李一鸣笑着看了看父亲,“比如说你能背所有仓库里东西的进价,这本事有什么用你可能不了解,但通过电脑,大家都知道你有这本事,有事就会找你做了。”

李建国心情激荡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至少,你怎么记下来的这可以教给别人吧?”李一鸣笑道,“在国家眼里,其实是没有不能用的人,但如果不知道你有这本事,那就没办法了......”

完全明白了!

李建国有些振奋:“所以要用银河机?要编一个很大的数据库了对吧?会很难吗?”

“不难!不过...”李一鸣点点头看看他,放低声音,有些严肃,“爸,还有件事你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什么事?”李建国凑近耳朵。

“我编的数据库,在地名上容量有限,所以所有没必要的字都会去掉。”

“什么叫没必要的字?”李建国一脸不解。

李一鸣拿天线在地图上点了两下,又点了两下:“这种字眼都去掉...”

自治......

“去掉就去掉,怎么了?”李建国微微一愣,瞬间一惊,“就是没有自治的意思?”

“对,一视同仁了以后,政策拉平,没人可以搞特殊。”李一鸣手指轻轻弹了两下,“还有,计划生育的事,也要开始放开一点,应该是以两个为标准,只生一个不行。”

李建国倒抽一口凉气,瞪着儿子:你到底要改多少东西?

“没关系的,只要教育跟上,这些人我们都能用得上。”李一鸣歪着头想了想,“你不用说,我回去再提这事。”

“我明白了,......”李建国喃喃低语,看看地图,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小小一个冬衣,能牵动这么多大事!

…...

陈查理眼睛一眨,这李国宝口中的李生,难不成就是李一鸣?

这才多少时间,就从小李先生升级到了李生,何况这李国宝估计成年后都被人叫这称呼,他愿意这么叫李一鸣,可见那小子如今权势之重。

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事情是这样的,那天过关时,我带着团员在等杰妮来接我们,就在关口那边小店铺那里......”

霍应东若有所思。

“你们也知道的啦,那些店铺卖什么东西的都有,都是做过关客生意,还有做水货的。”陈查理说着说着就流利了起来,“当时有两个烂仔拿着...那个...那种杂志过来搭生意......”

李国宝微微点头,歪头看他:“然后?”

“然后我当然把人挡了。”

李国宝看着他,一脸不相信,不过也不急着置疑:“然后?”

“然后一鸣他把人叫回来,问了几句话,说有大生意跟他们要做......”陈查理说到这里面容惨淡,“把我的名片给了他们。”

李国宝心中一阵好笑,他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那些人找上你了?”

“嗨啊!”陈查理拿出传呼机,“发了电话,我本来是不想回,不过那边生意结束,我又以为会是老客户,就偷偷回了一个......”

“你是想来问一鸣怎么办?”李国宝抱胸往后一靠。

陈查理点点头。

陈杰妮在边上嘟嘟嘴:“这些人很坏的!要是给他们查到我家,可能会上门泼红漆......”

“我记得你那办公室已经改成我们的吧?”李国宝板起脸。

陈查理一阵尴尬。

李国宝哼了一声,扭头对着霍应东笑道:“原来是这种事。”

霍应东也笑了笑,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