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640章 不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濠江,龙门客栈。

一个中年儒雅男子提着个包夹着一叠报纸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被带着往楼顶走。

楼顶天台有间布置成雅室模样的房间,林明手里盘坐榻上,身前几案上摆着一张棋盘两杯清茶。

门被轻轻推开。

“陈先生到了。”

“进来吧!”

中年男子走进门,把报纸放在边上,看了眼便笑呵呵:“先见兄好兴致!外头闹哄哄,你居然在这里打谱?果真是每逢大事有静气!佩服佩服!”

林明头也不抬地笑了笑,伸手缓缓在上角落下一子:“历之老弟,你来晚了!”

“路上跟人抢报纸耽搁了,抱歉!”

“报纸的消息都是我们放出去的。”

“哈,那是我多事了!”

“坐,你持白。”

“这是你替我下的?”陈历之摇了摇头,脱了鞋子直接上了榻。

林明鼻子一抽:“你这脚怎么这么臭?”

“有吗?”陈历之抬起脚闻了下,摇头,“我现在一鼻子都是那个消毒水的味道。”

“赶紧放下!”林明瞪了他一眼。

“还不是为了这事连着跑了一下午,你就当我带了条咸鱼给你好了。”陈历之看着棋盘,伸手『摸』了个白子放到中腹。

“哼!”

林明抬眼看了看他,也不说话,又在下角应了一子才缓缓开口:“我方才收到消息,大陆私下通知濠江那几家让他们别太在意那集资的事。”

“哦,竟有此事,......”陈历之拿着白子看着棋盘,“何时的消息?”

“差不多应在交人之时。”

啪,白子落下。

“交人之时打的招呼,这有些奇怪啊!难道是故作大方引人入彀,......”

“有此可能,大陆向来喜欢惺惺作态,”林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几枚黑子在手中发出吱吱声响,“总不见得那时就知道房子被洗过了。”

啪,黑子落。

“未尝没有这可能,这年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陈历之面『色』微沉,夹着个白子悬在棋盘上方,似乎要落在中腹,却一下打在下角黑子中间。

“那也来不及。”林明眯起眼,看看陈历之,夹着颗黑子拍在棋盘中间,力道也不小,“他们没那么快的反应!你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开会吗?”

“临兵斗阵,这是个险招!”

啪,白子又落。

啪,黑子更重。

“富贵险中求,香江明年要并站,濠江如果也给弄走,我们去哪哼!”

“先见兄,凡事戒急用忍......”陈历之叹了口气,盯着那角,缓缓落子,“香江时日无多,濠江也就差这一口气。没想到破局会在这里!”

“高斯达前些时刚去过内地,听说暂定濠江明年要谈判,所以这个事能拖越久越好,拖到大陆原形毕『露』。”

啪!

“葡人不是英人,濠江也不是香江。”

啪!

一方檀木棋枰,两人对坐,陈历之白子开始多半下在中腹,林明应子多在边角,不过一会,棋到中盘,却已经在一个边角争杀起来。

越是争杀,两人落手的速度反而变得慢了许多。

“直接在牢里头弄死不行吗?”陈历之笑着问道,捏着个白子看了看,缓缓落下,“就说是大陆灭口?”

“大陆把人都交了,还灭什么口,濠江人本来就觉得这家伙大有问题,他现在不能死!”

“倒也是。”

林明拿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历之,你跟那家伙说清楚,只要他死咬不放,回头我们保他个平安。”

“那他就不能在濠江了,”陈历之面『色』平淡,“是要把他带到岛内?也不妥当!”

“跟他说,在牢里好好吃饭,我们给他弄个单间。”林明轻轻哼了一声,“等这边事结了,随便去个地方,弄个假身份过日子好了。”

“那日子倒过得舒服。”陈历之抬头边摇边笑,“只要他不傻就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可他若是问要等几年呢?”

林明眯起眼哼了一声:“几年...你跟他说,快了不行,外头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砍死他呢,郑林可是有大陆的亲戚,......”

…....

“主任,榕城公安局把那第二本书稿传过来了。”卢平推门便开口说道,“我们接着看?”

纪朋飞拿着电话,一脸心事的模样,手指前面:“老卢,坐,讨论个事。”

“怎么了主任?”卢平把一叠书稿放在桌上,“那边敌特就算是把凶案现场破坏了,我们也已经拿到证据了,口供笔录还有录像,不用太担心!”

纪朋飞拿起来,只扫了一眼第一页,看到《蓝星村》几个字,轻轻叹了口气:“没心情啊!”

卢平有些莫名其妙:“是有别的情况?”

“不好说是什么情况,”纪朋飞『揉』了下脸,说完直接把刚才安全部过来的传真推了过去,“你看下吧!”

卢平接过传真,认真地看了几眼:“这是他们要调派的人员,给我们审的?”

纪朋飞点点头,看着卢平:“小组长人选你觉得如何?”

“这于强生,现在是什么职务?”卢平问道。

“外事局主任,北美情报司司长......”纪朋飞瞥了眼电话,“凌云说他正好要去香江办事,这个小组就让他来带,说人很能干,办过几个大案子,正好也节约一些经费。”

“那有什么问题?我们不就是要这样的人......”

纪朋飞摇了摇头:“你是不是没看到那个部分?”说着把边上书稿调了个头推到卢平面前,手指一点。

卢平拿起书稿,入眼就看到上面好几个圈,其中一个圈里有“强森”两字。

“这个我刚才没看到。”卢平轻声解释了下,然后认真地看了起来。

看完这页之后微微有些好笑,只是不敢笑出来,“是因为这个?”

“好笑?”纪朋飞『摸』了支烟点上,反问道。

“主任,这名字也不一样嘛!再说这个是童话,......”卢平叹了口气,“李一鸣写这个名字可能是说国外的敌特,外国人是有很多叫这个名字的,我就知道好几个,总不能这里强森是个坏蛋,以后叫这个名字的全都得被打倒吧?这哪行!”

“道理是对的!”纪朋飞脸上也『露』出为难的表情,吐了口烟,“可这么些事凑在一起,总有些别扭啊!”

卢平又翻了两页,笑了起来:“这个强森拿香烟送给村民,最后烧了林子,啧啧...这小子大概是不喜欢别人抽烟,......”

纪朋飞闻言微微一怔,举着烟在眼前看了一下,摇头又塞回嘴里:“我这里可烧不着!”

“不过这防火防灾的意识还挺强的,这后面就说安排村民平时做防灾演习了,咦,我就奇怪了,它这个蓝猫三千问到底知道多少东西......”

“咳!”纪朋飞不耐烦地咳了一声,拿起杯子喝水。

卢平抬头看了看纪朋飞,叹了口气:“那要不就换人吧!”

纪朋飞不说话。

“嗯,也不太妥当......不过总不能因为这个就......唉!你说这小子,老是给我们找麻烦啊!”

卢平咂咂嘴,他能理解纪朋飞的顾虑,换人的理由有点说不出口,不但夹带着『迷』信思想,甚至还有着被一本童话影响这样说不出口的荒唐理由。

虽然不需要跟安全部那边多作解释,但这存在心里头的疙瘩估计得很久都去不掉。

纪朋飞叹了口气,他想的却不光是这些,刚才通了电话,他比卢平了解得多了一些资料,而这些资料带来的不安感一直萦绕在心头:“让人把小组档案送过来,我再看一下。”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