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518章 片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沈县,叶家。

叶冰放下口琴,翻到这音乐课本的最后一页,皱着好看的小眉头看着上面的话:

听到某种声音后分辨音高和方位来源的感觉被称为音感,这是一种听觉和大脑皮层的听觉神经簇的联系能力,普通人中最高级别被称为绝对音感。

有绝对音感的人适合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按每百人一个来计算,中国音乐工作者岗位为一千万个,现在严重缺乏。

绝对音感多为先天具有,后天也可进行训练,但是有的人可以形成,有的人不能。

音感训练要从娃娃抓起,需要有个专门的训练设备来建立条件反射,但超过九岁就不需要浪费时间,绝对不要宣扬天才的特殊性。

叶冰感觉这一段像印刷体似的工整的字让人看起来怪怪的,应该是李一鸣写的,但他为什么要在音乐课本上抄上这话呢?像是名人名言,但又不写上是谁说的。

还有,绝对音感的前面,为什么要加上普通人级别这个形容语,最后还要说绝对不要宣扬天才的特殊性,这又是为什么?大家不都是喜欢天才吗?

放下本子,叶冰从箱子里又拿出一册小学语文课本,她莫名有种感觉,一鸣这些旧课本里,可能都写着东西。

香江大埔。

车子慢慢穿过人流,拐上安泰路。

“人好多!”陈杰妮好感慨。

“是啊!”陈查理拍了两下喇叭,加速。

之前从黄丘生那提了两千张申请表送回了家,然后直接开车去看望考察团,中间还把从内地带来的胶卷送去洗印店,被告知两天后取。

车到大埔,陈查理特地把车子开过东亚大埔分行,见证了免计划申请的盛况,又从荣光印刷厂绕了一圈,这才开往丽晶大酒店。

大埔就是个小市镇,如果不是因为路面人多,几分钟就可以开到酒店。

前面就是丽晶大酒店了,现在要找停车位,乱停会被罚钱。

“这计划这么大的事,好像他们这些人都帮不上忙的样子!都是一鸣在忙,......”

陈杰妮看着窗外的路边,随手翻着自己的手袋,从里头拿出一瓶香水,闻了下放了回去。

“你不要喷太多,内地同志比较反感这个。”陈查理说道。

“这个不是香水了,是...”陈杰妮对着手背滋了一下,“万金油防狼香水。”

“什么?”

“香水里加了万金油,可以防咸湿佬,一鸣给我做的。”陈杰妮把香水放回手袋。

陈查理余光瞄了眼女儿:“一鸣给你做的?”

“嗯,前面报摊,我再买点报纸。”

“等下!”陈查理把车停下,叫住准备下车的女儿,“明天是周一对吧?”

“嗯,怎么了?”陈杰妮发现自己父亲这一路好像都有不少心思。

“让大家先放两天假。”陈查理低声说道。

“为什么?现在这么忙的。”

“不是,我是说,先让大家不要去公司。”陈查理看看女儿,嗯嗯两声,“那个办公室我打算回头转租给免基金公司。”

“爹地,就算要租也得去公司吧,风水鱼不要喂啊?”陈杰妮更是莫名其妙。

陈查理犹豫着要不要跟女儿说实话。

陈杰妮看着他:“怎么了?”

陈查理唉了一声,敲敲头:“昨天下午,你还没来的时候,我带他们在出关的那些店看东西......”

陈查理吞吞吐吐夹着叹气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今天我都没敢去公司,我想着明天说不定那些字头的人就会打电话,说不定还会上门来找我......”

“你说一鸣说要跟他们做走水的生意?不会吧!”陈杰妮一脸惊讶,她不相信昨天那个口口声声说他讨厌流氓,还为她做了一瓶防狼喷剂的一鸣会去赚那种黑钱。

“我就不知道是不是,我更怕不是啊!”陈查理心如乱麻,以他多年看人的经验,李一鸣绝对不是会做那些下三滥事情的人。

而且当时一起吃饭时,李一鸣对他说的那些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大陆讨厌流氓,对付流氓有各种措施,如果说之前李一鸣还可能来这里做生意赚钱,所以才有那个“大生意”......

现在呢?

他缺钱吗?

用得着几个社团混混跟他们搭伙做生意?

种种矛盾之处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引蛇出洞!

但你不能拿我当饵啊!

反正昨天已经说了那家空壳公司让给李一鸣,干脆把办公室也转租给他,新公司可以在楼里另外再租一个地方。

…...

东亚大楼,总裁办公室。

“哈哈!”

阿标很突兀地笑出声来,然后惊醒似地抬头:“对唔住,这里很好笑。”

“什么好笑?”阿龙问道。

阿标把稿子递给阿龙。

阿龙看了一眼:“什么意思?!”

阿标低声说了两句,阿龙恍然,然后笑了出来。

李国宝招招手:“拿过来。”

阿标站起来把稿子递给李国宝。

weareallintervertebraldiscs,whyareyousooutstanding?

李国宝莫名惊讶,他没太明白,我们都是椎尖盘你这么优秀是什么意思?

“intervertebraldiscs就是这里,”阿标比了个地方,“经常运动的人会受到伤,然后椎尖盘会突出来,很痛!”

“你怎么会知道?”

“我们以前训练,医师教官有讲过一些护理急救,所以能看得懂这个意思。”阿标看着书稿,很想把它拿回去。

拿医学开玩笑?李国宝很惊。

他刚才拿这本书给阿标时,可没有期待值这么高,这些小说难道不是胡说八道的?

那这个市场可就得再扩大一些了。

李国宝手一推:“你接着看。”

又望向阿龙。

“阿龙你怎么会知道?”

阿龙站起:“李生,虽然那个词我不认识,但我知道这个病,很多人都有的。”

笃笃,门轻轻敲了两下。

“进来!”

白安妮手里抱着三本厚书和几个夹子走进来。

“这些是在李生那里,这些是发行方案的文件资料。”

白安妮把书放在桌上,先把夹子摆到李国宝面前:“对了李生,这些书发行,在英国我们可以找企鹅图书,在美国找矮脚鸡公司或是兰登书屋,我个人感觉矮脚鸡在发行大众纸皮书上更有优势,而且他们现在隶属于联邦德国贝塔斯曼出版集团,我们在德国也可以同时......”

李国宝摆手打断她,先拿过那三本精装厚皮书,看到上面的字,李国宝眼睛一下眯了起来,和阿龙换了个眼神。

“怎么了?”阿标问道。

阿龙低声在阿标耳边说了几句。

阿标愣了一下。

李国宝摆摆手,示意不要再提此事。

“李生那边还有点事,一会儿过来。”白安妮轻声说道,目光几次瞄到那些文件夹,相较于当这么个秘书,她很想像艾迪方一样去管一件事,眼前出版这些书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李国宝点点头:“下面情况怎么样?”

“金利他们在跟那些工厂的人在对资料。”

“对什么资料?”

“就是问他们现在的情况,跟之前他们申请贷款......”

“我知道了,来了多少人?”李国宝问道。

白安妮还未开口,门边就有人接话了。

“很多!你们的人有点手忙脚乱啊!”

“李生!”阿标阿龙已经看到是谁了。

李一鸣已经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