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飞越三十年 > 第304章 不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确实是啊,香江晚上很有意思的!”陈杰妮轻轻掩了下鼻子,瞄了下四周。

香江的晚上有意思?李一鸣可不这么想,危机四伏倒是真的,好在这不是需要交流的事,他更希望别人只按着他的想法做事就好。

陈杰妮挺开心,她觉得出去逛街挺好,原来的计划就是这样子的,给陈杰妮一百个脑子她也不可能知道李一鸣在有什么别的用意。

哪个女孩子喜欢待在这种地方,空气里头全是油墨味,她又没啥事做,一个普通的印刷厂,又不是印钞票的!

可是她听李一鸣的意思好像是他不会去。

“你不去吗?”陈杰妮好奇问道。

“不去。”李一鸣微微摇头,心想我要是去了,我爸就得去,这一路上我爸跟着我,你也跟着我,吃吃喝喝笑笑,万一看对了眼,后果非常严重!

突然他瞄了眼陈杰妮手腕上的表,然后右手轻轻挡在嘴前,目光低敛,这是他思考时经常的动作。

建国同志已经出去有一会儿了,要办的事有几件,以他往常的工作效率可以推算时间。

林大卫肯定是挑好的餐馆,以往这里工人去的馆子肯定不会选,然后总得问几家,这就至少三十分钟。

订餐那别人肯定得先做,然后分装再运过来,建国同志可能还会去丽晶大酒店那里看看房间里头有没有没洗的衣服......但这个时间应该合计在前一项里头。

严谨一点,做菜全程都得有人看着,其实也是防不胜防,李一鸣摇摇头,他不知道中央级的警卫工作是怎么做的,显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让人盯上你,否则总有出错的时候。

陈杰妮注意到李一鸣看了眼自己的手,下意识就往着李一鸣的手腕上看,没有表,心里暗暗记下,这孩子可能想要一块手表,考察团里头所有人都戴着手表,除了李一鸣。

偏偏他是身份最高的,大陆孩子不能戴手表吗?陈杰妮心生疑问。

李一鸣也不知道对面的陈杰妮已经联想到那么多了。

来香江之后,因为形势突然变得复杂,信息量太大,很多计划想法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所以他每时每刻都要根据新加入的信息来对之前的分析论断进行查疑补漏:

比如之前过敌特为了争取时间不会去洗衣服,就不完全正确。

因为还有一种可能,洗澡时直接就把衣服给当毛巾用了,过个水拧出来直接晾上,要是这样的话,这一种饶智商至少得加十,因为这不属于习惯,而是临时的应变能力......

第一个下楼的人居然是路大通,而不是嫌疑最大的陈长青,但她并不记得路大通下来的时间。

李一鸣不觉得陈杰妮在谎,但也知道她肯定回避了一些内容,比如她和陈查理应该是交流了一些事,正常来,陈查理会问家里的情况,公司的情况,然后陈杰妮会问关于项目考察的内情。

不过不要紧,李一鸣已经知道路大通是洗澡后第一个到达酒店前台的,存在感十足,他问得最多的是香江交通的事,接着蓝晓龙带着大家下来,大家等车,过程大致如此。

他问清香江交通,可能是为了方便自己的叛逃行动,也可能是为了学习香江的管理经验,无论如何,第二嫌疑人确定了。

没有在陈杰妮的描述里提到陈长青,也许他刚到楼梯转角就看到下面一堆人,马上回头进了房间,也可能从酒店侧门后门离开去偷偷打了个电话,也可能他根本就没准备这个时候打电话,反正还有大把机会......这些可能都存在。

总而言之,陈长青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因为他和艾洁是陈杰妮这一组的,然而像是在陈杰妮的记忆里消失了一样。

一个在内地潜伏了这么多年,又成家立业有了孩子,这样的敌特应该已经形成了双重人格了,......

“对了,你注意下他们的表现,回头我还会问你。”

“为什么?”陈杰妮有些疑问,为什么李一鸣要问自己对考察团员的印象,刚才也是这样问了不少,感觉有点奇怪。

李一鸣的解释很合理:“他们考察香江,我要考察他们的表现,就像你们公司对员工一样。”

“会影响他们奖金?”陈杰妮好奇问道。

李一鸣轻轻转着笔,微微点头。

他不太懂心理学,只知道人对外界的刺激会有相应的条件反射,但长期压抑会改变很多行为模式,到香江这个新地方,很多本来被压抑的情绪会被释放出来。

李一鸣脑子里头很少有描写敌特的,但有一部电影经常被提及,就是《无间道》,里头两个主角都是卧底,故事里头把两饶性格剖解得非常全面,这个对于李一鸣分析敌特的心态很有帮助。

人会被环境改变,喜欢或是厌恶,在与陈长青的接触里,李一鸣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他喜欢那个处长身份带来的好处,同时偶有流露出一些轻蔑,是的,不是不满,而是轻蔑,这点李一鸣早就已经分清了,在火车上,在杭城宾馆,至少有六处!

转笔很好看,陈杰妮目光移到李一鸣的脸上,他好几秒没话了。

“一鸣,你又没什么事,一起去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肯定内地吃不到!”陈杰妮好热情地道,她还以为李一鸣这阵子是在犹豫,赶紧再劝。

“不去!”李一鸣语气有些生硬。

陈杰妮脸一下胀红了,明显呼吸粗重起来,好想站起来转身就走。

“吃吃喝喝我没兴趣!”李一鸣头也不抬地道,像是在缓和着气氛。

原来是不喜欢吃东西,难怪长得这么瘦,陈杰妮瘪瘪嘴偷偷做了个瞪眼的样子,反正李一鸣也看不到。

“对了,还可以看电影!”陈杰妮一眼看到有张报纸上头的影讯。

“电影?”李一鸣直接摇头,他在去酒店的路上经过大埔的一家电影院,那外面挂着海报很显眼。

“不去!”

“为什么?又不是没有钱,呃,又不要你们出钱!”陈杰妮好奇怪地问道,内地人来香江,不都喜欢看电影逛街吃东西吗?

“内容不健康。”李一鸣冷冰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