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回到地球当神棍 > 第1656章 邪帝的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邪月在张子陵手中疯狂挣扎着,双眸中流出血泪。

他的表情变得极其扭曲,眼中透着疯狂,恨不得要将张子陵吞吃!

“魔帝……你这么做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一旦族长的谋划出了问题,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听到邪月那阴寒的语气,在张子陵背后的伊邪那美秀眉一颦,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张子陵倒是对此没有任何感觉,表情淡漠到了极致,五指微微用力。

“魔帝你……”

“下去再说吧。”

砰!

张子陵直接捏爆了邪月的脑袋,不再给邪月任何说话的机会。

邪月的血在天空中聚成一个完整的血球,随后被张子陵的黑焰灼烧干净。

他的无头尸体飘向太空深处,如同垃圾。

“这家伙,口中到底在说些什么胡话?”

看着邪月飘远的尸体,伊邪那美口中喃喃念着,刚才邪月的样子着实让她心惊。

邪月不过是发现张子陵没有杀掉奈何便是疯掉,这个转变实在是太过突然,伊邪那美心中隐隐出现某种不安。

邪月口中说的那些话,让伊邪那美非常在意。

未来趋于混沌?所有人都得死?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用管他,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而已。”张子陵见伊邪那美脸『色』有些难看,倒是并不在意死掉的邪月,轻声安慰道。

伊邪那美点点头,将自己心中的疑虑给压下去,又看向张子陵问道:“对了,你杀了邪月,那子悠会不会出事?她现在不是还在写邪无双手上吗?万一……”

在见识到邪月的手段之后,伊邪那美也意识到暗影门那群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万一这件事惹怒了邪帝,受苦的却是张子悠。

“放心,邪无双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种无聊的报复行为,他做了不会有任何好处。毕竟他在子悠面前花大心思苦心经营的良好师父形象,怎么可能轻易那形象毁掉?”

“而且子悠她现在是暗影殿殿主,已然是处于邪无双谋划的核心地位,如果邪无双真的会因为意气用事而去伤害子悠的话,那他也不可能有今天了。”张子陵安慰道。

邪无双了解他,他同样了解邪无双的『性』格。

所以,张子陵清楚邪无双会如何对待子悠。

在古神老巢的时候张子陵已经发现,子悠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至少帝级。

有强大的实力,至少邪无双想要掌控子悠,也绝对不可能像曾经那般轻松。

“倒是接下来我们得多注意邪无双的动作,经过这一次,他肯定会重新改变计划。”

“这一次改变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或许未来会变得更加混沌,不过我们好像也只有在混『乱』中,才会有获胜的机会。”

张子陵看着邪月的尸体消失在视线外,眼眸变得越来越深邃。

之前,张子陵还想留着邪月好做一些文章的,不过从现在看来,暗影门的人一个都留不得,以后见一个杀一个还好。

张子陵能够感觉到,邪无双的谋划已经过了大半了,或许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休闲的日子了。

伊邪那美并不想在这空旷的地方多待,看向张子陵: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之前你在魔宫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我跟安北都出来找你了,现在魔宫没有人坐镇,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嗯,是该回去了。”张子陵点头,也不墨迹,直接向玄霄大陆飞去。

……在张子陵和伊邪那美离开了有一段时间过后,在宇宙的某个地方,邪月的尸体飘『荡』在这片空无一物的宇宙空间中。

他的身体的血已经流干,灵魂也被张子陵彻底磨灭,可谓是死透了。

忽地,邪月尸体周围的空间微微扭动,一个黑袍男子出现在邪月面前,面『色』平静地看着他面前的邪月尸体,神情淡漠。

如果张子陵在这里,定然能够认出,这黑袍男子就是邪无双!

“张子陵这家伙,还真是长大了啊……居然真能违背本心,没有杀掉奈何。”

“本帝谋划了无数岁月,岂会输掉一步就全盘皆输?”

“今后的日子或许不会轻松了,不过……却是越来越有趣了,这才是人生……哈哈。”

邪无双喃喃低沉地笑着,周遭邪气涌动,将邪月的尸体包裹起来。

下一刻,邪无双和邪月便是消失在了这宇宙中,不见了踪影。

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出现在这里过一般。

……玄霄大陆,魔宫!

安北焦急地在云顶天坛等着,自从他和伊邪那美分头找之后,他几乎都快飞到另一个文明世界去了,到最后都没有发现张子陵的身影。

魔宫没有人坐镇,安北也不敢继续找下去,只好先回魔宫等着,把希望寄托在伊邪那美身上,希望伊邪那美能够找到张子陵。

虽说魔宫现在成了玄霄大陆当中巨无霸,不过在宫内如果长时间没有大帝坐镇的话,安北害怕魔宫出问题。

势力大了,其暗处潜藏的问题也多了,各种势力都在觊觎魔宫的资源。

虽然那些人不敢搞大动作,不过小动作却是频频不断,安北几乎每天都要处理一些对魔宫图谋不轨的人或势力。

安北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直到天都快亮了,他才看见有两个黑影从云霄急速落下。

张子陵和伊邪那美。

看到两人平安回来,安北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悬着的那块石头掉了下来。

“老爷,你可算是回来了!”安北向张子陵行礼,同时埋怨道。

“小北啊,你以后还是多笑笑吧,一直板着一张脸多难看?”张子陵笑着『揉』了『揉』安北的脑袋,调侃着。

听到张子陵的话,安北尴尬地笑了笑,只好点头说是。

随着张子陵的调侃,安北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给张子陵报告魔宫最近的一些重要决策和人事任用过后,便再次去工作。

既然张子陵没事,他也不会继续矫情。

安北一直对魔宫抱有愧疚,现在已经快要把自己『逼』成工作狂了。

对此,张子陵也很无奈。

而伊邪那美也赶着帮九天魔珠恢复力量,再陪着张子陵聊了一会儿,便是离开了云顶天坛。

很快,这云顶天坛就只剩下了张子陵一个人。

还没有等张子陵唤出奈何,张子陵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小世界有了异动,天衡和离云传来了消息,顿时让周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魔帝大人,神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