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回到地球当神棍 > 第1485章 邪帝的野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寻仪看到最后一尊心魔化作烟雾消散,眼不由闪过一丝疑『惑』,连忙问道:“老大,这最后一尊心魔?”

敌远远地情敌学战月通封显

寻仪不明白张子陵为什么不吸收了这最后一尊心魔。

“现在吸收最后一尊心魔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会坏事,他自然有其他作用。”张子陵给了寻仪一个简单的解释。

听到张子陵的话,寻仪也是煞有其事地点零头,虽然它并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那样做,不过寻仪相信老大肯定有自己的用意。

不再纠结这件事,寻仪又变得兴奋起来,看着张子陵问道:“老大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张子陵只是摇摇头,看向自己的手掌,微微握了握:“我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却是有一种感觉,我似乎超脱了之前的境界。”

“超、超过了……至尊?”寻仪声音有些发颤,只感觉自己双腿发软。

至尊本应该是玄霄大陆从来未有过的境界了,可现在张子陵却自己超脱了至尊……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寻仪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寻仪却是不得不相信,刚才那八尊心魔可不是白吸收的了。

孙地科仇酷后察陌阳指吉独

“先不这件事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张子陵将这个话题揭过,并没有在自己的境界多。

孙地科仇酷后察陌阳指吉独  寻仪不明白张子陵为什么不吸收了这最后一尊心魔。

虽然张子陵的修为提升了这么多,不过在这之前张子陵本来没有什么势均力敌的敌人了。

现在算张子陵实力暴增,可没有一个实力参照,张子陵也看不出自己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对对!现在老大实力猛增,又掌握了三千大道本源,时间法则肯定也会了,咱们赶紧去救子悠殿下,还有道!”寻仪如鸡啄米般点头,看着张子陵兴奋地道。

以张子陵现在的实力,寻仪相信张子陵可以做到一牵

可,张子陵却是出乎寻仪意外地摇了摇头。

“老大?”寻仪疑『惑』地看着张子陵,不明白张子陵为什么摇头。

老大不是一直都很想救出子悠殿下么?而且道还等着老大去救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张子陵无奈地看了寻仪一眼,“我也想找出邪无双把子悠救出来,不过刚才我已经用时间法则窥探过时间长河了,玄霄大陆整段历史都没有子悠和邪无双的踪影。”

听到张子陵的话,寻仪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时间长河包含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子悠和邪无双不可能消失。

“邪无双那家伙用时间大道法则和因果道法则把自己和子悠从时间长河当剥离了出去,两人犹如无根浮萍飘离在时间长河两岸。”

“而且我发现,从玄被抓走的那个时间点,时间长河便是出现了断层,时间长河的下游变得混沌一片。所有因果,时间,空间全部搅在了一起,未来变得不可控,不存在。”张子陵平静地着,认清了现实。

“换句话,现在没有人能够在混沌之找出确切的个人,而邪无双可能带着子悠融入了混沌。”

孙科远科酷艘学陌闹敌月羽

“老大的意思是……我们还是找不到子悠殿下?”寻仪感觉喉咙有些干涩,整个人有些难过。

张子陵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是,也不是。虽然混沌之我们无法找出任何一个人来,不过只要我们把未来的混沌给劈开,让时间长河的断层给缝合起来,我们便可以找到子悠。”

“邪无双当时给我,子悠在我追寻终极的道路等着我,应该是要让我劈开这未来的混沌。”到这里,张子陵眼眸之不由闪过一丝红芒,“这家伙,连现在都还在他的棋局!”

听着张子陵的话,寻仪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什么。

这实在是……太过恐怖!

在寻仪心,对邪帝的评价又更了一层。

邪帝的可怕并不在于他的实力,算是寻仪全力一搏,或许都能和邪帝拼一阵。

敌不仇科鬼后学由孤仇仇恨

而在现如今的世界,无论是神王还是道背后还没有出现的存在,寻仪恐怕都抗不一眨

换句话,邪帝在这宇宙隐藏的顶尖人物,实力恐怕都排不号。

后仇不仇独后球接冷学我早

邪帝可怕的是,他的布局,他的筹谋,他的……野心。

“恐怕之前我的推测有些错误了,邪无双在地球的布局并不是让我毁灭神庭,亦或是灭神庭只是他顺手而为。”此刻张子陵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轻声自语道。

“他的目的其一便是带走子悠,其二便是让我收星宇为传承弟子,并且以子悠的离开来刺激星宇,激发星宇的赋。”

“神庭的作用,仅仅只是为了把我困在神庭几,让在凡间的星宇的赋能够彻底激发出来,领悟十大至高法则其之一。”

张子陵到这里,寻仪不由瞪大了眼睛,惊的不出话来。

“而邪无双要我在地球做的,仅仅只是把已经具有混沌之子资质的星宇给带到玄霄大陆来,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已经是定数。”

“邪无双提前创造了一名混沌之子邪无殇,再等待星宇苏醒成为第二名混沌之子,届时玄霄大陆的气运必定会不够用,玄她为了我定然会去夺取其他世界的气运,之后玄便会违规而惹得她背后存在震怒而受罚。”

“玄霄大陆也会因为失去道而变得未来不可控,他能够更好藏身。”

后仇地地鬼敌察陌阳我早陌

张子陵喃喃念着,不由抬头看向空,双拳开始紧握。

“邪帝……果然这一切,都还在你的棋局。你恐怕早知道道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存在,你所筹谋的……真的是这世界的终极?”

结远不科鬼敌术所月我星结

在一旁的寻仪听着张子陵这一番分析,脑海已然成一团浆糊,邪无双的棋局一环扣一环,让寻仪感到无的窒息。

当张子陵揭开这以地众生为棋子的棋局一角的时候,寻仪便能够清晰感觉到……

邪无双那令人窒息的野心。

“到现在我都还没有看透他的筹谋,不过我敢肯定……邪帝这家伙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轻易展现自己的獠牙!”

张子陵低声着,却也由衷地佩服着邪帝,张子陵自认为自己无法做到邪无帝这样为自己的野心不断筹谋。

如果张子陵走的是力的极赌话,那邪无双走的,便是智的极端。

“那老大,我们现在……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寻仪沙哑地问道,它已经不想思考了,邪帝的棋局超过了他的眼界。

听到寻仪的询问,张子陵却是笑笑,看着自己食指指尖的一朵无『色』之火燃起又熄灭,不断循环。

“邪帝不是已经给我们提示了么?”

“诶?”

艘科不仇鬼结球所阳考考月

“古神庭,诸神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