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仙域天尊 > 第1742章 妖女,最小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742章 妖女,最小的!

雪十三并没有开玩笑,在宴席结束后,他当即以神皇的名义下旨,让一些强大的族群选出一些优秀的血脉,前来通婚。

此消息一出,顿时惊动星空。

各大强族无不哗然。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个族群都有资格的,雪十三的要求不算低,是不是先天血脉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要达到神级。

各大强族得知有机会与神皇宫的那几位年轻的至尊联姻后,纷纷激动了起来。

人们在星空中热议了一段时间后,便全都返回了族中,挑选优秀血脉了。

“女儿啊,这可是机会,神皇宫可是卧虎藏龙之地,说是古今最强血脉的一股势力也不为过。你一定要抓紧机会啊,英姿超凡的叶至尊、世尊、麒麟至尊等人暂且不提,就算是神皇的那些师兄好友们,那也一个个一表人才啊。”

玉兔族中,一位老族长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说道,实际上他还有句话没说,即使竞争太激烈,若是……若是能得到那位狗尊……

那也很不错!

“爹,您该不会真的让我打狗尊的主意吧?”

这名女子说道,满脸的忧伤。

她的姿容很不错,身上带着股仙灵气质,很不俗。

可此时,对自己老爹的想法十分的无奈。

“女儿,狗尊虽然是狗族,但俗话说兔狗不分家嘛。别看狗尊一直没有幻化成人身,但到了它老人家那一层次,怎么可能无法化形?只是不愿罢了,说不定化形后也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呢。”

“可……它是疯子。”

“别胡说,那是狗尊至高无上的疯狗道,整个诸天万界独一无二。”

玉兔族的大小姐扶额,废话,当然独一无二了。

可问题是……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情吧。

“玉儿,你可有所不知,在古老的时代,天狗族乃是天道之下最高贵的血统之一。它们的血脉之强大,轰动整个星空。当年该族的一位老祖,那可是叱咤风云般的绝世人物,最后险些触摸到太初层次,只可惜发生了意外,否则很有可能会成功。”

老族长语气顿了顿,继续说道:“天狗族的那位,可是在当年为数不多的能与老神师媲美的盖代人物啊。据说如今,狗尊便在追寻它老祖的道,而且神皇也大力支持,前段时间斩杀的那头白虎太尊的精血,便给而来狗尊吞噬,它老人家极有可能成功。”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玉兔族的大小姐都惊呆了,那传闻不着调儿的狗尊,居然有这么大的志向,要问鼎太初?

“狗不可貌相,别看狗尊疯疯癫癫的,可它的疯狗道却是独一无二,甚至极有可能蕴含着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爹,我知道狗尊很强大,是那种吃杂风云的大人物,可……可我还是不愿意。”

玉兔族的大小姐撅着小嘴儿,满脸的不高兴。

什么兔狗不分家,兔跟狗怎么可能走到一块儿嘛。

还不得被欺负死啊。

类似于玉兔族的情况,在许多族群都在上演着,可谓热闹无比。

雪十三指定的日期很近,只给了各族三天的准备时间。处理完了后,他还要去一趟龙宫,耽误不得。

……

法则树下:

妖女一个人坐在旁边一块金色光滑的石块上,懒洋洋地听着一名生灵的汇报。

“招亲?雪十三这家伙吃饱了撑的吧。”

妖女愣了愣,自从雪十三成就大道后,很少会作出一些不着调儿的事情了,整个人显得很稳重。

可这家伙怎么忽然心血来潮地要在整个星空招亲?

“该死的,我前脚刚走,他就招亲,不过听起来蛮热闹的,不行,我要回去看看……”

妖女随手打发走了报信的人后,开始思索了起来。

好像挺好玩儿的,神皇宫的光棍儿可不少呢。

不知道雪十三会给他们找什么样的伴侣?

那个傻傻的大嘴巴会不会找呢?

还有死狗,雪十三不会直接给它找几百条母狗筛选吧。

想到这里,妖女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咯咯的声音清脆悦耳。

尤其再配上此时的背景,黄金色的法则树,黄金色的叶子,无尽的光辉,映照的她是那么的美丽。

“小娘,你的确该回去一趟了……”

“我回去干嘛……”

妖女头也不回地说道,然后便惊了一跳。

雪皇那小家伙儿居然醒了?

“呸,你叫我什么?”

“小娘……”

雪皇盘坐在不远处,相貌清秀,与当年的雪十三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气息祥和。

妖女顿时翻白眼儿,雪皇笑嘻嘻地说道:“小娘,你赶紧回去吧。”

“你这小鬼头……”

“小娘,你不要抵触了,你要是不嫁给我爹,这辈子注定要孤苦伶仃一个人,多可怜啊。所以,你注定是我小娘。”

“你这混小子,我白疼你了,有你这么咒我的吗?本宫很丑吗?”

“不丑呀,丑的话怎么能是我小娘。”

“呸,跟你爹一个样儿,从头到脚坏透了。”

“我是认真的,您别忘了,皇儿可是时代之子。我一眼便可以看透一些东西,剩下的时间还不知有多少,最后的结局也是没人能料到。难道您非要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后悔吗,所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您赶紧回去向我爹求婚吧。”

我……

妖女郁闷的抓狂,怎么可能。

老娘这辈子除了雪十三那家伙,就没着落了?

啊呸,我干嘛要臭男人,本姑娘才稀罕呢。

“雪皇,既然你是时代命运之子,是当代书写法则之人,难道连你也看不透将来,不知道结局吗?”

妖女神色认真地问道。

雪皇摇了摇头:“小娘,我不知道呀,不过……也许等到法则竖立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妖女起身,修长的身段婀娜多姿,黑色的纱衣长裙随风轻轻舞动,犹若蝴蝶展翅,翩然若仙。

她肌体莹白,就这么赤着玉足,晶莹的小腿儿光滑而富有光泽。

妖女背着双手,迈着轻灵的步子走到雪皇面前。

“小鬼,告诉姨,你现在领悟到什么地步了,还有多久?本姑娘可是早就等着你证道的时刻了,说不定作为第一个沐浴法则之人,我会比雪十三最先踏入太初呢。”

妖女低头,长长的发丝垂落,笑吟吟地问向雪皇。

“怎么说呢,具体的时间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快了。父亲交给我的那部神秘的经文很有帮助,等我将它悟透后,应该就是法则重现的时刻。也许一年半载,也许两年,也许十年,也有可能是下一瞬间。”

“喂,你怎么说话跟你爹一样玄乎,能不能有个准话儿。”

“小娘,您就放心回去吧啊,我不可能真的在你前脚走后脚就悟道的……啊啊……”

雪皇忽然大叫起来,妖女恶狠狠地掐着他的小脸蛋儿。

嘿嘿,这小脸蛋揉揉嫩嫩的,早就想掐了。

“小没良心的,你干嘛非要叫我小娘,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小的吗?”

妖女神色不善,不断揉捏着雪皇的小脸蛋儿。

该死的,不行,我不能回去。

娘希匹,当年雪十三那混账就拉着自己拜天地,而且口口声声地叫自己小老婆。

现在雪皇又一口一个小娘的叫着,让妖女十分不舒服。

“小娘,您快回去吧,我真的为你好。我爹命中还有一个小娘,你要是再不回去正名,真的要成最小的了……”

“你说什么?”

妖女听后,当即跳了起来。

雪十三那混账还在招惹女人?

妖女想了想,不行,本姑娘得回去一趟。

不能再看着雪十三祸害人家。

对,我要回去救人。

……

距离雪十三给出的三天期限快到了,各大强族已经有人通过部分修复的星空阵法来到神皇宫,目前已然聚集了不少人。

神皇宫内,一片喜庆,到处是大红花,以及漫天飘洒的花瓣儿,香气扑鼻。

夜晚,雪十三站在殿外,背负双手,看着这灿烂的星空。

由于黑暗生灵被击退,虽然星空还是有些昏暗,却已经能见到星光,不再那么的连一丝光都没有的状态。

“也不知这繁华能持续多久。”

他心中暗道。

背后有轻盈的脚步声,宋灵玉不知何时出现。

“莫问前路,珍惜当下,只要我们不曾错过,便不至于在覆灭的一刻而悔恨,不是么?”

她一袭金色的凤袍,身上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肌体莹白,眸若星辰。

雪十三笑了笑,道:“灵玉,你说的对,只要我尽力了,珍惜了,那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心灵的枷锁不能太重,否则会限制我的实力。”

“所以……去吧。”

宋灵玉俏皮地眨动了下那犹如星辰般璀璨的美眸。

雪十三:??

“你要我去哪?”

唉!

宋灵玉叹了口气:“前几天宴席上,司徒烟秋孤零零的坐在角落,你真没注意?也是,你一直忙着给人说媒了,说的还挺开心。可惜啊,佳人忧伤,落寞唯己知。”

雪十三反应过来后,不由得一阵头疼。

讲道理,当初他在圣武大陆要离开飞升时,司徒烟秋丝毫没有掩饰对他的爱慕之心。甚至是与顾冰儿同一时刻,他当初承诺了顾冰儿,可始终没有跟司徒烟秋捅破那一层窗户纸。

这些年来,经历的太多,太忙碌,哪怕重聚后,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灵玉,别闹了……”

“我是认真的,人家司徒烟秋那也是一辈子,谁都知道你们的交情。你觉得她还有别的路可走吗?以前我是有些小气,但从你在宴席上说要为师兄他们说媒后,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宋灵玉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们都已经成神了,几乎天道之下没有什么能毁灭我们。度过此劫还好,若真无法避过,所剩的时间可就这么多了。”

“司徒烟秋、帝女、妖女,她们这几个哪个不是因为你误了终身?甚至我觉得凤音仙子对你也有些……”

“哎呀,反正我话说到这儿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人家的一生那也是时间,已经苦等你千年,不管你怎么想的,我觉得都要去谈谈。就算没什么,给个承诺,给个安心,那也让她们舒服些,心灵上有些安慰。”

“我之前给了司徒烟秋许多宝物,可她却没有在神皇宫闭关,独自出去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且,她似乎没有多少提升,这些你都没有关注吗?她心灵的枷锁太重了,不像妖女那个傻白甜,成天傻乐呵,想得开……”

“就拿帝女来说,要不是你及时遇到,估计她都寻死了……”

“灵玉,你别说了……”

雪十三摆了摆手。

“怎么,女人招惹的多了也会头疼?活该!”

宋灵玉似笑非笑地道。

“你、羽灵、紫烟、冰儿,我都有割舍不下的缘由,我没始乱终弃,也没想过花心,可感情这些事情,尤其是我辈之人,若非生死之情,又怎能轻易托付终身。”

“我无所谓,反正我是正宫娘娘,羽灵姐姐的话,应该也不会在意你这些破事儿,紫烟姐姐大度,顾冰儿的话,她的要求更简单,只要能在你身边就行。我们都没给你压力,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过,快结束了,你也该给她们一个结果。”

说完这些后,宋灵玉便转身离开了。

“我回去修炼了,明天的那什么见面大会别叫我,让羽灵姐姐跟你主持好了……”

……

宋灵玉走后,雪十三一个人在这里踱步着,心烦的厉害。

刚才他还有心情感慨这诸天灿烂,可此时见着天上那一颗颗发光的星星,恨不得一掌全都给震碎了。

看的心烦意乱的。

嗡!

就在此刻,雪十三忽然瞪大了眼睛,满脸见鬼的表情。

怎……怎么可能?

我有血脉了?

雪十三顿时心中大喜,有孩子了,自己又有孩子了。

“小师姐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不对……”

很快,雪十三反应了过来,不是小师姐。她们夫妻俩现在一个太尊一个神尊,这么高的生命层次,能诞生血脉才怪。

除非花费很久的时间才有几率。

“是……帝女!”

“亲~了一下就有了?”

他嘴中咕哝道,他们这一层次的生灵,哪怕偶尔心灵共鸣,气机感应之下,都有可能诞生血脉。

帝女便是她父亲与她的母亲感应之下诞生的。

(天神主宰结束的时候,一些书友反应王道身边的兄弟都一个个的单着,太苦了,希望能有个后传番外的弥补下遗憾。这个我也一直没写。现在仙域这里,提前解决这个问题,虽然花费的笔墨有点儿多,最起码先交代清楚。感情线一直是金玉的短板,这本书处理的许多方面都欠妥当。下本书我会努力写好,争取不留漏洞。其实当初飞升上来的时候,应该带上顾冰儿的,结果脑子一抽捣鼓出个什么承诺,这地方算是一个比较大的败笔,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