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4245章 御魔牧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牧龙之力!

聂听到这个名字,眼神为之一颤。

他一直在等这一刻,他当然明白,黎幽让他当帮手,并非看中他的战力,而是需要他的木龙之力。

如果没有牧龙之力,黎幽带着聂,根本就是累赘。

“哈哈哈!”这个时候,高空之上传来明尚书的狂笑,张狂无比,叫道:“黎幽,你的确是纵之才,可惜这一战,你输了!”

“是吗?”黎幽嘴角扯动冷笑,全身气势疯狂释放,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如惊涛怒浪,冲击虚空震动。

顿时,聂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血脉躁动,让他快要力量失控了。

“聂,释放你的力量!”黎幽低沉开口,一双眼睛变得漆黑如渊,整个人释放出一股至极黑暗的力量,竟然四周地变得阴森晦暗,如同末日来临一般。

聂心头震撼不已,随即引动星辰血脉,激发其内的牧龙之力,虚空之中顿时响起龙吟之力,如同万龙咆哮一般。

庞然的牧龙之力,一瞬之间被黎幽吸收融合,顿时地之间涌动起恐怖的气息,如暗夜吞噬地。

“这是血祭!”这个时候,肥猫的声音响起,惊骇无比。

他刚才一直在疑惑,为什么黎幽在重创之下,还能爆发出如此庞大的力量,此时终于想明白了,原来黎幽使用血祭,以自身血脉之力献祭,激发出武体的极限。

这种方法,虽然能让力量瞬间提升,但对武体的伤害也非常大,轻则虚弱数年,重则可能损山武道根基。

这一战对黎幽涞水,实在太重要了,不仅仅是为了使一族,更是为报师仇。

黎刑对他而言,是至亲之人,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

在当日他看到黎刑被逼杀之后,为师报仇便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事。

“这个混蛋,他这是在坑聂。”随即,肥猫大叫起来,暴跳如雷。

黎幽使用血祭,意在激发自身力量,但他却需要聂的血脉力量,所以聂引动血脉的时候,必然也要遭受血祭的压迫。

聂的实力跟黎幽相比,完全不能比。

血祭之力,如果能重伤黎幽,那么就有可能直接杀了聂。

“这是什么力量?”此时,聂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逆冲武体,让他脸色骇然一变。

“退后!”他看向黎幽,后者暴吼一声,一股可怕的力量冲而起,震撼地。

“嘭!”聂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受到一股恐怖冲击,身影倒飞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淋淋血迹。

同一时刻,黎幽的身影动了,九御魔破空而出,龙吟惊,无尽枪意如滚滚暗云一般,压迫而出,至极黑暗的力量,终于彻底爆发出来。

“怎么可能?”明尚书冷立高空之上,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黑暗压迫,不由得心头一颤,惊骇出声。

他做梦都想不到,黎幽在重伤之下,竟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下方人群,感受到高空之上铺盖地的压迫,神情都变得呆滞了。

聂堪堪稳住身形,身躯之上却是有着一道道深深血痕,涌动着一股黑暗气息,好似被火焰灼伤一般。

而他的体内,那股可怕的力量并未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狂暴,好似要将他吞噬一般。

“聂,快稳住气息,切不可再动用力量。”惊疑之际,肥猫的声音响起,紧张道。

“肥,这是怎么回事?”聂深吸一口气,身影落地,想要稳住血脉,但却惊骇发现,血脉狂涌不止,躁动不已,甚至九道元脉都要炸裂一般。

顿时,他身躯之外的一道道血口裂开,整个人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糟了!”肥猫见状,脸色大变,血祭之力太强了,聂根本压制不住。

“屏气凝神,魂守血脉。”就在血脉将要失控之时,一道声音响起,随即聂感觉到一股雄浑力量涌入体内,强行压制那股躁动之力。

“院长大人。”聂转身,看到一张熟悉面孔,惊喜一声。

“不要话。”圣光沐雪沉沉开口,以自身血脉力量,压制血祭之力。

聂微微点头,顺应圣光沐雪的力量,慢慢地稳定体内血脉躁动。

而在同时,黎幽的气势爆发到极致,身影直接动了,枪锋所指,如一头狂龙,压迫地,轰杀明尚书。

“想杀本家主,痴心妄想!”明尚书眼神一沉,低吼一声,九对使之翼震动,火焰滔,狂暴的气息充斥地,火海冲击四周,焚噬一牵

“轰隆隆……”一瞬之间,两股至极力量对撞在一起,地震动,如陷末日。

黑暗和火焰的交锋,光明和黑暗的冲击,滚滚狂浪淹没地,虚空颤抖不止,竟是被硬生生地撕裂了。

人群望着高空,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难以置信,如此程度的战斗,竟然是由一名武五重武者创造出来。

黎幽和明尚书的身影被狂浪淹没,地之间只剩下狂暴的冲击之声。

人群屏气凝神,望着高空,呼吸都要停滞了。

许久之后,混乱的时候慢慢地恢复清明,两道身影缓缓变得清晰,正是黎幽和明尚书。

黎幽身影冷立,如一柄浴血而立的魔枪。

他的目光如利刃,冷冷盯着另外一边的身影,明尚书。

明尚书长发飞扬,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但是神情却是有些呆滞,他嘴角抽搐着,似乎想要什么,但任他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半点声音。

人群呆滞而望着两道身影,神境绷紧到极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出来,这一场战斗,到底是谁赢了。

似乎,从表面来看,是黎幽输了。

但是,现场的气氛,却是让人感觉哪里不对劲,十分奇怪。

“老师,我为你报仇了。”就在这个时候,黎幽开口,眼中的腥红和黑暗退去,双瞳恢复了清明,神情变得淡然,如同一个一直被坚持的人,终于放下了心头的执念。

“你……砰!”他话音刚刚落下,明尚书最终开口,却只发出一个声音,然后身躯一震,直接炸裂成一片血光。

身死,魂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