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1737章 凭什么狂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聂的身影冲而起,屹立在半空之中,虽然全身鲜血淋淋,但是气势极为锋利,好似一柄利剑一般。

“聂!”若雨千叶看清楚空中的银发身影,眼神颤抖着,热泪翻滚。

其他人都是一愣,不可思议地盯着聂,好似见鬼一般。

“聂,你,你没死?”段痕望着聂,脸色阴晴不定,声音都在发颤。

他万万没有想到,聂正面受他一掌,居然这都不死。

聂的武体,到底有多强大!

“我过了,凭你还不够资格杀我!”聂冷冷回应,身躯一震,全身血污涤荡一空,眼神凌冽肃杀。

不得不,段痕刚才的一掌,确实可怕。

就算是聂倾力一剑,依旧无法挡下那一掌。

幸好他的武体够强,在加上及时使用星魂之盾和风极苍战甲,这才保下一命。

段痕此时的实力,超出聂的预料,的确有些棘手。

“聂,你激怒我了!”段痕感受着聂眼中的蔑视之意,疯狂怒吼着,周身的风雷极印变得极为狂暴,再加上冰魔蚕丝的力量,在他的身后涌动着可怕的风雷寒力。

风雷极印,本来就同时拥有风雷两种属性,冰魔蚕丝的冰寒之力,那就是三种属性,极其可怕。

聂眉头皱起,脸色低沉似水。

他此刻开启三大禁术,只有主神初期实力。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他可以轻松灭杀主神巅峰强者。

但是他受到武道禁制的压迫,就算是有神魔之力帮他抵抗武道禁制,真正的实力也最多只有上位神中期后期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正面对抗段痕,实在有些勉强。

“聂,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这么狂妄!”段痕低声怒吼,随即身影一动,狂吼道:“五雷压顶!”

一掌轰出,五道黑色的风雷之力出现,好似五条巨蛇一般,翻滚在虚空之中,周围的空间直接被冻结,地之间涌动着恐怖的风雷寒力。

“轰!轰!轰!轰!轰!”五道风雷之力同时呼啸而出,向着聂狂轰而来,可怕的气势弥漫着,好似要将地都撕裂。

所有人心头一紧,眼神颤抖不已。

段痕实在可怕,完全不顾一切,就是要杀聂!

聂眉头一皱,背后出现星魂之翼,同时星河禁空开启,一剑狂轰而出,剑影一分为五,五道剑影挡下五道风雷之力。

段痕身影微微一动,后退数步,随即稳住,脸色惊骇地看着聂。

聂在半空之中扇动星魂之翼,稳住身形,嘴角却是溢出一抹血迹,脸色也苍白如纸,非常难看。

三大禁术,三邪剑脉,再加上神魔之力释放,这对他的武体已经是极大的负担,此时他再开启星河禁空,武体已经被逼至极限。

在这种状态之下,聂撑不了多久。

“聂,你的实力超出我的预料,但我相信,你此时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段痕看到聂脸色苍白得吓人,不禁阴阴一笑,身影随即微微后退。

他没有必要在此时和聂硬拼,只要等聂支撑不住的一刻再动手,便能一举灭杀后者。

“足够杀你了!”聂嘴角冰冷地扯起,眼神之中涌动着可怕的杀机。

下一刻,他身影一动,星辰斩一剑狂轰而出,凌厉如杀的剑影呼啸着,向着段痕袭杀过去。

段痕却是冷笑一声,并不选择和聂硬碰硬,而是一掌拍出,随即身影狂退,避开剑影的正面冲击。

“嗯?”聂目光微微一凝,段痕不与他正面对拼,这就非常麻烦了。

此刻他体内的星辰之力,禁术符文之力,元力和神奕力,各种力量都在大量地消耗着,若是他不能在这段时间内打败或者杀掉段痕,那么输的人一定是他!

“末日之狂,逆杀!”一念及此,聂眼神一颤,随即一剑刺出,快到极致的一剑,如闪电般击出,向着段痕绝杀过去。

段痕再次冷笑一声,随即一掌轰出,一道寒冰之力出现,竟是凝成一面寒冰护盾,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嘭!”剑影落下,寒冰护盾直接崩碎,段痕身躯一晃,却是并没有受伤。

聂的这一剑,速度快到段痕无法避开,但是威力却有些弱,根本伤不到段痕。

“聂,你快要撑不住了吧。”段痕嘴角扬起,眼神之中透着轻蔑的笑意。

聂稳住身形,眉头皱起,嘴角却是不停地有鲜血溢出。

这种状态对他的武体消耗太大,几乎无法承受。

“镇定!”聂心头低吼一声,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

聂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眼神微微颤抖着,脸色却是平静许多。

“怎么?不敢出手了吗?”段痕冷笑一声,眼神之中尽是轻蔑。

“下一招,杀你!”聂嘴角诡异地扯动一下,随即手中出现烽火连弩。

他心念一动,混沌之焰涌入烽火连弩之中,随即毫不犹豫,烽火连弩火力全开,漫的利箭呼啸而出,顿时在空中炸裂成一片火海,向着段痕狂压过去。

“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想伤我吗?可笑!”段痕见状,眼中的不屑之意却是更加明显,冷笑一声,周身再次出现寒冰护盾。

无尽的火焰之海狂轰而至,而聂的身影也跟着狂杀过去。

“聂,他要干什么?”众人看到聂竟然直直地冲了过去,目光不禁一颤,心中惊叫一声。

“傲剑诀至极三式最终式:剑魂绝世!”聂人在半空之中,背后双翼狂动,星辰斩直接刺出,剑锋之上剑意滚滚呼啸。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吗?”段痕见状,嘴角微微扯动,眼中流露出难掩的喜色。

他断定,只要自己挡下聂的这一剑,后者就失去了再战的资本。

而段痕认为,这最后一剑,对他来,根本没有威胁!

聂身影如电,向着段痕绝杀而来。

但是他剑锋之上的剑意却是一直蓄而不发。

“嗯?他要干什么?”段痕看聂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禁眉头皱起,心中竟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神境武者的战斗,基本上都是拉开数千米甚至数万米的距离,聂却是直直地扑过来,这是要干什么?

“绝对禁锢,发动!”就在聂距离段痕只有百米左右的距离时,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喃喃开口,眼神邪异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