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490章 古怪少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看清楚面前身影的刹那,聂直感觉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嘴里只有吸的气没有呼的气,神情彻底僵硬。

因为这道身影简直太美了。

盈盈如雪的肌肤羊脂白玉一般,细腻到极致的五官让人感受到惊心动魄的美,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到无法比拟。

美,太美,太完美!

美憾凡尘,摄人心魂,动人心魄,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美得不真实,美得不应该存在。

一切的一切,在这个女子的面前,全部黯然失色。

聂彻底呆滞了,感觉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了,眼前只有一道美到极致身影。

站在原地,聂足足愣住了十几秒,直到某一时刻,美丽绝伦的身影突然走了过来。

血气,翻涌,翻涌,再翻涌!

“你怎么了?病了吗?”少女白皙的手臂举起来,晶莹的手掌在聂的面前晃了晃,精致绝伦的脸上有了表情,竟是显得疑惑而担心。

她的声音很好听,如风铃声一样,宛若。

“咕咚!”喉咙滚动一下,聂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近乎僵硬的身体终于有了反应,空洞了许久的大脑再度开始运转。

他后退数步,下意识地与少女来开距离。

“你害怕我吗?”少女看着聂,眼神晶莹澄澈,如初生的婴儿一般,不含半点杂质。

纯洁,只有最纯洁的人才能拥有如此澄澈的眼神。

她全身散发着少女的独特体香,轻柔迷人,禁不住让人想入非非。

这个女孩太纯洁了,全身的气息与周围肮脏的一切,格格不入。

“害怕?”聂深吸一口气,喉咙再次滚动一下,他的确害怕,但却不是害怕眼前少女,而是害怕控制不住自己。

“呼!呼!呼!”狠狠呼出三口浊气,聂终于冷静许多,看着眼前少女,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刚才聂进入峡谷之后,明明已经仔细地感知过周围千米之内的一切,没有发现任何饶气息,这个少女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如此古怪,半片衣服都没穿。

“我叫雪儿,我家就在这儿啊。”少女开口回答,真烂漫的声音,竟是对聂没有半点防备。

“你家在这儿?”聂微微一愣,目光有意避开少女的身体。

这里是混乱之渊,上古神魔大战的古战场,凶险万分,危急四伏,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全身没有半点元力波动,竟然自己住在这里,这样的话,可信吗?

如果这话从其他任何饶嘴里出来,绝对是在撒谎。但是从这少女的口中出,那就绝对是真的。

她的眼神,太清纯无辜了,拥有这种眼神的人,不可能撒谎。

“对啊,我的家就在这里。”雪儿似乎被聂古怪的反应逗乐了,笑了一声,指着身后的山洞道。

聂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峡谷的后方居然有一个山洞。

想了一下,聂从空间戒指中拿出几件衣服,扔给雪儿,道:“你还是穿上衣服吧。”

与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交谈,聂坚持得很难受。

“衣服?”雪儿接过聂扔过来的衣服,美眸微微闪烁一下,皱眉道:“太脏了,我不穿。”

“……”聂一脸无语,这可都是他给自己准备的新衣服,动都没动过。

“好吧,我穿。”看到聂有些为难,雪儿倒是十分乖巧,开始慢慢地穿衣服,但是穿了大半,竟然没穿上,还硬生生把衣服扯破了。

“你从来没有穿过衣服?”聂一脸无语。

“是啊,我和羞羞都不穿衣服的啊。”雪儿一脸认真地道。

聂一脸黑线,这一家人还真是奇怪,就算是与世隔绝,也不能不穿衣服吧。

“羞羞?”突然,聂惊叫一声,道:“这里不止你一个人?”

刚才雪儿了一个名字,羞羞,听上去也是一个女孩。

“嗯。”雪儿点点头,道:“我和羞羞就住在山洞里,那个懒家伙,肯定在睡觉呢。”

“呃……”聂无语点头,再次扔给雪儿一套衣服。

雪儿接过衣服,一筹莫展地看了老半,终于还是看向聂,开口道:“你可以帮我穿吗?”

“咕咚!”聂喉咙滚动一下,呆滞了半。

帮女孩穿衣服,他之前真的做过,就是帮助墨如曦觉醒元灵的晚上,后者昏迷,他就顺手帮忙穿了一下衣服。

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女,大活人一个,帮忙穿衣服的话,总感觉心虚。

“好吧,我自己穿。”雪儿看出聂的犹豫,十分委屈地点点头,一边穿衣服一边还嘀咕着:“是你让人家穿衣服,人家不会穿,你也不帮忙。”

言语之间,对聂十分不满。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雪儿终于穿上了衣服,却有点太大,袖子和裤脚都突出好长。

聂本想让她把袖口裤边叠起来,但想到后者穿衣服都费劲,这种“高难度的动作”,还是算了吧。

反正如此倾城的少女,就这么穿着衣服,也非常好看,而且还多了一点喜福

“雪儿,你刚才,你的家在这里?”等到雪儿穿好衣服,聂目光微微一凝,还是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住在命幽林。

聂能够感觉出来,雪儿的身上的确没有半点元力波动,体内连元脉都没举行,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是啊,我从就和羞羞一起住在这里。羞羞出过山谷,我连山谷都没出去过呢。羞羞外面太危险了,不让我出去。”雪儿脸委屈地着,似乎对羞羞有些不满。

“羞羞?”聂听着这个名字,感觉有点怪怪的,问道:“羞羞是你什么人?”

“我的朋友啊,我们从一起长大的。”雪儿回答着,然后突然想起什么,惊叫道:“糟了,羞羞马上要醒了,他不允许其他人来我们家的,要是他知道你来了,肯定很生气。”

“没事,他要是生气,我向他道歉就是了。”聂淡淡一笑,显得无所谓,毕竟是他擅自闯进峡谷,打扰了对方,道个歉也是应当的。

“咝!”就在这个时候,山洞之中突然传出一个古怪的声音。

“哎呀,糟了!羞羞醒了!”雪儿惊叫一声,美眸之中闪烁着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