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323章 虐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粉儿!”就在罗粉被聂轰飞到上的时候,一声歇斯底里的哀痛响起,正是刁正德。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像狗一样的虐杀,这种心痛,若非亲身经历,根本无法想象。

“咕咚!”一旁的古意也是喉咙滚动,表情僵硬。

他没有想到,刁正德亮出炼丹师公会红衣长老的身份,聂竟然根本不在乎,似乎在聂的眼里,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的确,聂根本没有将区区一个红衣长老放在眼里。

毫不夸张的,就算是今站在他面前的是炼丹师公会会长,又或者是四大世家的族长,他也绝对会杀掉罗粉。

单凭罗粉对秋山等人坐下的一切,今就算是王老子来了,也难逃一死。

金大宝也是表情僵硬地看着聂。

他知道聂狂,却没想到狂到这种地步,不仅无视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甚至还以一种近乎残暴的方式挑衅后者!

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那可是三千世界之中站在顶赌人物啊!

“砰!”一声,罗粉狠狠砸在地面之上,激起一阵泥土。

“聂!”刁正德彻底暴怒,指着聂大吼道:“我命令你马上住手,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不是你能得罪得起!”

聂目露凶光,根本不理他,嘶吼一声,如一头发狂的野兽,脚下一踩,将罗粉的身躯直接震起来,大手一扬,直接一拳轰出去!

“嘭!”

“嘭!”

“嘭!”

……

闷响声持续不断。

血水飞溅之中,罗粉的脸部彻底塌陷,眼睛凸出,眼珠中的血丝一根根变得清晰,一根根失去光彩。

刁正德彻底呆住了,像一个石头人一样愣在原地,半没有反应。

“粉儿!”直到某一刻,刁正德突然察觉到罗粉身上已经气息全无,整个人猛地颤抖一下,眼中的神采一下消散,好似所有的信念在一瞬间崩塌,变得绝望。

罗粉,他的儿子,他最宠爱的儿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被人虐狗一般活活打死。

刁正德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啊!”突兀地,刁正德发出一声沉痛的怒吼。

他的声音在颤抖,他的心在颤抖,他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毫无疑问,这是暴怒的颤抖。

围观的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都僵硬了,今发生的一切他们将永远铭记。

堂堂的南山域第一才,就这样死了,活活被聂用拳头打死。

太震撼,太血腥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有谁会相信,有谁敢相信。

尤其是聂无视刁正德的威胁,实在是霸气得令人发指。

整个三千世界,直接不鸟炼丹师公会红衣长老的人,屈指可数。

毫无疑问,今过后,这件事情传开,聂的名字将响彻整个南山域,甚至是须弥灵都,都会知道这个名字。

“聂,你杀了我儿子,我要你偿命!”刁正德愤怒的失去理智,竟然发疯地向着聂直直冲了过去。

聂微微一愣,旋即一剑砍过去,剑气笼罩过去,形成了一道剑网,将刁正德牢牢困住。

刁正德虽然是六阶炼丹师,但是却只有万象九重的实力,如果是正面战斗的话,完全就是渣渣。

“刁大师!”步三步四同时惊叫出口,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

他们实在想不到,聂居然狂妄到这种地步,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出手。

两人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一旁的黎老正盯着他们,绝对不是看画的。

“聂!不要杀他!”这个时候,古意也惊叫出来,一张老脸都吓紫了。

聂杀了罗粉,这只是得罪馏正德。

穿了,这是他和刁正德之间的私人恩怨。

如果聂当众杀馏正德,那就绝绝对对是两码事了。

刁正德是谁?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

如果他死在了聂的手里,那么就等于聂直接向炼丹师公会宣战。

当众虐杀一位红衣长老,别是聂这么一个三流帝国的城主,就算是四大世家的族长都绝对不敢这么做。

若是刁正德真的死在了聂手上,那么就算他背后有四大世家撑腰,这件事也绝难善了。

正是因为红衣长老的身份特殊,所以当日宫凌异这个真元九重强者见到古意,都只能乖乖地装孙子。

聂杀了罗粉,古意可以帮他周旋,不让炼丹师公会的力量卷进来,但他要是杀馏正德,这件事就没有任何周转的余地了。

聂听到古意的提醒,手上猛然停住,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狠辣的笑意,冷然道:“我不管你是谁,再敢惹我,照杀不误!”

聂前世就是炼丹师,而且还是界炼丹师公会的长老之一,他当然知道炼丹师公会的实力。

他并不想杀刁正德,只是吓吓后者而已。

尽管聂丝毫没有将刁正德放在眼里,但他也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人开罪炼丹师公会。

如果惹怒炼丹师公会,仅凭聂现在的实力,绝对无法承受严重的后果。

恐怕到时候真的要把唐昊叫出来收拾残局了。

想到这一点,聂全身的气势散去,剑网消失,让刁正德喘了一口气。

“聂。”刁正德老脸涨红,情绪却是稳定了不少,他转身望着罗粉的尸体,眼中的凶狠,无法形容。

聂冷眼看着刁正德,心中疑惑,这种货色,如何能爬上红衣长老的位置。

“你杀了我的儿子。我们之间,不、死、不、休。”刁正德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整个人却失去刚才凌厉,好似一下苍老了数十岁一般。

一字一句地完最后四个字,刁正德蓦地转身,对一旁的步三步四低低吼道:“带上粉儿的尸体,我们走!”

“是!”步三步四两人答应一声,眼角的余光瞄向黎老,显然是十分忌惮。

聂也不去管他们,缓缓向着秋山等人走过去。

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就此收场。

直到刁正德的身影消失,围观众人还是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古意这时走到聂身边,脸上带着几分忌惮,几分担忧,道:“聂,刁正德此人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你杀了他的私生子,今后一定要心了。”

“我等着他来报复。”聂神情淡然,眼中闪烁着令权寒的凌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