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升官指南 > 八百八十章公事公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水海听了这话立马火冒三丈冲吴所长发飙道:“我看没有我的同意谁敢踏进我陈家房门一步!”

陈水海嘴里说着话,往后退两步把自己的身体堵在门口,摆出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那模样摆明了谁要是敢往屋里冲先从他身上跨过去再说。

吴所长心里明白,自己今天是无论如何要把陈小山抓走,既然对陈家人软的不行也只有来硬的了。

他想起自己在唐一天办公室里应承的话,心一横冲手下人一挥手下达命令:“把陈老爷子拖开给我进去搜!”

“是!”

站在吴所长身后的一帮警察早就对陈小山这种屡屡犯案的官三代看不顺眼了,以前一次次抓他却又不得不迫于上级领导的压力把他给放了,这一回可是领导点头要抓人,一个个迫不及待干劲十足往别墅里闯。

年老的陈水海哪里是一帮年轻力壮的警察对手?他那衰老的身体被两名年轻警察冲上去随手一拎整个人被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后面的警察一拥而入很快在别墅二楼陈小山的卧室里把他抓了个正着,这家伙正一个人躲在屋里打游戏呢。

眼看着宝贝孙子陈小山被一帮警察从家里带走,陈水海急了!他一路紧跟着被抓的孙子跑到大门口急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直到警车开走的时候他还不停对着被押坐在警车里的孙子喊:“小山你别怕啊!爷爷很快想办法让他们把你放出来啊!”

陈小山倒是无所谓,反正他经常被警察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他对警察找上门来抓人这件事早已习以为常,他甚至还冲着车窗外的爷爷挥挥手露出灿烂笑容口中安慰道:“没事爷爷,你别紧张!”

陈小山不懂事,陈水海可算是见多识广的老官场了,他从今天吴所长强行闯进自家别墅带走孙子陈小山便意识到情况明显不对劲。

眼看着孙子乘坐的警车越来越远后,他立马转身回到自家别墅客厅里开始打电话,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人家一听说经济开发区派出所的人把陈小山抓了,没有一个人敢应承帮忙,这让他心里的不安愈加强烈。

当他打电话给一位还在职当领导的老下属时,老下属好心提醒他:“老领导,要不你赶紧同意把家里的拆迁协议签了吧?否则你孙子恐怕一时半会出不来。”

陈水海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自己孙子突然被抓背后还另有文章?这让他有种被人掐住脖子胁迫的感觉。

他一怒之下当即亲自去了一趟红海县委书记朱达光的办公室,向朱达光反映,“经济开发区的领导为了胁迫老百姓拆迁采取下三滥的威胁手段!”

朱书记对这位陈老爷子也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头回见面竟然是为了这种事,既然这位退休老干部找上门来反映问题他多少要给点面子,于是让人通知县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唐一天来一趟自己办公室跟陈老爷子当面解释清楚此事。

不消一刻钟的功夫,唐一天来了,他不仅自己来了还带来了经济开发区负责拆迁工作的方副主任和派出所长的吴所长。

陈水海一看到吴所长就来气,当着朱达光的面二话不说冲上前对吴所长呵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跑到我家去抓人?你今儿要是不把我孙子放了我跟你没完!”

陈水海的张狂言行,让一旁的县委书记朱达光和唐一天等人都感到有些不自在,他一个退休老干部居然当着这么多在职领导的面喧宾夺主口出狂言?谁给了他这么大的特权?

朱书记当即出言阻止陈水海:“陈老,咱们有事慢慢说,现在唐书记已经来了,你有什么问题尽可以当面问他。”

陈水海这才把眼神转到唐一天身上,当他看见这位经济开发区的工委书记居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眼里先有了几分蔑视。

他冲唐一天冷冷口气质问:“唐书记,你辖区内派出所长为什么要抓了我孙子?难道就因为我不同意拆迁你们就使出这种下流手段?你们这也太卑鄙了吧?”

面对陈水海的强词夺理,唐一天冲他看了一眼并未动怒反而脸上微微笑了一下,他心里明白,陈水海一个退休老干部说话并没什么分量,最重要让县委朱书记理解这件事的真相才是正题。

他当即先在书记办公室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然后心平气和口气向朱书记汇报道:“朱书记,陈老的孙子陈小山违法的事犯罪事实俱在,如果不是证据确凿警察也不会跑到他家里去抓人。

至于说陈老家里拆迁的问题,他家的确是属于我们经济开发区划定拆迁范围,而且目前拆迁工作中也只有他一家还没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不过这是两件事,我认为陈老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实在是有点牵强。”

唐一天的话瞬间又惹怒了原本火气很大的陈水海,他也是护孙心切,竟然忘了这里并不是他家的别墅而是县委书记办公室,一个箭步冲到唐一天面前伸手指着他的鼻梁教训道:“你算哪根葱?居然敢当老子的面耍这种阴谋诡计?你以为凭你三寸不烂之舌我就会相信你的话?我孙子犯法的事多了去了,为什么警察平时不抓人偏偏在这种时候抓?你们这明明就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面对陈水海的指责,唐一天静静坐在沙发上一声未吭,只是他看向陈水海的眼神却透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冰寒,让陈水海一边咆哮却一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从未见过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干部居然会有如此深不可测的眼神,那种眼神里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冰寒,让人看了像是瞬间坠落地窖忍不住要发抖。

县委书记朱达光听了陈水海和唐一天各自说的几句话后,已然明白事情真相,他转脸冲情绪激动的陈水海劝道:“陈老,你也是咱们红海县的老同志了,你孙子被抓了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作为老党员,作为一名退休老干部应该支持县里的建设工作,你说呢?”

陈水海没想到县委书记朱达光话里的意思也偏向唐一天,这让他不由着急,他赶忙冲朱达光说:“朱书记,经济开发区领导的行为分明是对我家不同意拆迁打击报复!”

唐一天当即矢口否认:“朱书记,陈老孙子的案子证据确凿派出所也是公事公办,绝不存在他所谓的打击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