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升官指南 > 八百七十八章高看一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八百七十八章高看一眼

两家公司为了诋毁对方原本不遗余力,这让市纪委的恶人几乎没费多大劲就掌握了两家公司诸多内幕情况。

既然事情闹大了总得有人被推出来背黑锅,这一次倒霉事落到了经济开发区副主任井大忠和他的“老领导”县委组织部长毛红明身上。

井大忠因为涉嫌在招投标工作中存在暗箱操作行为被县纪委带走审查,毛红明则因为强行插手经济开发区工程招投标问题背了个处分,同时市纪委工作人员宣布:之前的经济开发区工程招投标结果无效!

经济开发区出了这么大的事,唐一天自然要给新上任的县委书记朱达光一个交代,他主动去了朱达光的书记办公室向他汇报说:“工程上的事向来就容易出问题,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副主任井大忠的胆子会那么大,这也跟我用人不当有直接关联,以后工程上的事我会尽量挑选政治素质更强的领导去负责。”

事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朱达光又能说什么?他只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对唐一天公事公办口气说:“既然事情已经闹开了,希望经济开发区的工程招投标工作以后务必保证公开透明公平公正。”

唐一天自然是满口答应,回到经济开发区后立马安排了另一位副主任重新启动工程招投标事宜,经过了一番“公平公正合法”的招投标程序后,胡老板之前留下的几个大项目全都落到了开发商敬柏红手里。

敬柏红对这个结果早已心知肚明,他更清楚这几个项目只要拿到手就能让自己白白赚上个几千万,但是这几千万该如何分配?他心里一样门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经济开发区的工程招投标工作刚刚落下帷幕,副主任方广远负责的胡家村土地拆迁问题又起波澜。

这天下午,方广远坐在唐一天的书记办公室里,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向家长告状一样控诉道:“唐书记!那个叫陈水海的退休老干部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别人家都同意拆迁,唯独他一家死活不肯签字。

我亲自带人去他家一天跑三趟跟他磨尽了嘴皮好话说尽,您猜他怎么说?他要求的拆迁价格居然比其他人家高两倍?您说他这不是故意讹人吗?

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您是老党员退休老干部,您以前又当过咱们红海县的县委副书记,现在咱们县里搞建设您应该带头支持才对呀?您怎么能拖后腿呢?

没想到我不劝他还好,我这刚说了没几句他就跟我吼起来了,非说我这个副主任官职太小没资格跟他谈话,还说要谈就请唐书记亲自去找他谈,否则他谁也不让进门。

今儿一早我带人去找他做工作,他不仅不让我们进门还放了家里养的一条狗咬我们,搞的我们一帮人差点就被狗咬了。

唐书记,我在经济开发区工作时间也不短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退休老干部,胡家村的拆迁工作只剩下他一家没签字了,我也是实在没法子了才会过来向您汇报。”

唐一天听了方副主任的汇报后心里也很气愤,他心想,“看来这位陈老爷子还真不是一般人,他居然能把方副主任气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他当即对方副主任说:“这件事我知道了,这位退休老干部家拆迁的事先缓一缓,我来亲自处理。”

方副主任以为唐一天话里的意思是要亲自去一趟陈水海的家做他的思想工作,连忙及时提醒道:“唐书记,您要是去陈水海家可得当心他家那条狗,那条狗是大型犬还特别凶冲上来就咬人真是挺厉害。”

唐一天对方副主任的提醒表示感谢,等他一脸怏怏不乐离开办公室后立马拿起电话让人把经济开发区的派出所吴所长叫过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在经济开发区这块地盘上,若说最了解各家各户具体情况的人莫过于整天在老百姓当中处理各种鸡毛蒜皮小事的派出所民警。

唐一天把吴所长叫过来的目的就是要先弄清楚,这位陈水海除了是一个退休的县委副书记之外还有什么背景?

要说一个退休老干部敢如此嚣张放狗咬经济开发区的干部他还真有些不信,有谁见过拔了翅膀的鸟还有胆子如此高调飞翔?

“这个陈水海身后一定还有别的依仗。”唐一天心中暗自猜测。

不一会的功夫,个头不高的吴所长急匆匆赶来,吴所长一进门冲唐一天满脸堆笑问好:“唐书记好!您找我有事?”

吴所长上次在何忠涛的小舅子开的酒店里得罪过唐一天,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整天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其实心里每一天都在等着另一只鞋子落下,生怕上头突然来一份文件把自己派出所长的官帽子撸掉。

今天他突然接到电话通知说,“唐书记请你到经济开发区办公楼书记办公室一趟”,他当时就吓的两腿发软差点走不动道。

他足足花了三分钟才缓过劲来,一路上小心脏“砰砰砰”跳不停来到经济开发区的办公楼又进了书记办公室。

唐一天见吴所长来了,神情平静冲他问:“吴所长听说过咱们经济开发区辖区内有个叫陈水海的人吗?”

打从唐一天第一句话问出口吴所长心里立马安定下来,他当即明白唐书记今天找自己过来并不是“另一只鞋子掉下来”而是找自己谈工作上的事。

他赶紧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特别认真表情回答:“陈水海是一位退休老干部,他退休之前曾任红海县委副书记的职务。”

“我想问你陈水海家庭的具体情况,比方说有几个孩子?他们分别在哪里工作?家里近亲属有没有在省市机关单位工作等等?”

唐一天这么一说吴所长当即明白过来,他满脸堆笑对唐一天说:“唐书记找我打听陈水海家的情况可算是找对人了,我跟他儿子原来是中学同学,我对他们家的情况实在是太了解了。”

吴所长说话的功夫发现唐书记眼里好像有一道寒光闪过,立马意识到自己话题不自觉跑偏,当即言归正传详细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陈水海家庭情况。

“陈水海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的儿子在县水利局当副局长,女儿在省城工作好像是哪个单位的普通工作人员,但是他的女婿是省国土厅的处长,他们家在咱们整个经济开发区也是颇为有名,因为陈副书记两个孩子都算有出息街坊四邻们难免要高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