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335章 师父是男神3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林夕很敬佩开创出曜玄社区的人。

她觉得能尽量考虑照顾所有人的利益,并将之互相制约在一个平衡点,对于一个本就处在绝对优势位置上的人来说,已经难能可贵。

这个人把委托人、执行者和社区的利益糅合在一起,每个人都有付出,同时每个人又都有回报,而这些得到的回报让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甚至比较满意,其实做到这样很难。

林夕并不知道这个令自己敬佩的人是谁。

但是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可能五娘娘跟他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可是林夕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五娘娘却是一种几乎崇敬的心情。

因为在明知不可为而为的人,不是圣人就是疯子。

尤其五娘娘明知自己已经成功度过神劫,可以飞升上一界去获得更悠长的生命和修为,获得更精彩的人生,可是她却放弃了。

只是为了宗门可以好好延续下去。

她的行为在很多人眼里应该是个傻瓜。

林夕冷嘲,就是因为有这些牺牲了个人利益去保全集体利益的傻瓜,才成全了我们这些人如今的生活。

现在聪明人倒是越来越多了,我们也从夜不闭户变成了如今的互相防备、人人自危。

上官沫站在不远处,冷哼了一声:“拜了半天也没见五娘娘赐给你点什么,平白浪费时间。”

林夕又拜了三拜,恭敬退出石洞之后定定看着上官沫,正色说道:“五娘娘告诉了我什么叫做高贵,不过像你这种心里只有得失的人,永远看不见这些。”

“量敌而后进,虑胜而后会,是个人都能做到;明知不可为而为,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是大智者,是大勇者。”她转过头看着上官沫:“不过跟你这种人说这种话,是脑袋被驴踢者,走吧。”

林夕并非要劝诫上官沫,她只是拜祭了五娘娘之后,有感而发。

顺利拿到虎纹玉蜂蜜,摆脱了那些玉蜂的追逐,天已经渐渐黑了。

夜晚的五娘娘山和那些普通的深山老林并无二致,月光能照得进的地方都拢上一层薄纱,照不到的地方,一切都如墨色剪影,如画一般的场景里面似乎藏匿着什么未可知的危险。

上官沫提出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来往奔波了这么久,的确有点累,林夕也便答应下来。

野外生存技能满格的林夕利落的生火,然后从储物袋里噼里啪啦拿出一堆路上打到的猎物,山珍海味烤起来。

上官沫对此很不理解。

这一路上,周意收集的几乎全都是食材,可是她是个修士,又不是厨子。

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是以,修士追求的是后两种,而凡俗之人热衷的是前两种。

而周意浑身都是烟火气,一点作为修士的淡然而高华之气都没有。

这样的一个蠢物,没有分毫仙家悟性,偏偏一个两个的都看重她,居然连那柄该死的神器都会选择了她。

难道真的有人天生就是剑修?

林夕毫无形象坐在地上大快朵颐,吃到满嘴流油,丝毫没有注意到上官沫一双大眼中已经盛满了冰寒。

因为雪雪一直在蹦跶,墙裂要求出来撸串。

现在还不行,把上官沫吓到不敢行动怎么办?

林夕只好一直安抚雪雪:“乖哦,不许闹,回家给你做好吃到爆的鱼籽酱。”

雪雪有些懵逼:“组银,啥是好吃到爆?”

林夕卖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你现在不能出来,不然上官沫那个怂货更不敢有什么动作了。”

上官沫看不到一对吃货的互动,只看见周意在没完没了的吃,跟一只永不知道饱的饕餮一样。

“吃吧,最后一顿了。”上官沫暗忖。

“麻痹,老子都快撑死了,这货怎么还不动手?”林夕有点郁闷。

“周意,听说你的落樱剑法很是独到,我们能不能切磋一番?”上官沫沉默良久,终于走了过来。

林夕欣然响应:“好啊,餐后运动,正好消食。”

“很好,我们同门师姐妹切磋,你就别用神器了,我肯定不是对手。”上官沫微笑着说道。

“自然。”林夕也意味深长的笑,你很难找到我这样配合你的受害人了。

“叮铃”一声脆响,上官沫的游龙绦凭空出现,接着飞剑澈月闪着寒芒被她擎在手中。

准备好了一切之后,上官沫继续带着难得的笑意望向林夕:“周意,我们开始吧。”

而对面林夕的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她那柄飞剑倒是也出现在手里,可是怎么看都有股垂头丧气的意味,若是仔细观察,她握剑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见林夕如此,上官沫大眼微眯,脸上的笑容带着意味不明的兴味盎然,像是猫儿见了老鼠。

上官沫一步步紧逼,林夕一步步后退,篝火余焰仍在,明明灭灭中映得她脸色愈发灰败。

“周意,你怎么了?”

上官沫笑意虽在脸上,声音却是阴恻恻的,里面的浓浓恶意已经不再掩饰。

周意,你输了。

冷汗一滴滴从林夕脸上滑落,似乎连声音里都带着丝颤抖:“是你做的手脚,一路上我并未吃过任何你给我的东西,你我也从未有过任何肢体接触,我能知道你是怎么在我身上做的手脚吗?”

“五行令咒。金鳞霸皇是水属性,虎纹玉蜂是金属性,狐尾葵是土属性,总之,我要的五种东西都算是死在你手里的,我用五行令收集好之后再用两颗极品灵石催发,你身上的一切五行之气就全都被封禁了。”

她笑颜如花,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真可惜啊,你不是变异灵根的修士,所以,你被我,不,是你被你自己斩杀的那些妖兽和灵植给封禁了。周意,你完了。”

林夕说的话是真的,明知道上官沫这一趟是栽赃之旅,她怎么可能不小心谨慎。

林夕看起来大咧咧的实际上真的没有任何破绽留给上官沫。

可惜,还是留下了这个她没办法规避的破绽。

谁会料到上官沫居然还能拥有什么封禁之咒五行令!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自认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林夕尝试运转体内功法,可是没有任何反应。

“别做垂死挣扎了,乖乖躺下,等我炼化了你的地墟拿到剑荡九州,或许我会告诉你原因的。”

上官沫说完再不啰嗦,澈月带着风声对林夕当头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