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弄仙成魔 > 第743章 玄阳凤火逞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白小川所站之处此时却早已人影全无,只有一尊丈许高的黑塔稳丝不动的静默在那里。

漫天的飞剑不断的撞击在黑塔之上,却无法对其产生丝毫伤害。但那万千飞剑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不断的交替攻击着黑塔,似是有不死不休之意。

过了一刻的工夫见那些飞剑仍没有停歇的迹象,本来一动不动的黑塔突然轻颤了一下,突然喷出一大片黑色的霞光来。

那些飞剑一接触黑色的霞光立时便如同一头撞进了黑洞一般消失了踪影。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所有的飞剑便全部被黑色霞光吞没了进去,黄蒙蒙的空间中变成了一片死寂。

在黑塔的始元之地中,无尽虚空中突然发出无数的尖鸣,万千飞剑显身而出一头撞进了无尽的雷海。

雷海像是察觉到了有外物入侵一样,骤然间雷电疯狂降落,漫天的飞剑被无尽的雷劫淹没了。

随之一道道悲鸣声传来,漫天的飞剑在雷电之下纷纷爆裂而开,转眼间无数的飞剑便被漫天的雷电荡成了灰烬。

司徒坤手托着‘八荒剑葫’与沈风正剑拔弩张之时,突然他阴沉的脸上猛然间一片惨白,随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手中的‘八荒剑葫’蒙动的灵光瞬间黯淡下来,周身更是倾刻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司徒坤一副见鬼的模样,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几乎全废的‘八荒剑葫’满脸的灰败。

司徒耀得意的神色骤然凝固,惊的张大了嘴如同被塞了一个鸡蛋一般。

沈风一愣随即心头狂喜起来,修炼者要想自如的驾驭灵宝在祭炼之时必须融入神魂精血来祭炼,如此一来灵宝便与主人心神相通。

而灵宝一旦被毁身为其主必然会遭受强烈的反噬,这种打击可不是灵器所带来的简单伤害,那是真正的神魂之伤十分霸道。

从司徒坤的表现来看显然他手中的古灵宝明显是被毁了,古灵宝虽然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宝物,但要想认主使用同样也是要进行神魂精血的祭炼的。

而能让这‘八荒剑葫’损毁的人不用想除了被吸入的白小川不可能有其他人,这一幕同样让台下众人也是一惊,但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司徒坤脸上神色一阵痛惜与惊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蓦然双手快速掐印口中轻喝道:“乾火诀!”

随之四周的天地温度骤然升高,一片如同汪洋般的火海肆虐而出将司徒坤罩在了其中。

这时他手中的‘八荒剑葫’猛然一震,一道黑影显身而出正是面色苍白满身血污的白小川,这一幕顿时引起众人的一片惊呼,甚至有人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白小川刚一出现便落入了火海之中,无尽的火浪疯狂的席卷而至,瞬间幻化成了一只庞大的火焰巨虎,一张虎口便冲白小川撕咬而下。

白小川目光一凝,体外的护体光幕在可怕的火浪中不断扭曲眼看就要破碎开来,他不由得一声冷哼:“跟我玩火,给我退!”

随着他一声轻喝体外的护体光幕倾刻间碎裂一团更加耀目的金红色火焰从其体内窜出,直接幻化成了一只数丈大小的火凤,一口便吞下了那只火焰巨虎。

一时间白小川金红色的火焰反客主如同一片汪洋火海直接将司坤的火浪覆盖住了,司徒坤惊色刚起,白小川一振双翅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后一道尖厉的破空声响起一只泛着白光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司徒坤的护体光幕之上。

司徒坤脸色大变心神一荡差点又一口精血喷出,连忙身形闪退掠了开来,不过白小川的速度更快,背后双翅扇动间整个人如影随形的贴上了司徒坤又是一拳落在了对方摇摇欲坠的护体光幕之上。

‘咔!’一声脆响传出司徒坤的护体光暮瞬间布满了裂痕,而白小川却如同鬼魅一般再次出现在他的身前,眼看着又要一拳击来。司徒坤这下终于感觉到了危险,双手道印急变黑伞灵宝无声而显落下一片黑光挡住了白小川要命的一击。

“住手!”司徒坤对于‘八荒剑葫’的被毁心中正痛不已,心里哪里有把握手中的黑伞灵宝能挡住白小川。

再加之白小川能破了他的‘八荒剑葫’,就算再打下去,自己身处这玄阳宗之内绝对占不到便宜于是果断的心中下了决定。

白小川霍然止住身形,玄阳凤火发出一声清鸣缩小成了一只尺许大的火鸟落在了他的肩头。

“怎么,年纪大了要中场休息吗?”

对于白小川的嘲讽司徒坤冷哼了一声说道:“白道友法体双修实力强大令人佩服,我司徒坤认载,愿意赔偿道友一百万下品元石!”

司徒坤此言一出下方众人不由纷纷暗松了一口气,特别是玄阳宗的众弟子更是群情喜悦,兴奋之色溢于言表,看向白小川的目光尽数变成了莫名的敬仰。

说着司徒坤冲司徒耀使了个眼色,两人凑在了一起一番动作之后司徒坤拎着一个储物袋扔给了白小川:“这里面是灵石六十万与一些珍贵的灵丹灵器灵药,加起总价值绝对在百万之上!”

白小川面无表情的接过储物袋灵识扫了一下随后冷冷的看着司徒父子没有说话,司徒坤眼中闪过一道愠怒转头冲司徒耀喝骂道:“还不过来给白道友道歉!”

司徒耀一听脸上满是屈辱之色咬牙走到白小川身前,恭敬的低下了头眼中闪动着滔天的恨意低声说道:“请白前辈原谅!”

白小川眼中仿若实质的杀机一闪而逝,随后又快速的隐了下去:“滚吧!”

司徒坤二人脸色阴沉如水的冲白小川与沈风拱了拱手立即掠起身形消失在了天际,直到出了玄阳宗山门数百里之后司徒耀才愤恨的说道:“父亲,此事就这样算了吗?”

‘啪!’司徒坤陡然转身挥手便给了司徒耀一个耳光咬牙说道:“都是你惹的祸你还有脸说,这次的脸简直让你丢尽了,回去给我进天水密窂呆到突破虚神境再出来,否则你不用再出现在修炼界了!”

司徒耀直接被打懵了,良久才委屈的说道:“这口气就算我能咽下,父亲你也不在乎吗?”

“不在乎?哼!要不是身处玄阳宗之内有诸多顾忌今日之事岂能如此简单作罢,不过,等着吧白小川,不杀你我司徒坤永不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