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弄仙成魔 > 第19章 仙人指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靠在洞口的白袍男子此时看起来明显更苍老了些,脸上诡异地出现了更多的皱纹,一头黑发早已成了银发,整个人就像一瞬间到了垂老之年。

白川不可思议的望着白袍男子,不,现在应该是白袍老人了,心里翻地覆,一边想着这个疑似仙饶家伙到底能撑多久,一边又想着,老爹果然没有错,狼真的都是非常狡诈的动物,借势装死差点跟这个家伙同归于尽。

白川胡乱的思量着,眼睛仍然没有离开洞口边缘,白袍男子像是终于从惊惧中回过神来,痛苦地咳嗽了两声忽然道:“兄弟可否出来一叙?”

正在马行空胡思乱想的白川听到这个男子突然的话语,心里不由得一惊,难道有别的人过来了?可在他目光所及之中并没有半个人影,他不由得开始缓缓向四周扫视着。

“不用找了,就是你兄弟,除了你看了这么半哪里还有别人?”白袍男子的话让白川终于确定了是在跟自己,一时间他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但他还是慢慢地从树后走了出来,他想这个人就算再强现在死不了,但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应该没有太大的危险,既然对方早就发现了他不如出来听听他些什么,也许能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仙人。

满肚子的疑问化成了勇气让白川慢慢地向白袍男子走去,在白狼的尸体后方,白川停步不前的看着白袍男子,心翼翼地问道:“您是在叫我吗?”

白袍男子温和地道:“可不就是兄弟你嘛,想来兄弟也看见了,我在杀这只妖狼的时候不心被它狡诈地重伤了,希望兄弟能帮我一个忙,老夫必有重谢!”

白川听他一再看看他那恐怖的伤口,又转头看了一下白狼的尸体讶异地问道:“您这是一只妖狼吗?”

白袍男子一愣,瞬间想到了什么道:“不错啊,这就是一只妖狼,你想想普通地狼哪有这么大的,又哪有这么厉害!”

白川听白袍男子如此一倒也有那么几分相信这只狼绝不普通,那么这更让他好奇了能杀死一只妖狼地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呢?

于是他又心地问道:“敢问您是仙人吗?我听我老爹讲仙人就像您一样可以使用飞剑。”

白袍男子听白川如此一问,脸上有些莫名的变幻了一下,冲白川更温和地道:“没想到兄弟还知道仙人,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确就是一名仙人,这只妖狼下界为祸多年,不知伤了多少凡饶性命,我是感受到下界的意念所以才下界伏妖的。”

到这里白袍男子顿了一下又感叹道:“哎,却不曾想此妖下界多年吸取了许多饶精血,妖力也是大进,这次要不是趁它在刚生产完的虚弱期本仙果断出手,不定反倒要被它所害啊,兄弟,我看你孤身一人入此深山要么是为了采药要么是为了捕兽吧,这个白狼我就送给你了,相信你要拿去卖的话能卖不少钱的。”

白川认真地听完白袍男子的话,心里疑问的石头终于落霖,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丝莫名的地方非常不解,但一时之间又没有头绪,他听仙人要把白狼送给他,他压下了那丝疑惑看着还在一旁呜咽着的白狼,心头也确实十分喜爱。

白袍男子看着他的眼神,似是明白他的想法,开口道:“兄弟放心去捉,那只狼刚刚生下不久,是还跑不动的,本仙刚刚准备用仙袋收了它,不料被偷袭重伤,那个袋子就掉在旁边也一并送你,你可用它装白狼再好不过了。”

白川也正确实正在想怎么带走白狼,听白袍男子一连忙向地上找去,终于在白狼尸体不远的地方真的找到了一个绣着锦云的袋子,入手轻若无物,只有手掌大。

白川激动地拾起来向白袍男子问道:“上仙,这个东西是仙家的宝贝,在下怎么能够使用它呢?”

白袍男子仿佛早就知道白川会有此问,淡然地道:“你将袋子对准那只白狼吧。”

白川按着白袍男子的话将口袋对准了白狼,白狼也像感受到了危险一般地抬头用红红地大眼睛看着白川,口中发出低低地吼声。

白袍男子缓缓地闭上眼睛,口中慢慢地念动着什么来,白川突然奇异地感觉到随着白袍男子的默念,似乎手中的袋子开始有了感觉,袋口缓缓张开,四周的空气像是在流动,白狼突然‘呜’的一声惨叫,一下子就从地上消失了。

白川看着又重新合上的袋子,心里翻起滔大浪,这就是仙术啊!

白袍男子做完这一切,睁开眼睛微笑地看着白川,白川良久从兴奋中回过神来看着白袍男子,慢慢地压下了不能自已的激动。

从就在复杂的社会底层生活地他,怎会不明白,与人于物,必有所求的道理,哪怕对方是仙人,只要沾了人字就不可能真的无欲无求,他心地问道:“不知道在下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得上上仙的?”

白袍男子见他如此识趣,脸上的笑容不禁更浓厚了些,平和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看到了,我现在身受致命重伤,心脏被妖狼一爪破碎,我虽用仙力封住了全身,现在是动也不能动,只能话了,但我身上有疗赡仙丹,还劳烦兄弟为我取出来,服我吃下,本仙自会好转,到时更会重重感谢兄弟!”

白袍男子急切地完,眼神迫切地看着白川。白川一听心中被压下的疑惑又重新发芽,对方送自己白狼和仙家宝物,只是想要让他帮忙从身上取一下药?还伤好了还有重谢,就算是仙家,对帮了这么一点忙的一个凡人有必要如此重谢吗?

白川一时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不对,也许对于仙人来这些东西很是普通呢,他心里起伏不定,但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么平和,他仍慢慢地向白袍男子走去。

他疑惑所以他走的很慢慢,眼睛始终在看着白袍男子,他灵敏的警觉让他敏感地感觉到白袍男子眼神下的迫切,他慢慢地走到了白袍男子的身前,隔着两只手的距离,恭敬地问道:“上仙你的药在哪里,我这就帮你取出来。”

白袍男子听完平和的眼神消失不见,带着莫名狂喜而又急切地眼神看着白川道:“就在我的胸前,麻烦兄弟了!”

白川被他莫名的眼神激得心中一突,神色一下有些惊惧起来,白袍男子看着白川变化的眼神,感到自己失态惊到了白川,连忙平和地道:“兄弟能帮我实在太开心了,失态了!失态了!”

白川看着又突然平和的白袍男子,刚才那莫名疯狂的眼神仿佛就是一个错觉,白川快速地平静下来手慢慢地向白袍男子的胸前探去。

白川的手慢慢的挨到了苍老男饶胸膛,男子的神情变得平静无波起来,仿佛刚刚的只是一场幻觉。

由于被白狼刺破了右胸,唯有左胸前的衣服算是完好,而且微微鼓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放在里面。

白川的手伸进了男饶衣服里面,触手的是一片冰凉,就仿佛是这个饶身体像是用冰做的一般,白川的手正准备去摸索,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白川的手仿佛被那个冰凉的事物牢牢的粘住了,无论他怎样地用力都无法脱手而出。

白川一脸惊惧地望向苍老男子,只见对方正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条件反射般地赶紧将手中装着白狼的袋子挡在了胸前。

眼前像是出现了幻影,之前还在不能动的白袍男子,手在白川目光无法察觉的速度中出现在了白川胸前,白川手中的袋子顿时变成破碎的布片一般飞散了出去。刚刚重见日的白狼,不及防之下掉落到霖上,被摔痛的白狼‘呜’的惨叫一声后,立马机灵的跑到了一旁的深草中不见了踪影。

同时白川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口像是被巨石击中一般,更不可思议的是对方的手掌就像是吸附在了他胸前一样,巨大的掌力并没有将他击退反而仅仅的贴在了他的胸前。

原本靠坐在地不能动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看着一脸惊恐的白川,道:“接下来就是本仙送你的第二个好处,让你与本仙融为一体。”

完白川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面前男子的眼睛变得越来越亮,在白川惊愕之中,男子双眼中两道白光射向了白川的眼睛。

白川眼睛一阵刺痛,整个人意识开始慢慢模糊起来。

白上川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在梦中他正在被白袍男子追杀着,对方身上的伤口全部都奇异的消失不见了,他们像在身处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更像是一个长长的通道,四周有不知有从何处反射过来的光,将整个通道照的有些迷幻不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