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3307章 末世锦鲤番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307章 末世锦鲤番外

看着喜欢的人,死在自己眼前,而且是救自己而死,是一种什么感觉?

封迟:……!

谢邀!心理阴影巨大,九年过去了,再想起来,还是心慌慌。

九年过去了,如今一旦昨日重现,依旧像是噩梦一场。

可是封迟,却十分可耻的怀念着这个梦。

因为除了这个梦,他与宋青峧之间的交集,似乎都过于浅淡。

封迟知道,宋青峧为人过于洒脱,对于感情,也不上心。

可是他做不到这样的洒脱,喜欢这种事情,又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如果人人都能控制自己的心,那么这世间就没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虽然,古艺舒之后分析了一下,觉得宋青峧突然帮他挡了那么一下,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地上有水,jio滑了,没办法之下,这才不得不为之。

可是,封迟却并不想听这些。

他倒是宁愿,宋青峧的本意,就是想救他。

生死之间,她选择了自己死,让他生。

那么,封迟还可以骗骗自己,她哪怕心不系在自己身上,但是自己与别人,到底还是不同的。

至少,对于别人,宋青峧也许并不会这么痛快的将命给出去。

这么一安慰,封迟觉得自己的心也好受多了。

也许就靠着这个念头,所以撑了九年时间吧。

从前,封迟从来没想过,要拯救世界,这个愿望,或者是这件事情太大了,超过了他本身的能力。

他虽然也想对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贡献。

但是拯救?

那不是他一个凡人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从宋青峧离开之后,封迟倒是脚踏实地的搞起了研究,一头扎进了,对于改变末世的研究之郑

这一研究,便是漫长的九年。

人这一生,其实也没有几个九年。

从前的时光,他交给了实验室。

而今后的时光,似乎也给了。

从前是因为,自己学的是这个,追求的似乎也是这个,所以交给实验室也没有什么。

可是如今……

也许只有忙起来,自己才会忘记,宋青峧在自己眼前离去那一刻,自己的心痛吧。

他虽然还在可耻的怀念着,可是同时,心里也在本能的恐惧着。

他很怕想起,宋青峧倒在自己怀里那一瞬间,自己的心慌还有无措。

他这一辈子都没那么怕过,可是那个人柔软的身体,倒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怕了。

是真的颤抖着手,将人抱紧了些,然后亲自感受着对方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一寸一寸的变冷。

那种一直冷到心头的感觉,封迟觉得自己这辈子不想经历第二回。

可是,每每午夜梦回,又在可耻的怀念着这一幕。

因为,那是他唯一一次,可以正大光明的,将这个人抱在怀里,心抚摸的时刻。

也是他此生,与宋青峧之间,最为亲密的时候。

从此之后,阴阳永隔,那一条长长的线,将他们永远的分隔开了。

再抬手,风里传来的每一缕气息,都不曾是她,也不可能是她。

看着喜欢的人,一寸一寸凉在自己怀里,封迟并没有因此而疯魔。

相反,他甚至冷静的不像是一个人。

轻轻的抱了抱这个人,用自己的额头去碰了碰,甚至还轻轻的亲了亲那个饶脸侧。

封迟清醒的知道,若是那个人还醒着,他是怎么样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可是,如今她死在自己怀里,他却不敢过分放纵。

只是轻轻的亲吻着她的侧脸。

简单的,不含任何欲念的一个吻。

然后,帮着她换了漂亮的衣服,又给她顺了顺头发,没有扎起来,只是飘在身后。

他将她身后的每一步都安排的很明白,也很利落。

而且能不假他人之手的,他都自己来。

身边的人,知道他的心思,所以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陪着。

一直到,他亲手将那人埋葬。

待到夜深人静,只有他与酒瓶相伴之时,封迟这才敢露出一点点的脆弱,抱着酒瓶悄悄落泪。

封迟想,他这一生,也许很难再如此深刻又卑微的喜欢一个人。

情浅人不知,情深爱已迟。

封迟不知道,这的是不是自己。

但是,他却是这句话,最真实的写照。

第二醒来,封迟没有狼狈,没有颓废,他甚至还是清醒理智的进入了实验室。

队里的人,其实是担心的。

但是,看着封迟清冷的眉眼,又觉得他们可能是想多了?

只有封迟自己知道,他所有的冷漠与清醒,不过就是伤心之下的另一种逃避。

而且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又怎么可以任性的哭闹。

那个害死了宋青峧的人,他就这么放过她了?

别,对方如今已经是丧尸了,便不是,他也要亲自提起实验的刀具,一寸一寸将对方活剐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

钱依依被绑在实验室的台子上,这一次层层加固,又有队成员,集体围在那里盯着看。

钱依依便是想逃,也不可能逃掉了。

当冰冷的刀锋扎进了钱依依的身体,看着对方狰狞的表情,还有桀桀的笑声,封迟突然觉得,好没意思啊。

折磨她又能怎么样?

折磨她,青峧就能回来了吗?

折磨她,自己的心里真的就能好受一些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可是,他不可能让青峧白死,所以这个人,他捅定了。

封迟冷静自持的一刀一刀,将这个饶血液分离,骨头与肉也分离,一点一点全部分离开。

最后是脑子。

感受着手底下的活人,渐渐没了气息,看着眼前,实验研究的托盘里,血肉越来越多,封迟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似是也空落了一块。

当时的封迟并不知道,这空下的一块,有没有东西可以将它填满。

如今九年过去了,封迟清醒的知道。

没樱

有些东西,一旦空下来了,就很难再填回去了。

特别是那里曾经住了一个人,然后突然空下来,此生怕是难填满。

想想也是,付出的真心,付出的感情,又怎么可能再收得回来呢?

“你倒是洒脱的走了,你,我怎么办呢?”又是一年的忌日,封迟自己碰了碰杯,苦涩一笑,喃喃出声。

四周清冷冷的一片,似乎连风也不愿意给他半分回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