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平定江湖 > 第149章 背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秦伏远走了,无声问秦惜流:“您真的打算亲自去杀岳平吗”

秦惜流眼泪流下来,说:“如果我不去,我大哥一定会让岳平死的更惨”

无声叹口气:这个江湖,简直是折磨人,让秦惜流去杀岳平,比拿刀子捅她的心都疼。

无声觉得心都要碎了,可是他必须为秦家效力!

无声说:“无声愿意去抓岳平,岳平从我手里跑掉的耻辱,我还没雪,这次我一定会将他活捉的”

秦惜流看看无声,闭上了眼睛,声音颤抖的对无声说:“不要伤害他,不要让他们折磨他,带回来我亲自杀了他”

无声恭敬的说:“是”然后退下了。

寒自碧正在议事堂和寒江畏议事,一名弟子进来报:“启禀城主,秦伏远和锦绣带着人闯进来了,门上的守卫都让他们杀了”

寒自碧面色狠厉,说:“锦绣这只老狐狸,终究是把尾巴拿到桌面上来了啊”然后对寒江畏说:“按计划行事”

寒江畏躬身施礼:“是”然后对这名弟子说:“走”两人退下了。

寒自碧对屏风后面说:“老酒鬼,咱俩这些年的交情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屏风后面老酒鬼哈哈大笑:“老寒,我的命留着也是喝酒,没什么用,你好好保重,为了寒冰城,也为了心儿”

寒自碧叹了口气,说:“我就是放心不下心儿娘俩”

老酒鬼问:“你打算如何安排她们娘俩”

寒自碧说:“夫人是闺间弱质,我提前就让我的三徒儿带人将她护送到少林寺去了,至于心儿,我这里给岳家的掌门写了一封信,若是我有什么不测,请他主持心儿和岳平的婚事,你一会儿带着信,领着心儿去找岳平”

老酒鬼说:“不行,老寒,我老酒鬼替你去打锦绣,你带着心儿走”

寒自碧摇摇头,说:“你不了解锦绣,只有我才能应付他。心儿是你的徒儿,视你为父,我就将她托付给你了”

老酒鬼喝了口酒说:“好吧”然后从屏风后面转出来,拿起那封信揣进怀里,说:“我走了”然后举着酒葫芦对寒自碧说:“下辈子见”一扬脖喝了一大口,把泪和着酒咽下去了。

寒自碧眼中含泪看着老酒鬼走了,起身来到院中,门口两个弟子紧跟着他,刚站定,秦伏远和锦绣就进来了,寒江独带着弟子们抵挡着他们往寒自碧这退。

寒江独来到寒自碧这躬身施礼:“师傅”寒自碧点点头,寒江独和弟子们退到他的身后。

寒自碧来到锦绣面前说:“锦绣,你若是当了城主,是不是要带着寒冰城的各门派去岳家庄园送死啊”

锦绣冷笑一声:“当然,他们死了,寒冰城只剩下我锦溪门了”

寒自碧仰天大笑,锦绣问:“你笑什么”

寒自碧说:“我是笑你想的太简单了,秦家的人不会让你独自享用寒冰城这块美肉的”

锦绣心想:我比你知道,还用你说,我早就做好准备了,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有筹谋,等着被宰啊!

不过,为了不让秦伏远看出来,他恨恨的说:“死到临头了,还敢挑唆我,拿命来”说着就晃剑来扎寒自碧。

寒自碧没动,用剑往外一挑锦绣的剑,说:“用你每天在山涧练的‘山涧水喧’剑法”

锦绣脸色一变,问:“你怎么知道的”

寒自碧哈哈一笑,说:“我若是不对寒冰城各门派了如指掌,岂不是坐不稳城主这个位子。你带着的那个服侍你的弟子是我的人”

锦绣若有所思,问:“寒冰城各门派掌门身边的人都是你的人对不对”

寒自碧点点头,锦绣自言自语:“怪不得你能当城主这些年,我最多能在各门派安插眼线,你是如何做到让身边的人也是你的人的”

寒自碧说:“很简单,遇事多替别人考虑,不要只谋算自己的利益”

锦绣冷笑:“不过,你知道也没用,我们这么多人呢,你今天跑不了了”

寒自碧摇摇头,说:“锦绣,不要太自以为是,你连亲生儿子都防着,只传授他‘跃鲤剑法’还告诉他这是你们锦溪门弥补外传的剑法,让锦程勤加练习,而你自己偷着去山涧练你独创的剑法,我能不早防着你吗”

锦绣说:“好,我看看你如何脱身”说着,一招“泾溪石险”剑如溪底乱石般高低起伏的扎来,寒自碧一招“平流无石”既躲开又剑走锦绣的双膝。

锦绣跳回去,寒自碧说:“锦绣,我专门创立了“碧波粼粼”剑法来对付你的“山涧水喧”剑法“

锦绣咬牙说:“试试谁厉害”然后一招“奔流到海”剑气一泻千里扫寒自碧,恨不能将他一剑扫吐血。

寒自碧轻轻一闪,一招“水面初平”剑看似轻巧横扫锦绣的腰部,内力却十分深厚。

锦绣的剑法招式狠厉,内力却不足;寒自碧的剑法招式和身法轻巧,内力却深厚。当下高低立现,只二十个回合,锦绣就不敌了。

寒自碧一招“泛舟漾漾”剑走溪底,十分平缓却猛然一剑斜向上切锦绣的胳膊,这一斜出去,锦绣的胳膊就飞出去了。

秦伏远一合扇子,飞身过来提前锦绣倒飞出去,锦绣额头上就冒了汗了。

寒自碧一收剑,秦伏远优雅的一笑,说:“寒自碧,你的剑法确实高,不过坐的住城主的宝座,可不是仅靠剑法的,看的住你的弟子,城主的宝座才能坐的长久”

秦伏远的话刚落,寒江独一剑扎向寒自碧的后腰,寒自碧不愧是城主,虽然他躲不过这一剑了,但是他立刻右斜跨马步,寒江独的剑扎进了他侧肋。

寒自碧跳到一边,他身后紧跟着的弟子惊呼着“师傅”跳过来扶住寒自碧。

寒自碧赶紧给自己点穴止血,又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吃进去。寒自碧的气血稳住了,秦伏远优雅的一笑,说:“寒自碧,你不问问你的宝贝徒弟为何背叛你”

寒自碧生气的长舒一口气,愤怒的看向寒江独,寒江独有些害怕的低下头,寒自碧厉声喝道:“讲”

寒江独虽然胆怯,不过他抬起头说,理直气壮的说:“师傅,为什么把掌门之位传给大师兄,我哪里比不上大师兄”

寒自碧威严的说:“就凭这点,你就比不上你大师兄”

寒江独羞红了脸,低下了头,不过,他又抬起头说:“师傅,弟子是被逼的,要是师傅把掌门之位传给弟子,弟子绝不敢背叛师傅”

寒自碧冷冷的说:“就算你不背叛为师,师傅也不会把掌门之位传给你的,你大师兄不会投靠依附任何江湖门派,你会为了自己活着,带着寒冰城投靠强大的江湖门派的。你们都是从心在我身边长大的,什么脾性,师傅难道还不了解吗”

寒江独有些明白了,他低头不语,秦伏远一看,寒江独要动心,便说:“寒江独,你已经背叛了师门,现在回心转意,回去你也没有好下场,不如现在杀了寒自碧,你继任掌门之位,就再也没有人能伤的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