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重生九零乱晴秋 > 第744章 龙门禁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44章龙门禁地

伴随着他激烈的摆手:已经有些变调的声音响起:(这得熟人才听得出来)

“并不,刚才夏家表态时,我家媳妇没参加,是因为她是咱老孙家的人了!”

猴少在边上接了一句大实话,并扯了自家小媳妇一把,这丫头,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吊链子呢?还好咱老孙家没指着她当长媳顶大梁!

夏晴一下回神,为了表示这是自己的内心话,没看自家老公,只看了夏苑静一眼后:“我是孙家人啦,再说了,在夏家也轮不上我讲话啊!非要我说的话,王琳女士,你等着接我律师函吧!你怎么出的牢房,怎么减的刑,没有充分的理由我会让你依旧回去的!”

众人一听乐了,这还有个更狠的!

夏苑静怎么出的心里明白,自然是不担心的,看了夏晴一眼:“果然是我亲侄女,这点儿狠劲随我!”

边上夏家各位齐齐吐血!

我是不是我,这个问题着实困扰了大家许久,秋山见外面已经日头高升了,知道没法在这个细节上纠结,便主动转移了话题。

如果没有这些亲戚关系,你一个隐门的人,来龙门的地盘上,这是要找打吧!

秋山转了个话:“很好,爱认不认的吧,总之,小雨,我们隐门中龙门的约斗,你不许参加!”

“本来我没准备参加的,这种小场面,龙门中人随便去几个就行了,现在你这么一说,看在你神憎鬼厌,人见人烦的面子上,本圣姑一定会参加,并且亲手称量一下你们隐门这群垃圾!”

申秋堆起微笑脸,笑着举起手,竖起掌中三指,做了个立誓的动作!

秋山转头看了看在座的各位,示意夏苑静走人,临走还恶狠狠地:“竟然敢对自家亲爹这么说话,你就等着报应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奔大门去了!

这话不好接,也没必要接,申秋看了看两人离开的背影,想扔个搞事的符仿佛也不太恰当,只好心有不甘的看着这两人远走了!

“丫头,你想干嘛?”

龙伯看了看申秋缩回衣兜里的手,不信任地挑了挑眉。伸出手,示意她拿出来。

这么眼利的?申秋只好把手拿出来,摊开手掌,上面是折成小小三角形的黄纸符。

龙伯刚伸手去取,边上钱伯早就先下手为强拿到手里了,义正严辞地:“小丫头,这个隐门的战书咱们已经接下了,开战之前,不斩来客,这是两门里千年留下的规矩!”

不斩来客?留下来添堵?这规矩也没别的了!

痛失灵符的申秋摇了摇头:“我这符虽说只是初阶的,但也要人足足痒上三个时辰,所以,钱伯还是慎用吧!”这可不是慎不慎的问题,这种初级符不过是申秋自己练习时制成的,堆着好大一堆呢,可是这拿着当鞭炮炸的话,怎么想也不对啊!

“我不用,我就是收集着,摆在家里装门面!”

灵符装的门面是什么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某天后,这个符还是被用了,秋山虽说没有中招,可他身边的好几个隐门中人是痒了好几天,谁让他们不知原因,自己给自己治,又是喝药又是泡药汁的,搞得太多起反应了。倒不是申秋的符太灵验,实在是没人想得到这都二零多少年了,还有这种异端的存在!

扯远了。

秋山走了,麻烦也走了,所以,当申秋看着夏家的几位时,夏老爷子的脸又黑了,是啊,自家都不认那个叛逆女了,这个外孙女又从何而来,说不得只好当着申建业的面,不甘心地:“小申啊,说破大天来,之前种种咱们都不提了,可你二哥这句话做数,你是我夏某人的干儿子,有继承权的儿子,我百年你要来给我磕头、摔盆!替我守孝!这孩子就是你同小周的孩子,是我的孙女儿!”夏老爷子拿手一指,把申秋由亲外孙女变成了干孙女。想法是好的,但得看人接不接受!申秋的小脸刷地就垮了下来。

“爸,现在不兴什么摔盆了!”夏老二这司令可不白给,马上就看出要糟,当下拦下自家老爹的话来。

“我不要你摔,你以后想摔都别在我跟前摔!我跟你兄弟说话呢!”说完,还炯炯地盯着申建业。等着他的回答,大有只要你回答得不如意,看我跟你有完没完的样子!

申建业无语了,说我肯定来磕头、摔盆、带孝?这不就是承认自己是他老夏家的人了吗?说我不来?呵呵了!谁敢?

边上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周谊周大舅这时候又发挥了他超人的情商,对着夏老爷子就是一阵语气词:“哎呀,夏家爷爷,您老可不兴说这话,您老身体这么康健,且说不到这千年百年的事!”

“凡人都难逃这一个死字,我不信那些鬼话!我就问来不来替我摔盆打幡!”

“夏家爷爷……真英雄!”这跟英雄挨得着吗?周谊这一辈子最无力的时候就是今天。姜还真是老的辣啊!不服不行。这叫什么,一刀见底?

这要人申建业当场表态,这是为难人,真逼急了,申建业是什么德行,夏老三比自家哥哥可看得清楚些,依着他那一根肠子通到底,直来直往的只怕大家都难看!夏老三又出来解围:

“爸,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还当着人龙门的三位长辈,龙门今儿个有正事,咱们撤吧,这事情改天再说,您老放心,我这兄弟没跑!你交给我就行!”

龙门今天是有要事,能抽空给夏家纠缠这么久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了,这要不是申秋是圣姑的份上,谁管你这些杂事?

“我送夏家爷爷出去!”

申秋难得地提出来送客人,龙伯等人也知道她要做什么,自然没去管她。同夏家诸位道了再见后,坐下来理着自己人、事去了,一个月后要两个门派较量了,再怎么底气十足也得准备充分吧。

申秋是很不想把这个倔老头送到听雨楼去的,但是,为了自家老公,为了龙门,申秋只能忍了!

“这什么地?”

“龙门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