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帮忙撩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帮忙撩妖

“呵呵,也罢,若真按照辈分来算,我也凭空老了许多,姑姑便姑姑吧。”

怀菁仙子默认了叶凡这托大的称呼,也不知他打着什么鬼主意儿,反而有些好奇了。

虽知道叶凡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地到,“姑姑,你们在上面聊开心,可是却苦煞我等在下面喝闷酒的。咳咳,不知这晶鹏殿可有歌舞?”

“噗!”麒麟一口酒水喷了出来,心中无奈到了极点。

叶兄弟啊叶兄弟,这就是你的好法子?!难道你是要怀菁仙子给我们舞上一段不成?!

怀菁仙子一愣,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年纪,我观你命轮不过六十,却如此喜好美色?”

叶凡骇然。

前世三十年,今生三十年,六十年的命轮岁数,被这怀菁仙子完全看准!

妖仙级别的妖兽,这么可怕吗?

叶凡猜错了,金鹏妖兽能观人、观妖的命轮,这是赋法术,和修为无关。

当然,如果叶凡的境界比对方高,就不一定能看得那么清楚了。

“六十年?!”在座妖王、妖君倒吸着凉气。

六十年便如此境界,当真赋异禀!

麒麟闷闷不乐,“叶兄弟当初他百年修为,没想到还是诓住了我。哼……不过,他这攀亲戚的手段,也确实高明啊!”

叶凡讪讪一笑,“这个,姑姑看出来了。侄在下面呆的甚是无趣,不知能不能欣赏晶鹏殿的歌舞?”

“嗯,可以。”怀菁仙子可不认为叶凡是真心想看歌舞的,反正自己被这五个妖君搞得不甚厌烦,索性随了这子。

“晴柔姐姐,不知可有歌舞安排?”怀菁仙子看向身旁邻座的妖媚女子,眼中笑意横生。

那妖媚女子摇了摇头,“这倒没有,若怀菁妹妹的侄儿真想看,姐姐便亲自舞上一曲儿,如何?”

“就只姐姐早就有此打算,咯咯!不过,我这侄儿可不是那么好处儿的角色哦!”

叶凡在下面愣愣地站着,根本不知道这两个漂亮女人在些什么,不过总算完成心中计划的第一步,便就先退下。

转身之际,怀菁仙子却传音来了。

“子,我不管你打什么鬼算盘。本姐还算是有些兴趣,哼!提前告诉你,这个狐妖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可得心了!”

“咦?”

叶凡顿时长大了嘴巴,耳边响起的话居然是那仪态万千的怀菁仙子出口的,这……这出入也太大了吧!

叶凡抬眼看去,只见怀菁仙子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

这还是真的了!

怀菁仙子,自己便夷姑姑,演技这么好的吗?

叶凡无奈的撇了怀菁仙子一眼,抿着嘴唇,作了个口语。

这一下,怀菁仙子的脸色也微微变化,好在众妖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下台的晴柔妖君身上,并无人发现怀菁仙子的不同之处。

“臭子,你最好别落单了,哼!否则本姐铁定把你……哼!

要不是我娘闭关,我才不会装作她的摸样出来惺惺作态呢,平白无故受你的挑衅,哼!”

怀菁仙子心中暗暗气道,而是脑中依旧在回放着叶凡那句,“姑娘,要你管!”

叶凡走回麒麟身边,低低的到,“事出有变,这怀菁仙子,不是真的!”

“什么?!”麒麟一惊,急忙稳住身子,“你是有人能冒充金鹏家族的怀菁仙子?!”

“不,这女子确实是金鹏家族一脉,只不过,应该不是怀菁仙子本人。我觉得……她应该是怀菁仙子的后辈!”叶凡淡淡地道。

谁知,这麒麟眼中顿露金光,“这女子容貌不似作假,与怀菁仙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道……”

“按照正常剧情发展,她们应该是母女。”叶凡点零头。

麒麟更是大悦,“叶兄弟,这……你要帮帮我!”

不是吧?这妞你真敢泡啊?

叶凡满头黑线,可是一看麒麟那炙热的目光,打击的话却被咽了回去。

“再看看吧,我不敢肯定那注意还能不能奏效了。”叶凡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麒麟的肩膀。

放眼厅中妖媚女子,只听一阵弦响,古筝、扬琴咚咚而起,悠扬的乐曲被行云流水般的演奏出来。

晴柔妖君身段曲妙,粉色的纱衣露出两条嫩藕般的胳膊,双手舞动,袖裙翩翩。

“跳的不错。”叶凡点零头,随后便看向其他地方去了。

周围的大妖兽被晴柔妖君的舞姿吸引,就连那对怀菁仙子狂献殷勤的五位妖君,也都瞪着双眼,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要是后世的那些什么街舞之类,叶凡或许还会有些激动,眼前这种慢悠悠,尽显柔媚的舞蹈,叶凡实在是看不下去。

左右瞟了许久,却发现一道冷光始终盯着自己。

转头一看,却是那“怀菁仙子”。

叶凡急忙低下脑袋,自顾自的引起酒来。

“怀菁仙子”见叶凡怕了自己,顿时捂嘴一笑,随即得意地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转向了晴柔妖君的身上。

好一会儿,音乐声下来,晴柔妖君正要收舞,一阵不甚好听的话语飘了过来。

“舞是好舞,可惜这音乐却没有那种凄凉柔媚的感觉。啧啧,可惜了,可惜了……”

大厅安静下来。晴柔妖君收起舞姿,眼睛斜斜地望着叶凡,“兄弟,你是在质疑奴家?!”

一股寒冷的杀意顿起。

在南荒山脉久居的妖王一个个露出畏惧的脸色,就连那其余五大妖兽君,也都纷纷别开头。

孰知,这晴柔妖君可是舞技大家,在成就妖君境界之后,对舞技的理解就更上一层楼。

以前,记得上一次灵泉大会,晴柔妖君兴起,为南荒山脉四方来客献上一支舞蹈。

歌舞完毕,却有人未曾拍手叫好。

晴柔妖君一怒之下,当场就将其轰杀。

上一次,还是未曾拍手叫好,而这一次,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否定的话出口来。

麒麟是对那晴柔妖君早有耳闻,此刻也想为叶凡上几句话,可是一见那晴柔妖君满脸的杀气,便讪讪地缩回了脑袋。

“叶兄弟啊,这不会就是你的计策吧……”

叶凡点零头,缓缓站了起来,拱手对着周围,“不知道有何人看得出,晴柔妖君这支舞蹈的意境?”

众妖君、妖王哪里懂得什么意境。

只是觉得晴柔妖君身材好,舞来舞去的时候,脸上露出的那股柔媚和幽怨,看得他们是热血沸腾。

叶凡淡淡一笑,离开座位,“妖兽不才,晴柔妖君,你可是在怀念什么人。或者,又是在纪念什么人?”

叶凡没有下去,指责自己的心口,一副我已经深深理会的意思。

那晴柔妖君神色一缓,反而显露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废话么?

这音乐是我们人类创造的,我在家可是经常听啊,怎么会不懂?

原来,晴柔妖君舞蹈的曲子乃是大周的古乐大家,苏伦所作,名为《怀君送别》,记叙的是一个女子送君上战场的故事。

后来,丈夫归来,可是女子却已然病亡,那平时来往的家书,其实是女子的父亲代笔。

可是,这主角是男儿,曲调悲壮,可是配上晴柔妖君的舞技,却有些出入了。

叶凡不知道这首歌的来历,但是可以确定这晴柔妖君舞蹈此曲的原因。

于是,被晴柔妖君这般一问,便也了然。

“呵呵,观晴柔妖君的神色便知。只是……此乐曲煞了风景,配不上晴柔妖君的舞技!”

晴柔妖君顿时一笑,颠倒众生之姿油然而起,她迈着碎步,单手伏在叶凡的肩上。

“兄弟,你倒是,什么曲儿配得上奴家?”

众妖大骇,晴柔妖君虽然极致狐媚,却很检点。

应该,在其婚配之后,非常检点。

这还是头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一个后生。

麒麟心中气急,好你个叶凡,不是为我创造机会吗,怎么看这情况,有点不对啊!

就在众妖愣神之际,叶凡微微侧开身子,与晴柔妖君拉开一些距离。

晴柔妖君颇为诧异,还道叶凡装腔作势,可是一对上眼睛,从他清澈的双眸中,看到的只有惋惜和爱怜。

这一下,晴柔妖君就算是有些怒气,也不好发作了。

叶凡忽然指向麒麟,“赤渊兄,上一次你教给我的曲儿,能不能在这里唱一遍?”

麒麟顿时开怀不已,好嘛,终于到正题了!随即便是连连点头。

叶凡呵呵一笑,回身之时,朝着晴柔妖君微微拱手,“妖兽此曲,乃是赤渊兄所教。

若论意境,比之此前更加符合晴柔妖君,还请妖君给在下腾些空间。”

“让开!”晴柔妖君眼中带着淡淡的杀意,媚笑道:“弟弟,你可知道,如果你比不过我,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哦!”

话音一落,众妖立马散开,都以同情的眼神看着叶凡。

轻柔妖君这是要杀人啊!

这龙鹰是不是傻,没事儿招惹这个女人做什么?

可是,叶凡不仅不惧,反而哈哈一笑,“在下献丑了!”

随后,他微微清理了下喉咙,带着阵阵的柔音,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