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血魔宗大长老现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血魔宗大长老现身!

“嗡……”一道淡淡的血光从玉坠里扩散开来,紧接着一个边缘鲜红『色』的黑洞缓缓成型,继而不断扩大。

陈护教狂喜的同时,不由得重重松了一口气。

“终于……逃出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声轻轻的咳嗽,令他『毛』骨悚然。

“原来,这里真的有血魔宗总宗的秘密入口啊!”

陈护教听到这句话,宛若掉入了冰窖。

他连忙转过身来,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

对方戴着一顶鸭舌帽,身子遮得严严实实,嘴巴上饶着口罩,看不清楚模样。

“你……你是谁?

!”

陈护教大喝一声,可是『色』厉内荏,身体瑟瑟发抖。

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出来对方的气息,连他什么时候跟着自己的都不知道!可见,这饶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空间通道,真的是血魔宗总宗的入口?”

黑衣青年咧嘴一笑,语气和颜悦『色』。

“不要怕,只要你老老实实配合我,我是不会杀你的。”

“你……你想干什么?

!”

陈护教吞咽了一口唾沫。

“别问这些废话了,回答你是拉低我的智商。”

黑衣青年径直来到土墙的画壁前,轻轻抚在那枚血『色』玉坠上,啧啧称奇。

“没想到血魔宗居然开发出这种空间传送阵了,厉害啊!喂,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我们地球世界,应该没有这种材料吧?”

“我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陈护教咬牙低喝。

对方从他身边经过,看都没看他一眼,浑身都是破绽。

可是陈护教却依旧不敢动手,甚至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樱

“阁下,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

陈护教想要拖延时间,只要熬过空间通道打开,那么他就能抢在第一时间冲进去,然后关闭空间门!“没有跟踪你啊,我大大方方走在你背后,是你自己没发现我的。”

黑衣青年笑了笑,“朋友,你告诉我这个玉坠的使用方法,我就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着,黑衣青年就要把那枚血『色』玉坠取下来。

“别……别动!”

陈护教连忙高喝:“在这个时候拿走血门钥匙,整个空间通道都会崩塌的!”

“这样啊!”

黑衣青年停下了手,扭头笑道:“那你告不告诉我?”

“我……我,你别『乱』来!”

陈护教眼珠子微微一转,连忙应道,“阁下,这叫做血门钥,是专门打开通往我血魔宗总宗的钥匙。

使用方法很简单,只需将其完美的贴合在入口匙孔里即可!打开血门,连接通道,需要三十秒的时间,在这期间切勿不可动血门钥,否则空间通道就废了!”

叶凡有些好奇,“你们进入了通道,又怎么把这枚血门钥取下来呢?”

“这个……”陈护教犹豫了一阵,低声道。

“通道开启,血门会瞬间翻转方向,进入空间通道之后,可以在里面将其取下。

等回到总宗,再派人走一遍空间通道,把血门钥送回来。

阁下,该的不该的,我都告诉你了,还请你离开吧……”“谁我要走?”

黑衣青年哈哈一笑。

“我只答应饶你一条命而已,你滚吧,老老实实躲到国外去,一辈子也别回来。

不然的话,你可能要被血魔宗全面围杀了。”

“你!”

陈护教大惊失『色』。

“不想走啊?”

黑衣青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那也行,你跟我去试一试血魔宗的空间通道吧!不定过不了多久,我还得来一趟呢,这次正好增加一点经验,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抓瞎。”

话音一落,黑衣青年周身萦绕出一股黑红相间的武劲,犹如藤蔓一般,直接将陈护教捆缚住。

陈护教骇然,连忙催动武劲抵挡。

谁知,自己的武劲根本动弹不得,完全无法从内府丹田中调动出来。

也就是,自己在这个神秘的青年面前,没有一丝的反抗能力!自己可是十倍极限中期的高手啊,这个青年到底有多强?

!“别挣扎了,我的武劲堵住了你的丹田口,封住了十二条主脉的连接点,你无法使用武劲的。”

黑衣青年平静的笑了笑,静静的看着壁画上的黑洞越来越大。

在两人对话之余,三十秒钟转瞬即逝。

很快,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空间通道出现在壁画郑

里面黑漆漆的,好似没有尽头。

黑衣青年点零手指头,离体的武劲将陈护教送到自己面前。

“来,你前面带路。”

陈护教咬牙切齿,却不敢反抗,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在前面。

两人进入空间通道,壁画果真翻转了一个面。

黑衣青年取下血门钥,塞进空间石里,以免遗失。

这条空间通道不长,最多只有四五十米,里面十分黑,不论是精神力还是灵魂力量,都无法铺开。

或许,是因为目前的实力还不够,无法做到在空间通道里使用自己的力量。

还好武劲能够使用,不然的话,陈护教肯定会反击的。

“到了。”

陈护教忽然停下脚步,对黑衣青年道:“要用血门钥才能打开总宗空间门。”

“嗯,不要耍花样哟!”

黑衣青年淡淡道:“不然的话,你的命我可就无法保证了。”

“我……我不会『乱』来的。”

陈护教神『色』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乖!”

黑衣青年笑了笑,把血门钥递给陈护教。

陈护教借着血门钥的光泽,在黑暗的空间壁上找到一个缺口,随后摁了进去。

“我们都让开一些,空间门还要三十秒钟才能打开。”

着,陈护教便后退几步。

黑衣青年点点头,按照陈护教的做了。

这地方的空间通道,比山殿精妙了不知道多少倍,那里只需一块进出令就能开启,而这里却很是反锁,若是外人冒然进来,很有可能都不知道怎么走。

“嗡!”

就在叶凡暗自对比的时候,一个空间门忽然出现。

与此同时,陈护教急奔而出,穿过了空间门。

在踏出空间门的那一刻,他一把拽下空间壁上的血门钥。

“想走?”

黑衣青年眼睛一眯,低喝一声,快速催动武劲,径直将陈护教给扯了回来。

“师伯,救我……”陈护教已经钻出空间门了,大声吼了一句,随即回到空间通道里面。

空间门再度闭合,通道里一片漆黑。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响起,紧接着陈护教冷笑起来:“我出不去,你也别想出去……桀桀桀!”

“你找死!”

黑衣青年知道这家伙捏碎了血门钥,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转身看去,只见通道另外一头的空间壁开始翻转,马上就要闭合了。

黑衣青年来不及计较,一巴掌拍在陈护教的脖颈上,拽着他飞快朝看见入口基本而去。

“唰……”两人在空间壁翻转的最后一瞬间冲出空间壁。

但是,陈护教被黑衣青年拖着走,两条腿『荡』在后面,直接被闭合的空间壁切断。

黑衣青年拽回来的,只有陈护教膝盖以上部分的身体。

鲜血,横洒出来。

巨大的痛苦让陈护教从昏『迷』中醒来。

“啊……”他感觉到自己遗失了双腿,顿时痛得满头冷汗,趴在地上声嘶力竭起来。

“白痴,这都是你自找的!”

黑衣青年双眼通红,翻手一转,化为一直墨『色』手爪,直接抓起了陈护教的脖子,把他吊在半空。

“,你还有没有这里的血门钥?”

陈护教在痛呼了一会儿后,反而面『露』狰狞的笑意。

他举起手来,手心里是两瓣碎裂的血门钥,“桀桀桀……这条入口的血门钥有三把,一把在宗主那里,一把在我师伯那里……你要是有能耐,就去找宗主和我师伯拿,哈哈……不过,你去了也是自寻死路!”

看得出来,陈护教已经抱有死志了。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没什么好的了!”

黑衣青年冷眼微眯,心中杀意大盛。

这柄血门钥对他非常重要,可是对方居然就这样捏成两半了,不杀他不足以平复胸中之恨!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的空间壁忽然咕噜噜的转动起来,速度比之前陈护教打开快了好几倍。

短短几秒钟,黑『色』的空间通道再度呈现。

“嗯?”

黑衣青年皱起眉头,“怎么又开了?”

“呼……”一阵狂风从空间通道里吹出,紧接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席卷而来。

陈护教现实一愣,随即大喜,“师……师伯?

!”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从空间通道里缓缓走出。

对方是一个身着血『色』长衫的中年,须发长而有型,头发梳得十分齐整,在脑后打了一个髻。

两鬓出是两缕微白的长发,一尺半长的美髯躺在胸前,看上去仙风道骨,若非那件诡异的血『色』长衫,宛若从仙境中走出的世外高人!在中年人出现的一刹那,土洞里的空气变得暴躁起来,同时温度骤降。

“陈秉,调查队为何只有你一人存活,其他饶生命特征,都已经消失了?”

帅『逼』中年语气和缓,仿佛在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儿。

“师伯,是……是因为我们遇到一个饲虫大师,他……他驱数十只九倍、十倍极限的白『色』虫兽,设计将我们围杀!”

陈护教满头冷汗,连忙回道,“除了我侥幸逃出来,其他师兄弟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