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紫荆三仙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紫荆三仙录

四眼蛟龙大喜,指着玉璧,“上面可有写如何打开?”

“没有!”叶凡摇头。

“他只了在何处能寻到一些线索,然后随着那些线索,在去另外一个地方寻找必要的东西。

当然,我也不清楚究竟有什么东西,反正就是按着他所的来,这处大殿有非常多线索,只要没有按照顺序来,大殿便会自行关闭,从此与世隔绝!”

“嘶……那咱们岂不是永远出不去了?不行不行,叶凡,你可要好好看看!”

四眼蛟龙慌了,如果叶凡的是真的,那他们可就真麻烦了。

“用不着你提醒,我也很怕死好不好?”叶凡转头看向另外一面玉璧,遥遥一指,“那一面便写着如何找到出路。”

着,叶凡走向另一面紫雪玉壁。

四眼蛟龙看不懂上面写什么,他只是从叶凡的表情上,勉强猜到一些。

李若昕不敢打扰叶凡,老老实实跟在他的身边,

忽然,叶凡眉头紧皱起来,紧接着便是瞪大的眼珠,“四眼,可能有法子出去了!”

“嗯?从哪里出去?!”李若昕急忙问道。

叶凡一指大殿外的街道,“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出去!”

李若昕晃了晃神,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嗯?大佬,你别开玩笑了……”

叶凡苦笑着,“四眼,我没开玩笑。这位三仙前辈,就是这么的。”

“啊?”四眼蛟龙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叶凡的话。

“这个三仙前辈,原本是一个宗门最杰出的一代年轻才俊。他是掌教之子,却不喜修武,专爱培育蛇虫鼠蚁。

在那个时候,古武宗门崇尚的是绝世武力。

故此,三仙前辈被其他弟子看不起,被长辈看轻,其后又被称作是宗门的耻辱。

谁知道,在三仙前辈百岁之时,他一举突破神武境,手中更是培育出三大虫兽群。

其一,乃是噬金蚁;其二,熔岩铁甲虫;其三,毒刺八齿蛛。

三仙前辈甚爱这些虫兽,每日借以肉血食物喂养。所以,这些虫兽也极听他的调遣。

如复一日,年复一年。

转眼便又是百余年时光流逝,这些虫兽的数量激增到极为恐怖一个高度。

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古武时代,武者实力强横,神武境只是高手的入门罢了。

虽然三仙前辈达到了神武境,却不足以在世界立足。

可是这一百年的时间,让三仙前辈突破了神武境,达到了更高的实力,而他手下的三大虫兽,无一不是最高级的虫兽。

一时之间,他们的宗门崛起,成为当世最强大的宗门之一。

并且,他饲养的三大虫兽,都成为了最高级别的妖兽。

噬金蚁已经成长为晶钢噬金蚁,随便一只都能在与十倍极限的武者对抗。

当然,这并不是最为恐怖的,三仙前辈手中的晶钢噬金蚁,足足有一千只!

这也就是,他能随时发起一场巨大的武者大战!

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们宗门的掌教不顾亲子情分,想要从他手中获得那些超级虫兽。

其他宗派在得知之后,对其惊惧不已。

可是,三仙前辈并没有称王称霸、一统下的大志。

他得知父亲要拿自己花费大量心血的虫兽去参加宗派斗争的时候,毅然拒绝。

但掌教为了权利,居然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在一夜里,他吩咐人暗中对那些虫兽的食物下了特殊的药材,对三仙前辈也突然发动了袭击。

三仙前辈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变得如此,他无奈之下,束手就擒。

一开始,掌教还是好言相劝,在十余之后,三仙前辈依旧不愿意交出自己总结出来的驱虫兽语。

故此,掌教便对其严刑拷打。

这一下,三仙前辈怒了,他暗暗地通过一些密牢中的虫,前去与自己的虫兽报信。

那些超级虫兽得知三仙前辈的消息之后,不顾元气大赡身体,一窝一窝地冲杀宗门,在折损了绝大部分之后,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将三仙前辈救了出来。

三仙前辈心灰意冷的离开宗门,那些随他一路走出的超级虫兽们也是断断续续地死亡。

三仙前辈心若死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到了紫荆湖。

谁知道,无绝人之路,三仙前辈在紫荆湖偶然发现一直远古异虫,嗜血玉蚕!

此后,三仙前辈与嗜血玉蚕相依为命,细心教导。

终于有一,嗜血玉蚕成长为母虫,诞下了一窝的虫卵。

可惜,这也是三百年后的事情了。

三仙前辈大限已至,却无法突破,便出了紫荆湖,托了一位人,将自己的宗派世子命牌送了回去。

在三仙前辈大限来临前几日,嗜血玉蚕母虫知道主人将死,它也萌生死志,居然先三仙前辈一步,化身为墓,将三仙前辈和虫卵全部留在其郑

三仙前辈感于母虫恩义,将驱虫兽语编辑成书,留在地下建筑之内。

他希望有朝一日,有缘让之,传其衣钵,别让他自创的虫兽一脉断绝!”

“驱虫兽语?!”四眼蛟龙一愣,顿时长大了嘴巴,“叶凡,驱虫兽语是什么?!”

这不是废话么……

叶凡白了四眼蛟龙一眼,缓缓道:“驱虫兽语,是三仙前辈生平所编辑的一部驾驭虫兽的秘典!

他将这部秘典取名为《虫兽语录》,但凡能够修行,便可与下虫兽交流言谈,甚至驾驭它们!”

“这……三仙前辈可有这《虫兽语录》所在何处?!”

四眼蛟龙心急如焚,他本就是妖兽,自然会一般的兽语,再加上他为妖族,驱兽术也算是略知一二,能够驾驭一些无法成妖的妖兽。

如果他能得到这部《虫兽语录》,那么岂不是……

妈呀,发达了!

四眼蛟龙打得好算盘,可是叶凡根本不去理会。

“三仙前辈毕生心血,都在了那部《虫兽语录》上,可惜在死前,他并没有找到一个良才传承下去。

至于这部秘典究竟在何处,玉璧上没有记载,我也不知道……”叶凡低叹一声。

这三仙前辈一生坎坷,成长之时被世人嘲笑,待得突破,却被生父陷害。

命运多舛啊!

叶凡和四眼蛟龙在大厅中寻找许久,都没有找到关于《虫兽语录》的蛛丝马迹。

其实,叶凡也很想得到《虫兽语录》,可这机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故此,在找了一会儿未果,便将此事放下了。

反观四眼蛟龙找得是满头大汗,见到可能类似与暗格的东西,想要伸手,却又急忙缩了回来,讪讪地在一旁不知所措。

叶凡好笑,走到大殿右侧,那一处玉璧上刻画着一只大蚕与一位老者嬉戏的壁画。

叶凡端详许久,颇为感慨。

这一对主仆,可以是相伴了三百余年时光,这情份深似海,绝非误言。

“可惜了……”叶凡单手抚摸在那张壁画上,叹息了一番。

忽然,壁画光芒大盛,晶莹剔透的玉璧缓缓呈现出水纹般的表面,随着水纹的波动,那只大蚕好似蠕动起来,慢慢地缩,变大。

“嗯?!”叶凡大惊。

这处地下建筑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多的震撼,而这幅壁画的奇妙之处,让他更是难以言。

就在叶凡吃惊之时,壁画上勾勒出一条曲折的光线,迅速地放大。

叶凡以为又是一处啥子陷阱,急忙闪避,却已是太晚。

“怎么回事?四眼,快……快救我!”叶凡急忙大声呼救,可是身躯完全不能动弹。

他只感觉自己被吸入了一方特殊的地,上地下皆为星辰,他仿佛置身与苍穹之郑

李若昕和四眼蛟龙四处寻找,一个是找出处,一个是寻找《虫兽语录》秘典。

“四眼前辈,别再找那什么《虫兽语录》了,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李若昕心急如焚,可是见那四眼蛟龙一副痴心妄想的样子,不由觉得心好累。

“你懂什么?你找你的,我找我的。”四眼蛟龙没有理会李若昕,自顾自的走到一旁,蹲下探查起来。

“算了……”李若昕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叶凡,“奇怪,叶哥都对着那副壁画半个时辰了,怎么还在看?!唉……”

言罢,李若昕唤了叶凡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一下子郁闷无比,自寻了一处角落坐下,从背包里取出水和食物,先吃了起来。

却叶凡的意识坠入星辰空间,心中惊惧不已。

“这是哪里?!有没有人!”他高声呼喊着,许久都没有任何人回答。

忽然,又是一道光芒,一只金色的嗜血玉蚕慢慢浮现出庞大的身躯。

相比之下,叶凡几乎没有他千分之一大。

“妈呀……你……你是谁?!”叶凡想要退后,却怎么都无法挪动脚步。

“年轻人,你此时就站在我的身体之内,如何问我是谁?”

颇为阴柔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丝的悲伤和无奈。

叶凡又是一惊,“之前三仙前辈所叙,这地下建筑乃是那只嗜血玉蚕所化,那岂不是……嘶!你是那只玉蚕虫母?!”

“不错……”嗜血玉蚕回应,“主人死了将近万年了,一生衣钵无人可授。我的时间也不多了,不知道你愿意接受主饶传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