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剑爪对鹰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剑爪对鹰爪

沈云的剑爪威力惊人,角度刁钻,每一次攻击的位置都点在叶凡防御的死角上。

叶凡对于沈家的招式不熟悉,顿时有些应接不暇。

“有古怪!”叶凡暗道不妙,想要抽手将沈云击开,谁知对方行云流水般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他根本空不出手反击。

“嘭!嘭!嘭!嘭!”

沈云的攻击异常凌厉,叶凡每次被攻击一下,便会不由得退后几米。

即使脚步不动,可是强大的推力硬是让他在草地上划出一条长沟。

这种被动挨打,叶凡依旧习以为常了。

不是叶凡喜欢受虐,实在是沈云的进攻手段无缝衔接,根本由不得叶凡做其他反应。

“有完没完?!”叶凡皱起眉头。

这是他第一次碰到攻击速度这么快的高手。

跟他相比,魔化齐瑶、魔化黑旗这等九倍极限巅峰武者速度,简直就是渣!

“喝!”

沈云大呼一声,双拳往后蜷起一个幅度,肩膀剧烈地收缩。

“嗜血剑爪!”

当双爪再度挥出的瞬间,十道血色长芒凌空出现,爆裂的响声在空中炸起。

“轰!!!”

紧接着,一声巨响,叶凡护体武劲瞬间崩塌,尖锐的血爪将叶凡扯得猛地倒飞而出。

“嗤啦!”

随着那十道血色长芒的凶狠撕扯,叶凡胸前武服被扯得粉碎,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一股黑芒微微闪烁,可还是被划了开来。

爪风很快搅碎黑色盈光,刺破了叶凡的皮肤,斑驳的血迹流淌出来。

“哼!”

叶凡闷哼一声,背部砸在一块大石头上,深深地嵌在里面,烟尘、碎石被震得四处飞洒。

“呼……”沈云深深吁了一口气,看着地面上两条长长地土沟,脸色露出自得的笑意。

“辈,这回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

潘雨烟双目顿时瞪圆,叶凡的背扣在大石头里边,整个人佝偻地身子,手脚悬在空中,无力地下垂着。

“叶凡!”潘雨烟惊呼,挣扎起身,便要朝叶凡跑去。

蒋耀心中笑意更盛,这般下场,完全是那人咎由自取!

师父的连招世间罕见,特别是积累到最后的“嗜血剑爪”,威力无穷!

那个子就算是当场死不了,那也活不了多久了。

“……老头,你打得我好疼啊!”

叶凡的手脚依旧下垂着,不过他的脑袋慢慢抬了起来,两只眼睛缓缓睁开,那种诡异的眼神,让在场三人尽皆大惊失色。

当然,潘雨烟是惊喜,而沈云和蒋耀,则是惊骇!

看着对面住着拐棍的老头子,叶凡的双眸完全睁开,两道金光直射而出,显得异常耀眼。

叶凡冷笑了几声,抬起脏兮兮的手臂,将嘴角鲜血给抹干净。

随后,他双手后撑,整个人便从石头中跳了出来。

“不愧是九倍极限巅峰的高手,的确厉害!”

叶凡眯着眼睛,稍稍活动着身子。

一股淡淡的红光从他的墨色拳爪中窜了出来,迅速地将他背部的血口子覆盖。

“老头,接下去我也要开始认真了!”

叶凡缓缓停止腰杆,身上的武劲迅速愈合。

“诡鹰噬神,龙鹰神体!”

在叶凡身后,出现一团黑红色交杂的光晕,逐渐形成一道模糊的虚影。

这道虚影很快进入叶凡体内,他周身连泛起一股黑红的气劲,看上去异常诡异。

沈云眉头紧皱,“辈,你这是什么招数?”

沈云见识极广,知晓许多强身倍化的奥妙绝学。

“干什么,想偷学我的招式?”叶凡轻轻的摇了摇头,淡然道:“老头,你要打便打,不打就把蒋耀交给我们!”

“狂妄辈,找死!”

沈云怒喝一声,手中剑爪寒光一闪,猛地朝叶凡冲去。

“剑爪如潮!”

这一次,沈云的剑爪愈发的凌厉,来势异常凶猛,比刚才的剑爪连击更强了数倍。

叶凡眼睛微微眯起,冷声低喝:“诡鹰噬神,极限刺拳!”

当下不躲不避,凝出一颗巨大的拳印,拳印表层,涌动着黑红色的盈光,径直与沈云轰在了一起。

“嘭!”

寒光与黑红拳印交汇,顿时地变色,风起云涌。

周围百米草木被卷起的刀风削成碎片,地面土石裂开一条条一米深浅的沟壑。

“嗤啦!”

半空中爆出一声撕裂的大响,随即两道黑影各自退开,随即又冲向对方。

“诡鹰噬神,拳爪刺!”

“剑爪如潮!”

“诡鹰噬神,雷击苍穹!”

“剑爪如潮!”

“诡鹰噬神,极限幽冥!”

一声声破空声响不绝于耳,叶凡与沈云在树林上空对轰连击。

整片树林一片狼藉,仿佛下了一场陨石雨一般。

站在林外的潘雨烟和蒋耀看傻了眼,连连倒吸冷气。

这两人都身受重伤,无法随意行动。

潘雨烟伤了内腑,别动手,就连挪动身子,内脏便一阵阵剧痛。

她此时根本来不及服用叶凡给的药草,远处的战斗余波太过恐怖,狂风极啸,吹得人站都站不稳。

而蒋耀被叶凡击穿了背部,若非沈云手里有些隐世古族的秘药,估计这时候蒋耀已经失血而亡了。

他们现在一人靠在林子旁的大石头上,一人靠在土坡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林子上方的拼斗。

“这……这就是九倍极限巅峰强者的实力?”潘雨烟嘴唇微微发干,手脚溢出斑驳的汗珠。

蒋耀吞咽着唾沫,眼中又是畏惧又是憧憬。

沈云之所以收他为徒,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肃吾家族的代表,更为重要的是,蒋耀骨骼精奇,武道赋很高。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是凭借着自身的能力,一举突破五倍极限。

在古武世家、门派,四十岁之前能达到这一境界的都在少数,更别提像蒋耀这样的江湖武者了。

沈的后辈的沈索三兄弟,年纪比蒋耀大了十几岁,如今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七倍极限初期罢了。

沈云在刚见到蒋耀的时候,惊为人,和肃吾成明相谈一番后立马决定收他为徒。

当然,要不是蒋耀有这等赋,肃吾家族也不会看上他,并且委以重任。

肃吾家族在利用蒋耀接近沈家,沈家又何尝不是在挖肃吾家族的墙角?

双方都没有白吃,就连蒋耀心里也非常明白,他现在只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所以,他要变强,只要能达到九倍极限,他就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

但肃吾家族的修武之法太过凶险,他不敢轻易尝试。

东越的隐世古族,正是一个好机缘!

蒋耀好不容易遇到这等机遇,如何不会珍惜。

这段时间,他心翼翼陪伴在沈云身边,一边伺候,一边虚心求教。

可是就算他知道沈云是九倍极限巅峰高手,一只手就能拍死自己的强者。

也无法想象沈云真正发挥出九倍极限巅峰实力,居然能达到这种恐怖的程度。

蒋耀内心掀起一阵阵狂澜,对自己的武道之路,充满了希望。

“喂,蠢女人!”蒋耀遥遥看向目瞪口呆潘雨烟,高声喝问:“那子到底是谁,怎么能跟我师父打得难解难分!”

“我一直在提他的名字,你居然还问?”潘雨烟冷笑回道:“他就是滨海武道第一人,叶凡!”

“叶……叶凡?”蒋耀顿时一愣,心里猛地生出一股恐惧感:“肃吾金一先生所的叶凡?他……他居然这么年轻?”

“哼,叶凡本来就不大!”

潘雨烟点头冷笑,随即咬牙切齿的哼道:“蒋耀,你别想逃了!

叶凡是我们华夏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世才,就算今有沈家老祖护着你,但是叶凡用不了多久能超过他!

到时候,别是你了,就算汪家,也挡不住叶凡的脚步!”

潘雨烟大喝让蒋耀胸口发闷。

如果真像潘雨烟所的那样,这个叶凡的武学赋比他强了不止千倍万倍。

叶凡若是想要他的命,不过是纷纷钟的时间罢了。

“该死,滨海的人怎么会跑到东越来找我的麻烦?难不成,是肃吾财团有人告密?”

蒋耀连忙把目光投向树林上空,心里不断默念:“师父,您一定要将那个子弄死,否则后患无穷啊!”

而作为当事饶沈云,又如何不想将叶凡就地格杀?

可是,他已经将绝学使出,一击比一击沉重,一击比一击迅猛,奈何对方的攻势同样无比凌厉,武劲就跟不要钱似的,疯狂喷涌。

沈云“剑爪如潮”一共有三十六式,每一招打出后,威力都会不断叠加。

叶凡与沈云对轰,每一记“诡鹰噬神”,同样在不断增强。

只不过,他没有沈云的出招技巧,全靠磅礴的极致武劲来支撑输出。

两人拼到后面,叶凡的武劲已经消耗了近半。

他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对自己不利,必须寻找其他出路。

可是沈云的攻势太过迅速,完全无缝衔接,完全不给他时间来换招抵挡。

“剑爪如潮,第三十二式!”

沈云两爪横着一挥,将叶凡砸出了十几米远,身形一晃,随着剑爪的寒光,重至叶凡面门。

“辈,我知道你已经撑不住了!束手就擒吧,否则接下去四招,你必定性命不保!”

沈云仰头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