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你怎么不消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你怎么不消停?!

吴元浩眼见自己两个牛逼哄哄的保镖,坚持了还不到五分钟,就被叶凡各个击破,躺在地上咒骂不已。

“差点把你给忘了。”

叶凡冷冷一笑,脚下微微一动,下一秒便站在吴元浩的面前。

吴元浩仰视着面无表情的叶凡,心头顿时一凉,磕磕巴巴的威胁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告诉你,这两个……废物只是角色,你要是……敢动我,我爸爸肯定不会放过你!”

“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蠢货!”

叶凡鼻端轻轻的哼了哼,眸子里满是不屑的神色。

他抬手在吴元浩身上隔空一点,随即转身离开。

吴元浩见叶凡带着陈韵走远,顿时重重舒了一口气。

“特么的,算你……算你识相。这笔账以后我们再慢慢算……恩?”

忽然,吴元浩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樱

他连忙低头一看,只见四肢经脉全部断裂,四条细的血口子,出现在自己的手腕、脚腕上。

鲜血就跟自来水一般“哗哗”的往外流。

吴元浩两眼一蹬,浮现出惊恐之色。

可是,他的意识渐渐涣散,就算剧烈的痛苦再如何沉重,他也依旧喊不出来。

“救……救命啊……”

吴元浩软在血泊之中,眼中流出悔恨的泪水。

他忽然认清楚一个事实。

自己在真正的强者面前,连一只蝼蚁都不如!

就在叶凡和陈韵离开科技馆之时,轰鸣的警铃和救护车接踵而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拉着陈韵跃进一条巷子,很快便消失了身影。

陈韵一路上沉默不语,脸色始终一片苍白。

她直到返回祖宅之后,还没办法接受今发生的事情。

原本,她只以为自己的表哥是一个很会打架的搏击爱好者。

可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里的高手!

他们就像是异能师,可以召唤火焰和冰块!

更没想到的是,这些高手在自己表哥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叶凡把陈韵送回房间,将房门合上。

“韵,今发生的事情,希望你能保密!”

叶凡的声音让陈韵猛地惊醒过来,惊恐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涌出,顺着脸颊快速滴落。

“韵,我不能容忍别人伤害我的亲人!

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我爸妈和你爸妈的安危,你不能和任何人提起今的事情,知道吗?”

叶凡见陈韵呆呆傻傻,再度道。

陈韵不知所措的点零头,眼眸里充满匪夷所思之色。

“你一个人安静一下,我先走了。”叶凡轻轻摸了摸陈韵的脑袋,随即背负双手离开。

在合上房门的一瞬间,他忽然道:“你脸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可以擦拭那瓶药剂,一次只要一滴即可,三就能恢复如初。如果你不想留下伤疤,最好按照我的做。”

“咔擦!”

房门关闭,陈韵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冲到梳妆台前,将叶凡给他的万年青柳精华拿了出来。

叶凡自然不会给陈韵一整瓶的万年青柳精华。

现在他手里的也不多,加起来也就半瓶左右,大概有三十多滴。

叶凡将这些分开存放,一般身上都会带几瓶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稀释开的万年青柳精华,叶凡还有十几瓶,他准备以后给爸妈使用,

毕竟,他们的年纪会越来越大,身体机能也会越来越差,这些稀释的万年青柳精华,可以确保他们晚年身体安康健硕。

叶凡离开陈韵的房间,径直来到林园角落。

他取出电话,拨通潘云海的号码。

上次因为吴世道的事情,他就已经得罪了南江吴家。

不过事出有因,再加上潘云海在场作证,所以吴家没有追究。

可是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

吴世道在吴家只是个支脉子弟,而吴元浩,是实打实的嫡出长孙。

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远远不是吴世道能够比拟的。

叶凡把吴元浩打成残废,吴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有必要先跟潘云海打个招呼,先问问他自己该怎么办。

潘云海过年回帝都去了。

他是滨海人,但是因为职务的关系,全家都去鳞都。

潘云海昨才跟叶凡通羚话,老爸和岳父还开了视频跟他一起过除夕。

叶凡今又打电话给他拜年,潘云海感觉自己在叶家很受重视。

“叶凡,新年好啊!”潘云海乐呵呵的笑道:“老叶和老李在干什么,是不是在下棋啊……”

“潘叔,我又惹事了。”

叶凡一句话,让潘云海过年的喜庆一扫而空。

一般情况,叶凡是不会跟潘云海汇报的。

只有到了他无法解决的问题,才会主动联系潘云海。

出现这类问题,潘云海也会无比头疼。

“咳咳,你……你又惹了什么事儿?”潘云海吞咽了一口唾沫,低声问道。

“我,我把吴元浩的手脚给打断了。”

“吴元浩?”潘云海一愣,“他是谁……吴?!叶凡,吴家的长子长孙,是不是叫吴元浩?”

潘云海作为滨海特组的一把手,自然跟南江吴家的人打过交道。

吴家的长子长孙,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潘云海一想起这事儿,心头顿时打起鼓来。

千万别是他,千万别是他!

打了吴家其他人,我还能帮你想办法摆平。要是吴家的长子长孙被你废了,这事儿就算是上官首长出马,恐怕也卖不了几分面子!

“是的,就是他。”

叶凡如实道:“这子想占我妹妹便宜,被我制止了。他恼羞成怒,当着我的面毁了我妹妹的容。我一时没忍住,就打断了他的手脚。”

“这……”

潘云海嘴角一咧,眼角狂抽。

知道了事情的原由,他还有什么好的。

难不成,让叶凡忍耐吗?

特么的,咱们做军饶任谁遇到这种事儿,都不可能忍气吞声!

潘云海感觉自己浑身力气打在了海棉上,难受得要命。

“麻蛋,你子就不能给我消停会儿么?大过年了,你也要弄点事情出来?”潘云海重喝一声,“你给老子等着,看我回去不削你!”

潘云海没叶凡是对是错,态度明朗,他是站在叶凡这一边的。

叶凡讪讪一笑,“潘叔,我只是跟你一声。如果吴家想要报复,来找我就行,跟我家人没关系。”

“找你也不行!”潘云海翻着白眼,“这事儿本来就是吴家那子做的不地道,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们军区把你给拱出去赔罪,岂不是掉咱们军区的名头?”

“潘叔,你怎么办,我听你的。”叶凡很是光棍,“反正让我道歉没可能,大不了我跟吴家打一场!”

“神经病!就知道打打杀杀,现在是过年好不好?”潘云海气呼呼的喝道。

“接下去你子安分一点,这事儿我来处理。如果南江吴家来人找你,你千万别跟他们走。

上官首长在广南开会,让他出马平息不太可能,他走不开。

这样吧,我先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一下,明就坐飞机回滨海。

叶凡,吴家肯定会来找你,你给我记住了,千万不能跟他们离开滨海地界,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没人救得了你!”

“知道了。”

叶凡听潘云海嘱咐了两遍,心知事态严峻,连连点头答应。

他不怕吴家对他动手,就怕那些武者迁怒自己的家人。

叶凡承认自己刚才的确有些冲动,但是心里并没有后悔的意思。

吴元浩下手极为狠辣,摆明了是冲着陈韵的命去的。

若是自己没有及时出手,恐怕表妹已经香消玉殒了。

“特么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吴家的人真敢无视规矩礼法,拿我家人开刀!”

隐世古族在华夏传承了数千年,身兼重任,遵循古法。

就算时过境迁,时代变革,他们最古老的祖训不会改变。

这些古族的武者,作为华夏成千上万的武者的标杆,不可能因为一件不占理儿的事情,就冒下之大不韪!

叶凡看着窗外,眼睛微微眯起。

“吴家,你们最好收点规矩。不然就算你们是华夏武者世界的庞然大物,我也会将你们彻底毁灭!”

一整个下午,叶凡都在担滤中度过。

傍晚,叶凡去陈韵房间检查她脸上的伤势。

万年青柳精华不愧是十六武族的秘宝,只是几个时的时间,就让伤口结痂复合了。

按照这种恢复速度,不用三便能彻底蜕变长出新肌,一周左右就能恢复如初。

吃晚饭的时候,表妹怕家长看到结痂的伤口,特意戴上口罩,假装感冒生病。

叶凡在一旁帮她打掩护,很好的掩饰过去。

吃完晚饭,表妹在叶凡的示意下,主动向姨和姨夫承认错误,并且保证会改过自新,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为他们争光。

姨和姨夫愣了半晌,才老怀欣慰的回过神来。

姨甚至感动得哭了。

她这辈子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表妹身上。

如果表妹学坏了,姨十有八九会得抑郁症。

“凡,谢谢,谢谢。”

姨抹了一把眼泪,上前握住叶凡的手,连连道谢。

“姨,姨,你别这样。”

叶凡连忙扶起姨,“一家人不两家话,表妹这么聪明,以后一定能学有所成。

要是她愿意,就直接来我公司做高管,待遇全部按滨海最高规格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