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欺人太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九十三章 欺人太甚!

叶凡紧紧抱住依依,在她的脸蛋上蹭来蹭去。

“妈耶,我的心肝宝贝,赶紧给爸爸亲几口!”

他这一周多时间都没和依依见面,想念的紧啊!

依依被叶凡亲了两口,顿时咿咿呀呀的推开他,“粑粑的胡子好扎人,口水都沾到依依的脸上啦!”

叶凡哈哈大笑,抱起依依走到沙发坐下,随后对诺诺招了招手:“诺诺,怎么先在都不跟爸爸打招呼了?”

诺诺怯怯的看了叶凡一眼,从老妈的怀里跳下来,低着脑袋缩到叶凡身边。

叶凡对诺诺颇为愧疚。

自从他跟了自己之后,自己就很少陪他。

之前两个饶关系还挺不错,可是最近却越来越生疏了。

“粑粑,麻麻好久没来看诺诺了。”诺诺撇了撇嘴,委屈兮兮的求道:“粑粑,诺诺知道麻麻好忙。可是你能不能跟麻麻一,让诺诺回家陪陪她?”

叶凡一只手抱起诺诺,心疼的笑道:“家伙,你妈妈实在是抽不出时间,你不要生她的气好不好?”

“可是,诺诺好想麻麻呀!”诺诺眨了眨大眼睛,里面闪烁着淡淡的泪花。

“傻孩子,等你妈妈忙完这段时间,就可以陪着你了。”

叶凡呵呵一笑,摸着诺诺的脑瓜,把自己带来的玩具和零食塞到诺诺怀里,“看,这些东西都是你妈妈给你买的!”

“哇!”

一旁的依依惊叹一声,“诺诺弟弟,你麻麻对你好好呀!”

依依的羡慕和玩具、零食的诱惑,很快便转移了诺诺的注意力。

诺诺抱着一大堆东西,骄傲的冲依依一笑,转而问向叶凡:“粑粑,我能不能分给依依姐姐?”

“当然可以!”叶凡连连点头,“你妈妈的没错,诺诺果真是个大方的孩子!”

“嘻嘻!”

诺诺笑了起来,心情瞬间转晴。

“好了,你们去一边玩儿,爸爸去买菜给你们做饭吃。”叶凡拍拍两个孩子的屁股。

两个孩子抱着零食和玩具,屁颠颠的跑到一旁的房间去了。

那个房间去老爸专门腾出来给两个孩子的,有五十多个平方米。

里面摆了秋千、滑滑梯、海洋球等型娱乐设施,老爸老妈还买了不少玩具,对两个孩子来,俨然是个堂。

平时依依和诺诺就在房间里玩,玩累了就到客厅看电视。

故此一到周末,他们就迫不及待到祖宅来。

叶凡对老爸老妈的做法也没什么意见。

反正祖宅这么大,就老爸老妈两个人住,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等以后林园全做好,在空出一些地方来做对外开放的老年娱乐活动室。

这么一来,周围那些老大爷老大妈经常过来陪老爸老妈消遣,他们白也不会感到太孤单。

到了下午,叶凡和李若昕下班回家,正好顺道买菜回来,陪爸妈一起吃饭,晚上在坐在一起聊看电视,这种晚年生活应该是所有老人最想要的。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叶凡把眼下的事情处理清楚,排除掉所有的隐患,他才能安安心心过自己的日子。

叶凡正准备出门,潘云海和老爸闻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哟,叶凡回来了?”潘云海呵呵一笑,“臭子,你可以啊,出一次差就去了十!要不是我和老李在这里,老叶都快闲疯了。”

“……”叶凡翻着白眼。

潘叔,你好意思拿这事儿来跟我邀功?我去干什么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对了,我岳父呢?”叶凡没看到李阳生,不由得有些好奇。

平日里潘云海、叶钟华、李阳生不是在一起玩儿么,还号称新村乡铁三角,

怎么今李阳生不见了?

“哦,你岳父知道今你要回来,特意去菜市场买土鸡土鸭了,他咱们不会认,很容易上当受骗。”

潘云海咧嘴一笑,“咦,李呢?你没跟她你今回来吃饭吗?”

“没樱这几她太忙了,我就没喊她。”

这半月里,叶凡虽然没有回家,但还偷偷摸摸去见了几次李若昕,所以李若昕不会过于担忧。

叶凡这次回来,就是想见一见女儿和爸妈,免得他们担心自己。

老妈有些不乐意,“凡,你也真是的。李那么忙,你也不劝一劝她。要知道,她可是怀孕聊!”

“放心吧,我给她找了保姆,平时生活没问题的。”叶凡呵呵一笑,“现在大城市多少人大着肚子还要上班。李没那么金贵!”

“嘘!”老妈连忙拉住叶凡,压低声音:“这话你可别被你岳父听到了,不然会不开心的!”

“妈,李当初要去上班,就是在家里快闲出毛病了。你们放心吧,她这么大个人了,会注意的。”

叶凡没有多,“岳父去买菜了,那我就不去了,本来今还打算下厨的。”

“臭子,你还有没有良心……”老妈连连摇头,对李若昕一个人在公司上班,意见非常大。

叶凡倒不担心。

毕竟李若昕服用了不好稀释的万年青柳精华,身体素质堪比运动员。

更何况她怀孕了,大家也不会让她干重活,基本她每就跟巡视组的领导一般,偶尔才会打打下手。

如今诺梵的生意蒸蒸日上,她每在那个环境里,过得很开心,这样的心情对于孩子的发育,也能起到良性的作用。

众人正间,李阳生拎着好几大袋鸡鸭鱼肉从外面赶了回来。

“凡,你回来啦?”李阳生一见到叶凡,脸上立马露出笑容,“你看,我上两个菜市场,总算买了一头纯土的老母鸡。

这只老母鸡是吃米长大的,长了快五年,本来人家不愿意卖,我硬着头皮塞了一千块钱,人家才松了手。

唉,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在咱们家那边,一只五年老母鸡撑死也就两百块!”

“爸,滨海这里就是这样。”叶凡呵呵一笑,“五年的老母鸡,也就你能收到。

要我啊,等林园搞好了,再到附近收一块地,专门养鸡养鸭,到时候不用买,咱们家自己就有的吃!”

“这个提议好!”李阳生连连点头。

潘云海哈哈大笑,“老李,也就你和你女婿能想到这种注意。你知道不知道滨海的底价是多少?

就算新村乡便宜一点,但是你养鸡总得够他们跑吧?养鸭总得开个池塘吧?

弄个两亩地给你们玩儿,至少得千八万,你们知道这些钱能买多少土鸡土鸭吗?”

“老李,凡异想开,你也跟着胡闹。”叶钟华白了叶凡一眼,“咱们附近的地都贵的死,是养鸡养鸭的地方么?”

一听到上千万的数额,李阳生顿时讪讪的挠了挠头,“对对对,有那个钱,咱们这辈子买着吃,都吃不完……”

“哈哈,爸,你要是喜欢养鸡养鸭就养,别听我爸和潘叔乱。”叶凡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有钱难买我乐意,你开心就校”

“算了吧,你们赚钱不容易,我再怎么不识好歹,也不能这样祸祸。”李阳生赶紧摆手,生怕叶凡真买一块地给他养鸡养鸭。

他也就是在叶凡一家面前抱怨一下滨海的物价而已,真让他一个退休的老干部去养家禽,他还真玩转不了。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笑笑,其乐融融。

今的晚饭还是叶凡下厨,铁三角去书房下棋了,老妈陪着依依和诺诺在儿童房里玩耍。

叶凡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偷懒一下,结果还得撸起袖管干。

吃完晚饭,一家人浩浩荡荡出去遛弯。

回来的时候,滨海上空忽然大亮,半个夜幕都是红通通的。

潘云海站在正厅门口,好奇的叹道:“是哪边着火了?嚯,烧得真大!”

叶凡看着那个方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福

过了一会儿,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叶钟华忽然发出一声惊叹:“潘老哥,快来看,新浦区麻园巷大火,整条巷子都烧起来了!”

“整条巷子?”潘云海一惊,连忙跑进去,“情况怎么样?”

“很严重啊!”叶钟华庆幸一笑,“咱们原来就住在麻园巷对面,两边就隔了一条路。

还好社区动迁改建,道路拓宽,建了区,不然这一把火烧到哪里,还真不好!”

潘云海看着电视里的现场直播,眉关紧缩。

“潘叔,你出来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叶凡沉着一张脸来到客厅门口,对潘云海招了招手。

“怎么了?”潘云海起身走出正厅,见叶凡神情凝重,眼神厉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叶凡没有话,带着潘云海走出祖宅,来到大门侧耳。

“潘叔,那场火……可能是因为我而起的。”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各位沉冷。

“嗯?!”

潘云海脸色骤变,“到底怎么回事?”

叶凡没有隐瞒,将这两发生的事情告知潘云海,随后又了卢胜阳的死因。

潘云海听罢,气得咬牙钢牙。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青门的人居然为了报私仇,做出如此丧尽良的事情!”

“青门?”叶凡一愣,皱眉问道:“潘叔,难道不是李氏集团的人做的吗?今跟踪我的那些人,好像没有什么武道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