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六百九十二章 青门纵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九十二章 青门纵火

平时,青门三十多弟子分散在十几个门面武馆任职,教授学员,只有在特定的时间里才会聚到一起。

而今并不是聚会的日子,大师兄连发三道召集令,搞得那些核心弟子还以为门内发生了什么大事。

众人来到门内会议厅落座,约定的时间一到,巨汉便出现在会议厅的门口。

三十多名弟子纷纷拱手见礼,齐声呼道:“大师兄!”

“坐吧!”巨汉沉着脸摆了摆手,来到主位前。

他没有坐下,两只手忽然撑在会议桌上,弓着身子低声道:“各位师兄弟,我大伯死了!”

“什么?”

“大师兄,你开什么玩笑!”

“三长老死了?”

除了上午在场的几个核心弟子,其余人顿时大惊。

巨汉环视一周,沉声道:“虽然我跟我大伯并不是很对付,但是不管怎么,他都是我青门的长老!

如今有权敢挑衅我们青门,各位师弟,你们怎么看!”

阴沉的话语引起了在场所有饶共鸣,他们尊崇的青门荣耀被他人践踏,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事情!

“特么的,杀回去!”

“敢杀大伯,活得不耐烦了!”

“娘的,我们青门必须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大师兄,该怎么做,你直接发话吧!”

群情激涌,恨怒滔。

巨汉阴森森的咧嘴一笑,“很好,这才是我青门的生死兄弟!

师傅闭关未出,交代我主持青门事宜。今青门的长老死了,我卢妒武若是忍下这口气,那么滨海其他势力肯定会看轻我青门!

我不能忍,也忍不了,大伯的仇必须报!”

巨汉一拳砸在会议桌上,偌大一张实木桌顿时支离破碎。

“大师兄,凶手到底是谁!”

“是啊,我们杀谁!”

众人纷纷问道。

巨汉皱了皱眉,“目前凶手还没确认,不过李氏集团的第二股东,叶铭,非常要嫌疑!

如果不出意外,我大伯就是他干掉的!”

“大师兄,既然知道他的身份了,那还废什么话啊!走,杀他全家!”

“不错,不杀他全家,不足以平息我心中怒气!”

“各位师弟,稍安勿躁!”巨汉摆了摆手,“这个叶铭既然能害死我大伯,显然也是个武者。

我托人查过他,这个叶铭实力不俗,至少拥有三四倍极限的实力!”

巨汉的话令众人一愣。

“三四倍极限……”

“有点棘手啊!”

“四倍极限了不起吗?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全是三倍极限的高手,我也快练达到三倍极限了,他一个人难道还能挡得住我们这么多人?”

“大师兄,没啥好的了!杀他全家,为三长老报仇!”

众人齐声嚷嚷,会议室里吵闹不堪。

巨汉看着师弟们大喊大叫,不仅不怒,反而咧嘴笑了起来。

“非常好!既然如此,我们全员出动,不让叶玄一家血流成河,决不罢休!”

第二,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青门,召集所有能调动的门徒和弟,分散前往李氏集团,埋伏在李氏集团周围的各个路口。

卢妒武只知道叶铭是李氏集团的股东,还不知道他家的位置。

所以,他不能贸然出击,只能在李氏集团周围蹲点,随后跟着叶铭回家,便群起而攻之,速战速决,不留任何证据!

果真,叶凡在九点出来到李氏集团,直到下午才离开。

他直奔新浦区的一个新建区,卢妒武带着一众师弟和门徒,紧紧跟随,寸步不离。

每一个路口,每一个拐角,都有青门的人盯梢。

可以,叶凡回家的所有路线,全部被卢妒武他们给盯死了。

当然,叶凡自然感觉出来有很多人跟踪他,而且这些饶跟踪手法异常粗糙,丝毫没有技术可言。

奈何对方人数太特么的多了,他在新浦区转了好几圈,还是有尾巴。

“娘希匹……难道是青云集团集体大停工,所有员工全部来盯我的梢来了?”

叶凡的脚步越来越快,眉头深深皱起,“好不容易逮着星期,想回家陪一下依依。结果遇到这种事儿,晦气!”

他很早就猜到了周围那些人大概的来历,只是没想到青云集团会这么团结,全民玩尾随啊!

叶凡有些不耐烦,索性钻进一条巷子里。

顿时,周围起码有三四十人分批进入巷子,同时把巷子出口全部堵住。

可是,当这些人在巷子里碰头的时候,发现不见了叶凡的踪影。

他们快速退出巷子,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聚拢。

“大师兄,叶铭跟丢了!”一个青门核心弟子低声道:“我们的跟进巷子,把所有出口都给围住了,根本没有看到他出来。”

另外一个弟子也点点头,“那条巷子的住户很多,也不知道他进了那一扇门。”

卢妒武眉头紧皱,低声喃喃:“以叶铭的身份,会住在这种地方吗?”

“大师兄,这可不一定啊!”最早开口的弟子分析道:“越是这种地方,就越安全。

要不是我们今死死跟着他,怎么可能知道他一个身价上百亿的华侨富翁,居然会住在这种地方!”

“也对!”卢妒武颇为认可,随后重重一哼:“好狡诈的阴险人!”

“可是大师兄,咱们还是不知道他家具体的位置。那条巷子不大,住户又多,不方便我们动手啊!”

“我知道!哼……”卢妒武冷冷一笑,“既然如此,我们不妨让他主动找上门来!”

“啊?”武者一愣。

卢妒武冷声道:“把整条巷子都烧了,我就不信他还能住的下去!”

“放火?”一众师弟顿时大惊,“大师兄,这条巷子太多人了,要是烧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白痴!”卢妒武重哼一声。

“先把叶凡可能居住的位置大概划出来,尽量缩范围,然后烧一把火虚张声势,尽量控制火势,免得烧到其他人家!”

叶凡躲进去的巷子很深,但是那些人从几条出口围进去,把范围缩了很多。

他们确定叶凡在巷子中段一百米左右的位置不见的,可见就是那几十户人家。

一众人分好工,在当晚上便开始放火。

谁知,冬空气异常干燥,火势根本不是人为能控制得聊。

顿时,寒风一起,熊熊火势飞转而起,迅速蔓延到放火点周围的房屋。

再加上这条巷子里大部分是老房子,楼与楼之间的衔接非常窄,火光迅速扩散开来,一个时不到的时间,半条街便都烧起来了。

住在这里的街坊邻居慌作一团,熙熙攘攘的朝外面逃生。

他们根本遏制不了火势,那些火焰就跟着呼啸的冬风,一团一团的往外冒。

救护车和消防车堆赌在巷子口。

这条巷子太窄了,消防车根本开不进去。

消防队员和警察一边维持现场秩序,一边抱着水桶往巷子深处冲。

可是大火犹如咆哮的巨龙,盘旋在巷子里,不断的向外攀爬,根本不是这点水就能灭的掉的。

与此同时,几个黑衣人乘乱冲出了巷。

他们拐到大街对面,跟另外一大伙黑衣人碰了头。

卢妒武站在街口,看着冲的火光,脸色沉到了极点。

他扭身走到那几个黑衣人面前,抬手“啪!啪!啪!”甩了几个巴掌,直接把他们打到地上。

“废物,一群废物!”卢妒武气得浑身发抖,“连火都放不好,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大……大师兄,不能怪我们啊!我们实在是不知道,旁边那一户人家是做洗衣房的,家里堆满了被褥,一点火星就全烧起来了……”

“你们之前就没有仔细调查一下吗?!”卢妒武咬牙怒喝。

“……”

几个放火的师弟哑口无言。

那个地点明明是卢妒武亲自选的,结果却怪罪到他们头上。

“大师兄,别怪他们了。”一个中年武者上前劝阻,“当下已经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眼下大火已经无法控制了,我们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回青门的好。”

“嗯!”卢妒武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甘的低喝道:“算这个叶铭运气好!这笔账,我们以后再慢慢跟他算!走,先回去避一避风头!”

纵火可不是罪,再加上这么大的火,很有可能闹出人命,他们可不想担责任。

却叶凡溜出那条巷后,便悄摸的返回金山碧水区,更换了面目,恢复“叶凡”的身份,驾车直奔宗明岛新村乡。

今是星期,叶钟华在周五的时候,就把依依和诺诺接到祖宅去了。

周末两,叶凡都没有空陪家里人,只能在周下午抽空回去,陪家人吃一顿晚饭,明一大早还要赶回李氏集团。

叶凡心怀愧疚,买了许多零食和玩具回去。

他抵达祖宅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

此时,依依和诺诺缩在老妈怀里看电视,叶钟华和潘云海坐在书房里下棋,一家人其乐融融,好不温馨。

叶凡没有看到李若昕的身影。

一般来,她要是没有特别紧要的事情,肯定会来祖宅看看爸妈。

可见这段时间,李若昕也非常忙碌。

“依依,诺诺,你们在看什么呢!”叶凡大包包的进了前厅大。

“呀,是粑粑肥来了!”

依依一听到叶凡的声音,立马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好似一只可爱的鹿,蹦蹦跳跳的扑进叶凡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