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各打三十大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二十三章 各打三十大板

等两拨人分开,上官流云冷着脸对那些特组老总喝道:“把你们的人全部带回去!等事情调查清楚,我绝对不会轻易姑息!”

被他呵斥的不仅有华夏的特组老总,还有欧媚。

虽然欧媚人不是很服气,但是看上官流云动了真怒,不敢在他的地盘造次,连忙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参与群斗的华夏特组成员,分属十三支特组。

原本一开始只有四五支站出来,后来逐渐牵扯到十三支。

最让人诧异的是,龙眸和凤羽这两支顶级特组也加入了混战。

原因很简单,他们听到欧媚人华夏人是“东亚病夫”!

上官流云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统计上来的口录,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在口录另外一侧,是一叠厚厚的文件,里面叙述了欧媚委员会成员以及特组领导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和处分申请。

他们希望参与混战的华夏特组成员,受到严厉处分,而他们欧盟这边则只字未提。

这次由于群殴地点是在通往华夏领事区的路上,所以华夏特组的参与人数众多,欧媚特组相对较少。

而且,在战力方面,华夏的特组也占据优势。

这场事件欧盟卷入三十七个人,伤了十六个,其中有五个伤员要参加两后的格斗考核。

这五个人有四个情况还好,只是轻伤,休养一两影响不大。

唯独剩下那人,被打出了内伤,估计没有一两个月,是别想下床走动了。

“洪,你对这次的事件,怎么看?”上官流云把军演委员会的处分申请丢到一旁,看都没看一眼。

在得知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之后,他对这些欧盟特组的委员非常不喜,甚至开始厌恶。

他不是白痴,一眼能猜到没有欧盟委员的首肯,光凭那几个两三倍极限的特组成员,根本不可能去挑衅诡鹰的人!

罗洪坐在沙发上,在他身边,还有几个没有属下参与斗殴的特组老总。

这些人没有受到牵连,能站在公正的位置来判断这个事件。

可是,上官流云也知道,罗洪一贯跟潘云海过不去。

虽然今的事情跟潘云海关系不大,但是他终究要担责任。

上官流云让罗洪先发表意见,就是想看看,他能否对事不对人。

“老领导,这还有什么好的啊?特么的欧媚人欺负到咱家门口了,不怼回去难不成还忍气吞声吗?”

罗洪嘴角一撇,“要不是我虎爪的人上午开会,大家没去搏击房。如果他们去了,结果没有动手。尼玛,我一个个削死他们!”

“嗯,我和老罗一个意思。”另外一名特组的老总也附和道。

“老领导,打是打痛快了,可是现在欧媚人要我们交出罪首,怎么办?”一个年纪稍大的老头皱眉道。

他的年纪和潘云海相仿,比罗洪大了一轮多,性子相对保守一些。

上官流云低头看着处分申请文件,鼻端轻轻一哼:“老陈,你的意思是,把挑起事赌诡鹰特组五人,都交出去给欧盟那些人处分?”

“不不不,这是自然不可能的事情。”白发老头连忙摆手,继续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先向那些人表个态。

比如公开处分一下诡鹰的人,警以为戒,也算给欧盟特组一个交代了。

毕竟,是咱们华夏的人先动手的,而且他们欧媚人员损伤也很严重。

于情于理,咱们都落在下风……”

不等白发老头完,罗毅虎便怒声打断了他的话。

“老陈,放你娘个屁!现在特么的还是谁先出手,谁吃亏的问题么?

丫的,我虽然不喜欢叶凡那子,但是对他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他绝对不是那种会主动招惹别饶性格!

我看,这次事件,一定是欧媚人故意搞出来的。

诡鹰最近风头正劲,叶凡那子又在训练场打败了白魔,等于是站在风口浪尖。

欧媚人忌惮他的实力,所以才做这种动作,企图先弄掉一个潜在的威胁!

老陈,你好歹也是我们华夏人,帮欧盟那些特组话算怎么个意思,老子看你就是在出卖灵魂吗?”

白发老者被罗洪的话气到发抖,“罗……罗洪,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洪,言重了。”上官流云听罗洪扣这么大的帽子下来,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另外几个老总上前相劝,安抚下两饶情绪。

其中一人对上官流云道:“领导,虽然咱们不会交人认软,但是终究要给欧盟一个交代。

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道能不能成。”

“看。”上官流云呵呵一笑。

当下几只老狐狸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密谋起来。

下午,军演委员会的人匆匆忙忙的来到欧盟领事区,找到阿拉罕和那些受伤人员的特组领队。

阿拉罕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耐烦的问道:“杰克,上官流云那边到底怎么?”

“将军,上官流云在刚才召开了全华夏精英特组的大会议,对中午的事件进行了大批报,严厉批评了参与群殴的那些特组成员。”

军演委员如实道。

“批评?”阿拉罕眼睛一瞪,“特么的,只是批评?”

“不仅如此,上官流云还非常生气,申请了军事法庭来处理这件事情。

他认为,这次事件的影响力非常不好,他要借这次机会,剔除华夏特组中的害群之马!”

军演委员脸上带着喜色,“将军,待会儿上官流云会来找您商谈这个事情。

到时候,克罗克特组的那几个队员,需要出面亲自跟上官流云做一份口录。而且,军事法庭的人也会到场!”

“什么?!”

阿拉罕神情顿时一紧,“上官流云要把这件事情捅到军事法庭上?”

“嗯!”军演委员连连点头,“他已经在筹措申请材料了,那几个主要挑事的特组成员也被控制起来了。

噢,对了,上官流云等军事法庭的人来了,克罗磕人也要接受一段时间的调查,可能要等到军演彻底结束,才能出来。”

“我……我知道了。”

阿拉罕眼睛眯起,颇为不甘的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是!”

军演委员应声回道,退出了阿拉罕的办公室。

在对面坐着的几个特组老总,见阿拉罕神情十分凝重,顿时不解。

“将军,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上官流云的做法还不如你的意?”

“他……他这只老狐狸,该死!”阿拉罕怒声一哼。

“居然敢利用我们欧盟特组,来排除异己!

届时,不仅他达到目的,还能狠狠损把我们欧媚特组一把!哼,用华夏的法,就是一箭双雕!”

“啊?”

“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几个欧媚特组老总连忙问道。

阿拉罕懊恼的道:“刚才你们跟我,克罗克队的人为了激怒那些华夏人,故意了‘东亚病夫’的字眼,是不是?”

“是啊,不然事情怎么会闹得这么大?”

“如果事情捅到军事法庭上,不仅克罗克队的人要倒霉,我们整个欧盟特组的人,都会跟着丢脸!”

阿拉罕咬牙切齿,“在华夏的地盘,歧视华夏人……不,歧视整个东亚!你们可知道,这份罪责有多大吗?!”

话音一落,几个欧盟特组的老总齐齐倒吸冷气。

的确,群殴事件若是被完整深究出来,他们肯定难辞其咎。

而且,挑起事赌主因重点,也从华夏特组这边,转移到欧媚克罗克队身上了。

不定到时候克罗克队判定的罪责,会比华夏特组的那些人更重!

“既然如此,我们就让克罗克队的成员打死不认……”

“怎么可能?”阿拉罕瞪了发言的老总一眼,“你千万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军事法庭审判团队里最不缺的就是催眠高手,他们能让所有谎言都不攻自破。

要是被他们知道,我们不仅默认了他们这种行为,还勒令他们坚决不认……呵,这个后果,连我都无法承担下来!”

“那……怎么办啊?”

“绝对不能让上官流云得逞!”阿拉罕深深吸了一口气。

“集结克罗磕队,我要先下手为强,亲自带他们去向上官流云道歉!

哼,上官流云,我倒要看看,你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还能不能收得回去!”

虽然这个决定有点丢人,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又能展现出欧盟特组领导的胸襟。

当然,牺牲品是整支克罗克队,他们被利用完了,还要继续压榨剩余价值。

当晚上,军演委员会公布了处分结果。

欧盟特组和华夏特组,参与混战成员全体记过一次,若有再犯,严惩不逮!

最后又交代了一句,格斗考核,按原计划继续进校

处分没有交代起因,也没有抓住挑事儿的主要人物,基本就等于和了一场稀泥,各大三十大板。

对于这个结果,双方特组的成员愤愤不平,卯着劲儿在格斗考核中让对方尝苦头。

之后的一,华夏特组的人和欧盟特组的成员势如水火,几度发生口角。

好在有了前车之鉴,大家还算克制,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不过,双方的火药味,却越来越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