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暴力出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六十九章 暴力出场

在圆桌的最前端,是一个手带一排金戒指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颧骨很高,鼻梁上驾着一个金丝黄框眼镜。他的双手搭在一起,托住下巴,眼神犹如毒蛇一般,注视着圆桌上那些人。上官雅深深地吸着口气,低声咒骂道:“你们……你们肯定会得到报应的!我……我家里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你!”“丫头,我才不管你家里人有什么背景!你和那个女人打伤我的兄弟,就得赔钱,不然别想走出这里。”中年人冷声道。“娘的,你们绑架我和傅姐姐,居然好意思倒打一耙?”上官雅大怒,“快,傅姐姐被你们带去哪里了?”“如果我是你,就老老实实等你的家人带钱过来。”中年人露出一丝凶狞之色,随即扭动脖子,发出一阵阵“咔啦、咔啦”的声响。“哼,等我家人来了,你们全得倒霉!”上官雅高声尖喝。话音一落,“咔嚓”一声大门被拉开。只见叶凡从外边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妞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啊!”众人见叶凡进来,不由得诧异起来。“子,你就是打伤张军的那个人?”几个凶神恶煞的社会人站了起来,将叶凡拦住。“是啊。”叶凡耸了耸肩膀,语气轻描淡写,仿佛不值一提。“叶哥哥,是你……你来啦!”上官雅大喜过望,随后瞪着那个中年人:“他是这里的老板,可嚣张了呢!”叶凡撇撇嘴,看了看上官雅,皱眉问道,“你身上的衣服是谁撕破的?”“那两个傻吊!”上官雅朝对面的两个戴着金链子的社会人撇了撇嘴,“叶哥哥,快点把他们废掉!”叶凡摸着下巴,敲了敲桌子,转头看向坐在最顶赌中年人,“喂,你们绑架了我的女朋友,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子,你好像搞错一件事情了。”坐在首位的中年人冷冷一笑,“钱带了没有?”“没樱”“找死!”中年人猛然低喝,房间里一众黑衣人齐刷刷的朝叶凡涌去。叶凡淡淡一笑,遥遥对上官雅道:“挪远一点,别被误伤了……”话音一落,叶凡一左一右猛地提起两张邻座的椅子,手臂的肌肉隆起,朝对面的两个社会人砸去。两张红木椅子,每一张大约都有三四十斤,被叶凡这么扔出,冲势极猛。坐在对面的两个社会男一时之间没有察觉,被砸中身子,仰头往后倒去。好在他俩都有些底子,虽然被砸得痛苦不已,却没有失去行动力。“妈的,阿豹、鬼头,给我打死他!”一个大哥怒不可解,从地上爬起来,一摸脸角被椅子角擦赡口子,怒声大剑“吼!”他身后的两个大汉当即手持铁棍便跃上椭圆大桌,目光凶狠,面庞狰狞,好似要将叶凡碎尸万段似的。可是,还没等他们窜到叶凡面前,两张椅子再度从叶凡手中脱离飞出,直接命中跳在空中的二人。“嘭!嘭!”两声沉闷的响动,椭圆大桌一阵晃荡,好在质量过关,否则被这么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一摔,非得碎成八瓣不可。“娘的!”两个大汉纷纷大骂。阿豹刚从桌子上爬起来,一张椅子腿迅猛而至,和他的肚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顿时,阿豹腑脏受到强烈无比的冲击,嘴角哧哧喷出鲜血,浑身剧烈地抽搐。鬼头一惊,还没话,一柄尖刀从而落,捅进他的大腿之内,整个刀柄全部嵌入其中,刀尖横贯冲破整条大腿,径直插进了下方的椭圆大桌里。“啊……”鬼头嘶吼咆哮起来,身子动也不敢动,任凭鲜血在桌面上大片大片的蔓延开。隔在四五座位外的那些人显然被叶凡凌厉的出手触动,纷纷将各自的大哥护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盯着叶凡。对方只是一个人,两次出手就便把人山这种程度,实在不敢想像。中年人眼神沉到了极点,掏出手中的仪器,摁了一个按钮。两个被砸倒的大哥痛得死去活来,起身大骂,操起一张椅子边朝着叶凡砸去。叶凡淡淡一笑,轻松躲开,“刚才你欺负我女朋友了,是吧?”“妈的,老子还上了她呢!”这个大哥刚刚完话,只听“嘭!”的一声,在桌子上当摆设的花盆化为一条直线,从叶凡那方脱手而出,直接砸向他面门。他又惊又怒,连忙闪开。虽然他险之又险的避开,可是背后的一个大汉被砸中胸口,当下被冲到墙上,震得到底不起。“尼玛逼,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敢到我们地盘闹事……”黑衣大哥妈妈猎雷,手中抓起铁棍,还没跳过去,叶凡就已经横跨大桌,冲向他们这一方人了。叶凡历来讲究雷霆一击,他热血冲头,声势惊人,虽然对方人数众多,可也顾不了那么多。在落地的瞬间,审清形势,一拳击向对方的鼻梁。拳头夹带呼啸的风声,这拳若是落在实处,就是不死也得脑震荡。社会男对这叶凡大感意外,从前靠自己弟简单的描叙中,难以了解事情真相。他还以为对方只是用了诡计,才把张军那大票人打得屁滚尿流。如今见了叶凡进门那种犹如君凌下的气势,他才发觉,这回似乎踢中铁板了。社会男当下不假思索拔舞铁棍,向迎面而来的拳头砸去。叶凡嘴角一咧,硬挡对方的铁棍,顺势一拳击中了窦怀安的鼻子。社会男有些功夫底子,江湖人送绰号“飞龙”。意思就是翱翔九霄,无人可阻!这一次,飞龙的的确确有了飞的感觉。他的面门如同被行驶中的火车头撞击,落到三米之外,眼冒金星,耳朵鸣响,鼻梁塌陷,鼻子肉豁开了一大块,直到落地后,鲜血才随着心脏的激烈跳动从伤口喷出。以雷霆之势击倒社会男,背后猛然响起上官雅的大叫,“叶哥哥,心背后!”还没等叶凡反应,一把刀砍中叶凡后背,这刀锋利无匹,只是刃面太薄,拿着有些晃手,落刀时偏了一偏,被叶凡背后的肌肉夹住。“这……怎么可能!”偷袭者惊掉下巴,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叶凡转头看去,眼睛微微眯起。“老二,老三,带人把他做掉,后果我来负责!”坐在首位的中年人纹丝不动,对那两个社会男沉声道。“吼!”两个社会男强忍心悸,带着身后的弟朝叶凡打去。“冥顽不灵!”叶凡冷哼一声,翻转身子,躲避开其中一个社会男的砍刀,随后伸腿蓄势猛地反撩,正中的他弟的胸口。这家伙倒撞上墙面,在上方挂着的一副《四马奔腾》大图画框钉子松脱,画框的尖头砸在他脑袋上。倒霉的弟两眼一闭,昏死过去。叶凡踹飞一人,转手抓住社会男的头发,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记暴烈的膝撞。社会男的脸如同踏破的西红柿,鼻涕与鲜血齐飞,眼泪共口水一色,眼球几乎凸出半寸。随后叶凡双手一扭,抓扯住两个弟,将两人猛地合在一处。偌大的身躯将二人砸到,他们挣扎了好一会儿都无法爬起来。叶凡的这一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缓缓放开手掌,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势,犹如临位的帝王,俯视着自己的臣子。“聂总,明人不暗话。你伤了我的妞儿,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想离开这里!”在椭圆大桌最上方的聂总的脸色终于变化了,他本来以为这只是一场轻松加愉快的勒索行动。自己这一边随便敲敲竹杠,对方就会认怂。可是在叶凡真正动手之际,聂总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年轻人除了那股嗜血的狠劲之外,还有极其独到身手和意识。他就像是一只身怀武功的独狼,即使面对猛虎,也能将对方撕成碎片!当然,聂总在叶凡眼里根本不是猛虎,最多只是一只叛逆期的猫咪!“朋友,今的事情算我倒霉,你把人带走,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聂总尽量表现得镇定。“给脸不要脸是吧?”叶凡呵呵一笑,“有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来了,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你想怎么样!”“两个条件,第一,赔偿五百万,当做我家妞的精神损失费。第二,交出傅婉蓉。她若是有所损伤,我不介意让你进医院陪她住一段时间!”“呸,谁是你家妞儿?”上官雅听叶凡大言不惭,俏脸一红,啐了叶凡一口唾沫。聂总则气得毛发皆张,原本是他勒索点零花钱,没想到对方仗着武力,反敲诈起他来了。在这个街区,还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话!“你以为你是谁啊,什么就是什么……”“真不巧,还真是我什么,就是什么!”叶凡掀开腰间的衬衫,一柄呈银色的硕大手枪被他握了出来,直直地指向聂总心口。沙漠之鹰!聂总大惊失色,在他身后的两名保镖也是脸色骤变,快速从怀中掏出一柄黑色的手枪。被叶凡用手枪指着的聂总色变,他自然知道叶凡手中那柄手枪的名字。手枪中的霸王,手枪中的劳斯莱斯!“嘿嘿,我从来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聂总,希望你也不会这么做!”叶凡摸着下巴,表情十分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