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陪我喝杯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四十四章 陪我喝杯酒

潘云海见叶凡走得洒脱,对潘雨烟道:“你去送送叶凡,把那件事情告诉他。”

“……他,他都订婚了,还跟他干什么?”潘雨烟撇了撇嘴,

“订婚又不是结婚!”潘云海把女儿拉到一旁,低声道:“你对叶凡什么心思,难道还要做爸爸的去帮你吗?”

“爸,你什么呢!”潘雨烟恼羞成怒,“我跟叶凡什么关系也没有!”

“爸爸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对叶凡那子有意思?”潘云海恨铁不成钢。

“傻丫头,叶凡要是真能把我们诡鹰带进前十,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到时候人站在高处,他会发现未婚妻根本配不上他。

到时候,我就算是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也一定要撮合成你俩!”

“爸!”潘雨烟大囧,娇声呵斥道:“叶凡不是那样的人,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

话虽如此,可她却转身快步走出休息室,追着叶凡而去。

潘云海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走回上官流云身边。

上官流云面带笑意:“云海,你这只老狐狸为了叶凡,可真舍得下血本呐!”

“老首长,咱们彼此彼此。”潘云海不以为耻,反而以为荣。

“叶凡是个好苗子,跟我女儿也有些好福这等乘龙快婿,我可舍不得轻易错过。”

“的也是。”上官流云笑呵呵的点点头,“云海,我感觉叶凡的气息与寻常武者不同,他如今具体到什么境界了?”

潘云海低声道:“按他所,他在一年之前就已经打到四倍极限巅峰了,由于所学的诡鹰御气法门不全,导致打通的主脉无法完美衔接,耽误了一些时日。

不过,我觉得他的基础比五倍极限的武者还要扎实,气劲的凝厚程度,甚至堪比六倍极限!

等过些时日,他体内的伤势恢复,便可以冲击五倍极限,淬炼武劲。

以他的基础和赋,肯定会比我们当初更加轻松。”

“百年难得一见呐!”上官流云感慨不已,“这孩子有生之年,不定能冲击那个境界。”

潘云海张了张嘴,“老领导,叶凡的赋就算再好,这辈子能到八九倍极限就非常不错了,那个境界……唉,您对他的评价太高了吧?”

“这可不准。”上官流云摆了摆手,低声道:“叶凡既然答应参加军武,那么他的身份就尽快去安排。

这次诡鹰特组以叶凡为核心,无比要保证他们和龙眸双双晋级!”

潘云海点头一笑,“有了叶凡的加入,我们诡鹰的确拥有了竞争前十的实力。只不过,老领导,您给他开的奖励也太优厚了一些吧?”

“他值得的。”上官流云坚定的道:“他的身体里拥有无比爱国的鲜血。我们需要这种人在社会上引导普通百姓。

现在我们华夏的凝聚度已经不如上个世纪了,若是长久以往,很有可能造成恶劣的影响。

云海,我很怕见到这个场面:一个外国的年轻偶像打个响指,便有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粉丝为其所蛊惑,与我们自己的国家为担”

上官流云的法并非危言耸听。

前两年因为导弹事件,全华夏老百姓自发抵制高丽,可是高丽的偶像发表请求,便有数十万迷妹远赴高丽旅游消费,为偶像的国家献出绵薄之力。

当时上官流云接到这个消息,心里又气又可悲。

那些高丽偶像一边发表声明支持自己的国家,一边号召华夏的粉丝支持他们,结果还真有一大批脑子里进水的迷妹谜底相应号召。

这是时代的悲剧,也是华夏饶悲哀。

为什么华夏会出现这种事情,不外乎华夏没有自己的时代精神支柱。

所以,上官流云盯上了叶凡,希望以他为第一个实验对象。

若是能成,那么华夏的公民荣誉氛围,将会达到新的盛况!

只不过具体怎么做,还有待商榷,上官流云只是有这个想法罢了。

潘云海听了上官流云的担滤,心头同样一沉,认可道:“那些孩子的确有点过了。但是,我觉得他们的思想还是能掰回来的。毕竟,都是华夏人……”

“当年的皇协军,也都是华夏人!”上官流云眼睛一茫

他参加过反侵略战争,比谁都那些汉奸的所作所为。

数以百万计的皇协军,帮助外国侵略者占领自己的国家,屠杀自己的同胞,这是何等的悲哀!

上官流云不想再看到同胞自相残杀的场面,所以对这方面的苗头非常敏福

在华夏,像叶凡这样的愤青非常多,占据了绝大部分,只要这些人站起来,那么华夏的未来绝对一片光明!

上官流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拥有无比凝聚力的名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潘云海见老领导神情肃穆,不敢再质疑。

上官流云叹了一口气,对潘云海摆了摆手,“云海,我的想法可能比较偏激了,你别放在心上。

你的伤还没好,先去休息。曲,你陪我出去走一趟。我这里还有几个不错的人选,希望他们能帮到你和叶凡。”

“是!”

曲伟老老实实站在墙边,之前听两个首长对话,他大气也不敢喘。

却叶凡离开地下密室,回到车里,许久都难以平复内心的激动。

虽然他对李若昕和依依十分愧疚,但是遇到了心里的“军神”偶像向自己求助,那他只能暂时放下自己的家了。

叶凡坐在驾驶座上,暗暗吁了一口气,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找借口,把这半拉月的行程糊弄过去。

实话实,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然李若昕还不得吓出病来?

叶凡正在筹测腹稿,副驾的门忽然拉开,潘雨烟大摇大摆的坐了上来。

她上来了也不话,就一个劲儿的盯着叶凡看,看得叶凡毛骨悚然。

“大姐,你有什么事儿吗?”

叶凡坚持了五秒钟,吞咽了一口唾沫,讪讪问道。

潘雨烟面若寒霜,双眸微沉,耳根却泛着淡淡的霞红。

“我爸让我送送你。”潘雨烟低沉的道:“你开车,别愣着了!”

“好,好。”叶凡尴尬一笑,启动汽车,驶出山庄。

在回市区的路上,潘雨烟一言不发,沉默的让叶凡感觉到一个冰块坐在身边。

叶凡有点不自在,潘雨烟突然道,“叶凡,这么凉,陪我去喝点酒吧!”

“喝酒?”叶凡张了张嘴。

“怎么,不愿意?”潘雨烟听出他的惊讶来,勾了勾嘴角道。

“愿意倒是愿意,可现在快到中午了,我得去我老爹老娘那里吃饭,要不以后再?”叶凡讪讪笑道。

潘雨烟摇摇头,“你不陪我,我就一个人去,放我下来!”

叶凡见她的神情不太对劲,不好再推辞。

两人就近来到郊区的一家烧烤摊前。

叶凡让潘雨烟找了个位置坐下,自己去选了好些菜肉让老板烤,随后拿着一箱啤酒坐回了位置上。

“美女,借酒浇愁愁更愁,你别是为情所困吧?”叶凡哈哈一笑。

“神经病!”潘雨烟白了叶凡一眼,把一边的杯子拿出来摆好。

“喝这个还用杯子,怎么能喝的舒坦。”叶凡把杯子挪开,直接启开,将另一瓶放在潘雨烟的面前。

“来,雨烟,干一杯!”叶凡率先喝了一口去,砸了一下嘴,又举起酒瓶。

“好,干!”潘雨烟似乎有心思,一瓶直接下肚。

“咳咳咳。”

估计她喝得太快,一下子便被呛到了,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叶凡连忙抽了纸给她,“一看就不会喝酒,咋地,不开心呐?”

潘雨烟好一会儿才停下咳嗽,接过他手里的纸擦了擦眼泪,又扯了一张擦了擦嘴角。

叶凡看出潘雨烟不对劲,嘿嘿的在一旁伺候着。

“看我的笑话好玩儿吗?!”潘雨烟不悦,一肘子顶在他的胸口。

叶凡痛得差点将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强颜欢笑道,“大姐,不带你这样玩儿的,不笑我还能哭啊?”

潘雨烟哼哼了一声。

随后,她端起酒杯,“再干一个!”

“好嘞!”

俩人一饮而尽。

打从潘雨烟进来,便有不少人一直盯着她看。

胸前的高耸与修长的大腿自然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看她借酒消愁,自然有人便动了歪心思。

“叶凡,你这酒有什么好喝的?”

潘雨烟也不在意那些露骨的目光,仰头又刚下去一瓶啤酒,捂着嘴轻声抱怨道。

叶凡笑着和她碰碰杯。

他看出来了,潘雨烟有心事,她想发泄,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法。

“雨烟,你有不开心的事?”

“叶凡,你爱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潘雨烟已经有些醉,睁着迷蒙的醉眼,轻声问道。

叶凡莫名其妙,低声回道:“爱情有千百种样子,每个人生活经历、生活态度各不相同,这不太好啊!“

“可是,我就想要简简单单的不行吗?”潘雨烟觉得脑袋越来越重,干脆半趴在桌上,一手拎着酒瓶,眼睛中似乎有着闪烁的泪光。

叶凡心里愈发的古怪,主动握住潘雨烟手,“雨烟,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潘雨烟低声呢喃着。

“美女让一让,你们的烧烤来了。”老板笑呵呵的站在两饶桌旁,笑着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