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神秘的老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三十六章 神秘的老头

叶凡看着老和尚,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目光十分清澈。

“当年佛祖割肉喂鹰,讲究一时善果。

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连我这世外之人都看的透彻,反倒是大师您念佛不明道理。”

“这个……”老和尚被叶凡的一时郁结。

“师傅,为一言而乱了佛心,你修行还不到家啊!”叶凡摇摇头,低叹一声。

“解签解因果,你连自己的因果都看不破,怎么解他人因果。出家人不打诳语,你敢否认吗?”

“……善因……结善果,施主……你不懂佛法,贫僧不。”老和尚勉强回答。

叶凡淡淡一笑。

“既然这样,那你摆桌收费是怎么个意思?佛法被用来图利,这是佛法的根本吗?佛法是为了渡人,而非图利的工具。

你我不懂佛法,那你懂吗?好,就算不佛法,我们谈谈生意。

你既然摆摊明码标价,就应该知道,顾客是上帝,来者不能拒。

可是你打开门做生意,不帮我们解签,是看不起我们还是觉得我们付不起钱?

师父,服务态度不能这么差,心我给你打差评哦!”

老和尚差点口吐白沫,几十年道行毁之一旦。

“施……主,你口生莲花,我不是对手。既然能会道,想必精通佛法。要不这位女施主的签你来解吧!”老和尚硬着头皮道。

叶凡神色一滞,有些手足无措,“这个……这个解签实在是意思,我怎么能做这种事儿。

我的意思是,杀鸡焉用宰牛刀。你看你都不过我了,怎么还要我来解签,有没有职业道德?”

老和尚告罪一声,把僧袍一拖搭在椅子上,跑去茅房打死都不出来。

叶凡无奈,李若昕恼怒的拽了他一把腰间肉,“叶哥,你看你,把大师给跑了。”

“我就是皮一下,哪里知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那么差!”叶凡苦笑不已。

“那你帮我解签!”李若昕娇声道。

叶凡无奈,“好好好,我来解!”

着,他大模大样的来到椅子边坐下,见身后打着一件僧袍,估计是老和尚腿脚不利索,怕上茅房的时候踩到僧袍掉进茅坑,这才脱下来的。

当下叶凡呵呵一笑,把僧袍披在身上,横刀阔马一抬手,接过李若昕的签条。

一旁的两个和尚见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样子吊儿郎当,偏偏要把僧袍披在身上,实在是亵渎佛理不伦不类。

可是他刚才的强势和无赖都落在了他们的眼里,两个老和尚不敢多言,就当没看见,抬头赏月,时不时的赞叹一声。

叶凡接过李若昕的签一看,顿时眼睛发亮:“八仙同宴会,灵犬入门来,凤舞地醉,金盘捧玉杯!嘿,这还解个屁啊,上上签呐!”

“是吗?”李若昕一喜,“怎么呢?”

“诗中所言八仙同会,昭示瑞气迎祥。灵犬入门,五同九五之尊之意。

庭龙马携乘,龙又迎合九五之数,可以是贵气十足。

凤舞地,凤凰属火,意喻红红火火。金盘玉杯,都是华贵之物。

这签句句都好,若是求财,你可就真发财了!”

叶凡哪里会什么解签,反正胡袄,迎合李若昕的兴趣罢了。

李若昕喜色上脸,忽然脸蛋一红,“那如果我求的是姻缘呢?”

“姻缘?哇,那更好了。”叶凡一拍大腿,哈哈大笑。

“八仙之中有一位何仙姑是绝世美女,修行年龄排行第七,正好应了七仙之女的法,而这仙女自然的就是你。

灵犬入门,狗年行运,五行轮回,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你别,今年正好狗年,明有一位如意郎君入你的闺房大门。

凤舞地醉,金盘捧玉杯,便是指金童玉女相得益彰,龙凤和鸣地齐贺,福兆福兆啊!”

叶凡强拉硬拗,总算是圆回了解签王子的名头。

李若昕听得眼睛发亮,心里一盘算,果真如此,当下便更确定此签是上上之作了。

这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声,“哈哈哈,兄弟,解签可不能这样解的。”

这声音有些苍老,显然是上了年纪的人发出的。

叶凡撇撇嘴,“求签本来就是求个心安,什么法儿都看自己能不能接受。既然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不是更好?”

“哟,你这年轻还不服气了?既然你对自己解签的水平很自信,不如帮我解解这签怎么样?”

叶凡扭头看去,只见几米外站着一个胡须白花花的老人,佝偻着身子显得有些孤寂。

在他身后跟着三个不苟言笑的青年,眼睛犹如尖刀一般,时刻环视着周围香客的动向。

“你解签就解签?我才不干。”叶凡哼了一声,站起来拉着李若昕便要往外走去。

李若昕对那老头一笑。

老人缓缓走上前来,正好挡在叶凡身前,“伙子,别那么心急。你帮我解签,一支签十万块怎么样?”

“噗!”叶凡顿时傻眼,“十万?!大爷,你不了,散财童子不是做就做的。”

“散财童子?哈哈哈……咳咳咳……”老人一愣,顿时大笑。

可是,没笑几下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在他身后的三个青年连忙扶住老人,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更有甚者从身后翻出一张折叠椅,伺候老人坐下。

叶凡见他这么大的派头,心里嘀咕一声:“那三个青年行动矫健,不像是普通人,这个老头恐怕来头不。”

心里暗暗一定,叶凡抬起头来,“老爷子,你要解的话我不收你钱。

不过我希望你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老人家保持长久睡眠对身体好。”

老人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呵呵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伙子,你可是叶凡?”

“老先生,你是有备而来啊?”叶凡有些诧异。

“哈哈哈,好好好,这是我的签,你看看。”老人把签纸递给叶凡。

“过了忧危事几重,从今再立放轻松。宽心自有宽心计,偶遇异人莫错空!”叶凡满脸古怪,先是弱弱问道:“老爷子,你信这些吗?”

“求个心安即可,这可是你的。”老人笑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好!”

叶凡无奈,这老头心够贪的,一定要我往好里。

可是这签明明不咋地,最多算个中签而已,能什么好?

“咳咳,老爷子,恐怕你要失望了。四十签中签,想必你是求事业的。

恩,这个签面的意思大概就是你之前遇到过一些挫折,今后再遇,只需心谨慎,就不容易吃亏。

后句是告诫,你处世之道需放宽心胸,遇到事情自然能从容解决。

有时候身边遇到贵人,千万不能轻易错过他,否则很容易与心里所望失之交臂。”

叶凡放下签纸,摇头苦笑:“这是一张警示签,明里告诉你注意心态即可,暗里的意喻就是……这个……”

“伙子,你但讲无妨。”老茹点头。

“好吧,老爷子你可别生气。”叶凡压低声音。

“老爷子,这签暗里解出你虽然是个有抱负的人,可是你缺乏狠心手段。

对那些可避免的意外没有扼杀在摇篮之中,甚至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

白了,你有成大事的头脑,没有成大事的手段。不够狠呐!”

老人神色一变,心里惊呼一声:好子,居然真给他猜对了!

“伙子,你我应该怎么办?”

“其实不外乎借力打力。虽然我不知道老爷子处于什么行业,不过想必你有时候做事情会身不由己。”

叶凡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用点连横之术,推些傀儡出来应付,免得火烧金佛,殃及本尊!”

“恩?!”老人若是之前心里还有些惊愕,那么现在就是骇然了。

叶凡解签的功夫虽然扯皮,不过察言观色的本领却不。

这老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解签求心安,一般人可干不出这种吃饱撑着的事儿。

见老人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叶凡笑笑:“老爷子,你慢慢想,我先撤了啊!”

“先别走,伙子你再跟我吹吹牛。”老人笑道,颇有些忘年之交的感觉。

叶凡摇头苦笑,“老爷子,我好不容易有二人世界,你可别做电灯泡哦!”

老人打了个哈哈儿,“伙子有点意思!”

“老先生,有缘再会!”叶凡拉着李若昕,便往外走去。

老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轻轻颔首:“伙子,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在他身后,一个面色严肃的青年沉声问道:“首长,这个叶凡太跳脱了一些,你真的打算让他负责诡鹰特组?”

“老潘强力推荐,面子自然要给。”老人呵呵笑道:“况且,军武马上就要开始了。

诡鹰如今损失惨重,连人员都补不起,如何参加军武大会?

你也知道,这一次军武不仅仅是我们华夏,还有米国、欧盟、岛国等十六个军事大国联合举办。

我们华夏一共三十六支特组,分为十二区参赛,每一区的战绩都至关重要。

诡鹰特组虽然和龙眸分在一组,但是也和欧媚SAS第二、三军组冲在了一起,只有前两名才能出线晋级。

这四支军武特组是死亡之组,两支欧媚SAS肯定会联手。若是诡鹰特组无法补强,那么龙眸就将腹背受敌!

所以,这个叶凡我必须争取到,否则其他系统的老家伙们,对我们特组的意见将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