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挑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李怀廷依旧风轻云淡,丝毫不以为意,“龙哥,跟不跟是我的自由,没必要大呼叫吧?”

叶凡站在龙春身后阴阳怪气的道:“龙总,李总双对都不敢跟你玩,看来你的牌非常大啊!来来来,亮出来给他仰视一下。”

龙春哈哈一笑,将暗牌掏了出来,这赫然是一张方块8,这一溜牌哪里还有一点顺子的模样?

其实龙春上手就已经没有丝毫希望,8、K不成顺,并且对方双K、双8挡道,直接断绝龙春的希望。

可是龙春装逼的功夫十分到位,看牌的时候时而大呼叫,时而淡定自若,这让李怀廷没有底气。

“梭哈也就这样,不如咱们换个游戏如何?”李怀廷建议道。

“随便你玩什么!”龙春迎战。

李怀廷看了看周围,“既然这样,我们玩色子。”

“李总,别色子了,打弹珠都陪你!”

龙春赢了李怀廷一把,心情大好。

一票人晃晃荡荡的尾随龙春他们来到色盅赌桌,一只海碗摆在桌子正中,里面放着三粒经过双方检验,确认没有灌铅或者水银的色子。

龙春悠然自得地靠坐在椅背上,轻声道:“李总,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呢?”

李怀廷没有话,伸手对楚河做了个“请”的手势:“一把五十万,你先吧!”

“就算一百万也跟你来。”

龙春轻轻地点零头,刚想拿起色盅,叶凡忽然拦住他,“龙总,我也手痒,让我来吧!”

叶凡见李怀廷如此笃定,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显然是个色中老手。

一把就是五十万的金额,不能随随便便了。

“叶总,你行吗?”龙春一愣。

“放心,赢他够了。”叶凡点点头,朝李怀廷咧嘴一笑:“李怀廷,一把定输赢,比大!”

“换人吗?”李怀廷有些皱眉,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赌术,便自信心大涨。

得到李怀廷的首肯,叶凡站起身来,拈起那三粒色子,随手往碗里一掷。

“叮叮当当”色子在海碗里不停的撞击,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动。

可是,当看清碗里色子的点数后,支持李怀廷的人爆出一阵狂笑声。

李怀廷得意忘形,没有姑身份,哈哈大笑:“龙哥,你是故意来给我送钱的吗?”

龙春的老脸微红,恨不得把海碗盖在自己脑袋上。

原来叶凡扔出来的点数分别是一、一、二点。

三粒色子总共才掷出了四点,只要是个人都能掷出四点以上的点数。

除非衰到爆棚,否则李怀廷想输都难!

“叶总,你太牛逼了……”龙春苦笑一声,对叶凡竖起了大拇指。

这回输钱是,丢人是大啊!

叶凡耸耸肩膀,“放心吧。”

李怀廷风度绝佳的拈起色子,站定姿势,帅气的往海碗里随手一丢。

“我从就喜欢扔色子,也请过这方面的师傅来教。虽然学无所成,可是十把丢出八把豹子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三粒色子在海碗里你追我赶,嘀铃铃的来回兜转,热闹十足。

李怀廷非常自信,直接伸手着龙春的赌金摸去:“不好意思,龙哥这回没办法帮赵姐买糖吃了。”

叶凡一只手撑着桌子,一手摁在五十万上,神秘一笑。

“李总,怎么这么心急啊?难道是想赢了钱,就去红灯区找个妹发泄熊熊火气?”

“你……你……你不过丢出四点,这结果还要看么?”李怀廷气的咬牙切齿,可还是装模作样的淡定笑道,“叶总,你输定了!”

“哈哈哈……龙哥,这还需要比吗?”

“是啊,李总再怎么不济,也丢不出四点以下啊!”

“就是……哈哈哈……啊?”

忽然,李怀廷身后几个跟班的狂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满脸惊愕的死死盯着海碗内的色子。

李怀廷脸色涨白,一会儿看着自己的双手,一会儿看向海碗,整个人犹如癫狂了一般不停的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不好意思,李总你输了!”叶凡十分自觉的上前把李怀廷的票子收了回来。

李怀廷的三粒色子分别是一点、一点、一点!

合计三点,比叶凡丢出的点数还要少!

“哎哟,果真是豹子啊!哈哈哈哈……”龙春回过神来,爆笑不止。

“李总,这就是你自信满满的结果么?你不是最拿手色子么?不是我给你送钱么?”

林婉清捂嘴一笑,周围的看客不敢驳李总面子,苦苦憋着很是难受,一个个面红耳赤,就跟集体看梁国AV似的。

李怀廷再输五十万,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冷哼一声:“五十万而已,在下还不至于放在心上。龙哥,不如我们比牌点,如何?”

“随便啊,反正今你衰到家!”龙春大笑,隐隐有种“运气在手,下我颖的豪情壮志。

众人跑去取钱,龙春把叶凡拉倒一边,声嘀咕:“叶总,你刚才那一手是怎么回事?”

“你看到了?”叶凡一愣。

“不心瞄到的。”龙春咧嘴一笑,“好像很牛逼耶,有空能不能教我?”

“不能。”叶凡笑着摇了摇头。

龙春张了张嘴,“叶总,你不厚道啊!”

“今也是运气好,李怀廷自寻死路。要是玩别的,我恐怕就不行了。”

叶凡拍拍龙春的肩膀,“走了,去玩牌点。你不是你玩这个是高手么,看你的了!”

“好嘞,您就瞧好吧!”龙春给自己鼓了口气,打定心思要在叶凡面前露一手。

比牌点又叫做扑克牌九,一共有三十二张。

规则是一人摸两张牌,牌面的点数加起来取个位,如9和8相加,是7点;10和8则为8点;J和5,是6点。

扑克牌九对于心理技巧的挑战很大,当然运气成分也得樱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少。

由于扑克牌九不比梭哈,赌起来与扎金花相似,可以不断往上加,没有封顶的法。

所以若是抓了一手好牌,可以无限制的叠加上去,赌红眼的人往往一把就会输的倾家荡产。

比如,第一把一人一万底金,便是两万。若是一方要牌,便要往下丢两万,底金翻倍为四万。

对方若是也想要,便要丢四万下去,以此类推。

李怀廷又去柜台刷出来一百万现金,身后的跟班提着一个箱子跟在他的身后。

“龙哥,就咱们两个玩牌点未免太少人了吧?不如这样,在场还有谁愿意跟咱们一起,也让大家加进来如何?”李怀廷高声道。

龙春无所谓的笑了笑,“谁愿意就自己去刷一百万,名额就八个,多则不候!”

“既然龙哥都发话了,那我也来掺和一脚!”

早已经在一旁等待时机的白耀松迫不及待的发话,身后几人也都齐齐点头,各自刷了一百万现金坐到牌桌边。

人数一下子暴增到六人,李怀廷哈哈一笑,“赵、王你们用我户头也刷一百万,一起来玩玩吧!”

“多谢李总!”

他身后两个跟班顿时一喜,屁颠颠的接过李怀廷的银行卡跑去刷现金。

一般有点规模的正规赌场至少都会配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现金供大家兑换,并且他们和银行联系密切,随时随地都能空降现金,不愁没地方换。

八人台一下子坐满,八百多万现金“噗噗”的放在一旁,规模档次一下子就上去了。

周围的看客起哄不已。

虽然八百万对他们来不是什么大钱,但是玩到现在,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

正所谓,佛正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白耀松和李怀廷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狐疑。

他们并没有发现叶凡有什么特殊的神情变化,龙春的一百多万摆在他面前,好像就跟一堆废纸似的。

“看来玩的有点啊!”白耀松皱着眉头给李怀廷使了个眼色。

李怀廷会意,手放在桌下暗暗对发牌的荷官动了动,荷官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轻轻踩了踩脚下的羊皮垫子。

这块羊皮垫子下有个秘密开关,与赌桌内部洗牌的法门直接联系。

李怀廷就坐在荷官下首第一位,来回发牌顺序,只要稍加修改,他就绝对不会拿到差牌。

“各位,咱们只是朋友间的娱乐,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所以我建议大家在比大的时候,封顶就是手里的现金,怎么样?”

白耀松早就跟李怀廷计划好了,开赌只是第一步。

“这也好。赌怡情,大家输完就下桌。”李怀廷点点头。

连李怀廷都同意了,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反对。

“龙哥,你怎么看?”白耀松阴阳怪气地问道。

龙春哼哼的昂起脑袋,“来就来,怕你们啊?”

“发牌!”李怀廷淡淡一笑,低声吩咐道。

荷官一一派牌。

赵跟班和王跟班等陪衬玩得一点压力都没有,他们的钱都是李怀廷和白耀松友情赞助,不求赢,只求输。

目的只有一个:适时的把叶凡逼出来!

李怀廷第一把牌看来非常好,下家七人,他直接丢了三万下去,企图吃掉一块肥肉。

赵跟班和王跟班在李怀廷的授意下,不敢故意乱输,借着牌面大决定行动。

他们一见李怀廷要进攻,立即丢牌,讪讪的摇摇头:“太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