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结婚纪念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结婚纪念日

叶凡面不改色,笑呵呵的伸出另外一只手放在朴正男的肩膀上,紧接着两臂用力,就像是热情的东道主挽留远道而来的客人。

“哎呀,棒子先生,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行此大礼,我受不得呀!”

朴正男肩膀和手掌被捏得快要裂开,表情比女人痛经还要夸张。

他身边的陈雅静尖叫起来:“喂,你快放手,快放手!”

着,便亮起尖锐的指甲,往叶凡脸上抓去。

叶凡淡淡一笑,顺手一推,将朴正男往陈雅静身上撞去。

两个人应声倒地,“哎哟哟”的挣扎不起。

周围的人被惊动,目光汇聚在这里。

叶凡耸耸肩膀,“这两位从高丽来的客人太有礼貌了,对我们五体投地,大家别看了,快去检票吧,音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后,他俯瞰着陈雅静和朴正男,鼻端喷出一声不屑的轻哼,转而握住董玥君的手,傲然笑道:“老婆,走,我们看音乐会去!”

“嗯。”

董玥君连连点头,娇哼一声,跟着叶凡大摇大摆的检票进场。

两人不如音乐馆,很快找到座位坐下。

董玥君靠在叶凡的肩膀上,双手紧紧挽着他。

叶凡有点不自在,“君,靠得太近了。”

“老公,谢谢。”董玥君仿佛变成了追爱豆的迷妹,眨着大眼睛看向叶凡,目光中满是崇拜的爱意。

“你跟那个女人不对付?”叶凡淡淡问道。

“嗯,她在大学的时候,一直看不起我。”董玥君凑在叶凡耳边,轻轻将她的大学生活告诉叶凡。

董玥君家里有点钱,但是情况比较特殊,父母重男轻女,她在家里的经济支持一贯拮据。

若非董玥君成绩好,考上了重点大学,县里给与了相当一部分的补偿,恐怕她父母都不会让董玥君来滨海就读。

到了大学,董玥君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三百块,她只能靠勤工俭学和奖学金支撑。

她是个大美人,在学校里不乏追求者,可是她大学四年居然一个男朋友也没谈,更没有接受任何男生的经济支持。

而且,董玥君在空闲之余,积极参加学校活动,策划了许多学院盛世。

故此学生会的老师对董玥君非常看重,平时有什么优秀奖励、贫困补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董玥君也很争气,不论是院校内部的比赛还是名校联赛,她都能为学校带回荣誉。

可是,她越是出色,得罪的人就越多,陈雅静只是茫茫黑董大队里的一员。

叶凡有些好奇,“君,你为什么不在学校里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分担你的经济压力呢?”

“大二的时候,我们俩就订婚了,我要是再找男朋友,岂不是对不起你?”董玥君捂嘴一笑。

“大学一毕业,我就嫁给你了。虽然我不太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但是除了认命,还有什么办法?”

“你还笑得出来?”叶凡翻着白眼。

董玥君比自己两岁,如今也才二十六七,这几年下来,自己耽误了她,也让她吃了不少苦。

不然像她这么出色的女孩,在职场里肯定已经混出一定的地位了。

“为什么不笑?”董玥君靠在叶凡的肩膀上,低声道:“我觉得很幸福!叶凡,谢谢你愿意娶我……”

“傻女人。”

叶凡心中感动愧疚,低叹一声,轻轻揽住董玥君的肩膀。

接下去的音乐会,叶凡心不在焉,也没怎么听进去。反倒是董玥君被音乐会带起了情绪,随着音乐的起伏,思绪翩舞。

看完音乐剧,董玥君和叶凡离场回家。

一进门,就看到依依和诺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妈一手抱着一个,笑呵呵的跟他们话。

“儿子,媳妇儿,你们回来啦!老头子,你快出来!”老妈撑着沙发站了起来,两只脚一步一步的往前跨,显得有些吃力。

老爸在厨房里忙活,一听老妈的呼喊,连忙走到客厅。

“凡,音乐会好看不?”老爸脸上带着笑容,眼神十分怪异。

叶凡愣了愣,埋怨道:“爸,你怎么带我妈过来了,她的腿还没好利索呢!”

“好啦好啦,我不用拐杖能走自个儿走了。”老妈很开心,“今可是个大日子,我和你爸肯定要过来的!”

董玥君红着脸,松开叶凡的胳膊,“爸,妈,我先去房间换衣服。”

“好好好,不着急,时间还早呢!”老妈兴致很高,目送董玥君去房间。

随后,她和老爸直接把叶凡拉进厨房,神情严肃。

“爸,妈,你们为什么这样看我?”叶凡脖子凉飕飕的,有种开庭受审的感觉。

“你子能耐啊!”老爸抱着胳膊,对客厅里的诺诺努了努嘴,“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们!要不因为今是君喊我们过来,我和你妈还被蒙在鼓里!”

老妈抓着叶凡的手,沉着脸道:“凡,诺诺真的是你的儿子啊?他妈妈是谁,你还记得吗?”

“不……不记得了。”叶凡挠挠头,硬着头皮笑道:“这不是赶巧在医院碰到福利院的人了么,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个儿子啊!”

“你看你做的孽!”老妈愤愤的给了叶凡一脑崩儿,“以后你再敢对君坏,我就算死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妈,您别气着,我也不想啊……这不是意外么?”叶凡连忙赔笑,“您要是不喜欢,我再把他送回孤儿院去就是了。”

“你敢!”

老爸和老妈齐齐喝道。

“诺诺可是你的儿子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臭子想气死我们老两口不成?”

老爸怒斥:“你要是怕诺诺影响你和君的生活,我们俩把他带走。”

老妈连连点头:“对,诺诺是我们叶家的大孙子。你不要,我们要!”

叶凡欲哭无泪,“那你们刚才还冲我抖脾气,为啥啊?”

“你做错事情,难道不该被骂?”老妈怒眼一瞪,“要不是君宽宏大量,你搓衣板都跪坏五条了!”

“是啊,有君这么好的儿媳妇,是我们叶家烧了高香了!”老爸也瞪着叶凡,“你别看君脾气好,就欺负人家啊,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儿!”

叶凡被爸妈联合威胁,不由得打了个颤儿。

“您老俩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叶凡搓着双手,“两头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孩儿,也对不起君,这总行了吧?”

“认错态度还不错。”老妈跟老爸使了个眼色。

两人轻轻点点头,直接无视叶凡,相扶着走到外面客厅,和依依、诺诺凑在一起。

董玥君站在房间门口娇笑不已。

叶凡心里窝火,上前一巴掌“啪”的一下,拍在董玥君的屁股上,“你敢看我的笑话?”

老爸老妈齐齐转过头来,“叶凡,你刚才是不是打君了?”

“没有!”叶凡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董玥君脸蛋羞红,轻轻啐了叶凡一口,随后抱着他的胳膊,坐到客厅沙发的贵妃椅上。

老爸老妈各抱着一个孩,脸上满是笑容,皮肤褶子堆在一块,就像两朵盛开的菊花。

叶凡和董玥君坐在旁边,看着两个老人安享伦。

“你瞧我这脑子!”

老爸忽然一拍脑袋,连忙把依依递给老妈,站起去厨房,从里面端出一个大蛋糕。

依依和诺诺“哇”的大叫起来。

“今是凡和君结婚六周年的纪念日,咱们也没什么准备。君,你别生气哈!”

老妈笑眯眯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包。

董玥君连忙推却,“妈,您这是干什么!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热闹热闹就好,您快把钱收起来。”

叶凡顿时懵逼。

结婚纪念日?我擦,我和董玥君是今结婚的?

不好,被动了,被动了。

叶凡看过他和董玥君的结婚证,只是没把日期当做一回事。

今冷不丁听到这个消息,他顿感头大。

怪不得老爸老妈会过来,原来是想给自己庆祝啊!

叶凡摸了摸鼻子,故作淡定的到:“君,爸妈的心意收了吧。长者赐,不可辞。”

“好,我听你的。”董玥君接过老妈的红包,“谢谢妈。”

两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老爸,“爷爷,爷爷,快点切蛋糕嘛!”

“才吃完饭,就饿了?”董玥君看了看手表,吐吐舌头:“呀,都九点半了,时间过得好快。”

“你和凡出去约会,肯定感觉不到。”老爸打了个哈哈儿,开始切蛋糕。

依依和诺诺兴奋雀跃,就好像过年似的。

随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完蛋糕,到区的公园里散一会儿步,这才回家休息。

爸妈已经从租房里搬回老屋子了,那里在市中心,离董玥君的家有一个多时的车程。

晚上他俩没回去,就在客房里休息。

董玥君伺候他们睡下,叶凡则哄着孩子。

等他们俩干完活儿,已经十一点了。

叶凡拿着董玥君的睡衣走进卫生间,此时她正蹲在水池旁给两个老人家洗衣服。

“怎么不用洗衣机?”叶凡见她满头大汗,有些心疼。

“爸妈带了一下午孩子,衣服弄脏了好几块地方,用洗衣机洗不干净。”董玥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你先洗澡吧,我再洗一会儿就好了。”

“没事儿,我帮你。”叶凡蹲在她身边,揉搓起大盆子里的脏衣服。